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直死无限 > 1330 得到所有的从者

1330 得到所有的从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是说享受约会的乐趣,但方里和贞德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非常普通的逛逛街,买买东西,甚至在路上遇上了迷路的小孩子,为了找到对方的妈妈,花了大半天的时间。

    若这是约会的话,那估计也是一个极其平凡的约会吧?

    可对于贞德来说,如此平凡的约会反而是一个理想。

    “对我来说「平凡」便是曾经舍弃的东西啊。”

    贞德以带着怀念的表情,这样子向着方里笑了笑。

    可以从贞德的笑容看出来,她真的很满足。

    “当然,我从来没有后悔选择这条路。”

    成为后世之人口中的圣女,贞德没有抱任何可以称得上是后悔的情绪。

    从听到神的叹息的那一刻开始,贞德就已经决定踏上这条路,如果会后悔的话,那在被烈火焚烧之前便已经后悔了,不需要等到现在。

    所以,贞德从来没有后悔走出家乡,踏上战场。

    哪怕手上沾满了鲜血,哪怕杀死了许许多多的敌人,犯下了罪孽,贞德也不曾后悔过。

    不是因为这些事情不值得后悔,而是贞德早已做下觉悟,承担起了这些罪孽。

    但对于贞德来说,即使不曾后悔,被自己舍弃的平凡生活亦是值得怀念的事物。

    就像方里与席尔薇雅所说的那样。

    “归根究底,圣女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而已。”

    就是这么回事。

    有鉴于此,平平凡凡对于贞德来说便是最大的理想。

    能够享受平凡的约会,那贞德就已经满足了。

    因此,两人度过了非常平凡的一天。

    从旁人的角度上看的话,那甚至看起来不像是约会,而是普通的朋友上街闲逛而已吧?

    这一逛,便是一直逛到了傍晚。

    直到源赖光终于找上了门。

    “呵呵…呵呵呵呵…”

    浑身冒着黑气的源氏首领便像这样手持太刀,带着令人害怕的温婉笑容,出现在方里与贞德的面前。

    并且,没过多久便是热泪盈眶。

    “我…我已经看了你们整整一天了!”

    说来也是。

    虽然不像方里那般拥有着犯规级别的速度,可源赖光再怎么说也是一名从者,断然不可能从早上一直找到傍晚才找到方里和贞德。

    事实上,源赖光也是早就找到了两人,却因为白天不能动手的关系,只能躲在暗处张弓搭箭,随时准备一箭射死贞德。

    从这一方面来看,或许能够保持理性,对于源赖光来说还真不是一件好事。

    若是换了其余的狂战士,那才不会管什么白天和隐匿原则,直接就动手了。

    当然,如果方里与贞德像恋人一般黏在一起,那源赖光只怕也会直接失去理智。

    偏偏,方里与贞德并没有黏着彼此,而是度过了极为平凡的一个约会,刚好没有触及到源赖光的神经,以一个极其微妙的程度,维持住了这种堪称不可思议的僵局。

    结果便是源赖光真的看着方里和贞德一起逛街逛了一整天,嫉妒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好说歹说,方里才终于是劝住了源赖光,让源赖光不至于对贞德动手。

    也幸好面对源赖光的是贞德,而不是席尔薇雅。

    否则,源赖光根本不可能善罢甘休吧?


武行天下txt下载
    在这样的情况下,于太阳下山之前,方里一行人总算是回到了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别墅。

    而一回到别墅,一名人造人便是过来通报。

    “菲奥蕾大人请你们过去商讨要事。”

    人造人便是这么开口。

    让方里与贞德彼此相视,点头答应。

    ……

    别墅大厅。

    在像是会议室一般的房间里,已经有人在等着方里和贞德。

    “两位总算是回来了。”

    菲奥蕾向着方里和贞德露出恬静的笑容。

    “还请坐下来吧。”

    口中这么说着,但菲奥蕾的眼神中还是携带有一丝丝不可察觉的疲倦。

    显然,成为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主事者,让菲奥蕾似乎变得比以前操劳了不少。

    其身旁,不但有喀戎和考列斯在陪伴,连齐格和阿斯托尔福都到场了。

    “哈喽!”

    阿斯托尔福依旧一如既往的元气满满,向着方里和贞德打招呼。

    “你就是ruler吗?”

    喀戎亦是向着贞德点头致意。

    “真是抱歉,之前并没有能够与你打招呼。”

    在与阿喀琉斯的一战中,喀戎受了不小的伤,之后便一直维持灵体化的状态,将魔力都使用在疗伤上,直到现在。

    “你就是大贤者喀戎吧?”贞德向喀戎行礼,表现出了充分的敬意,这般说道:“久仰大名了。”

    “这边也是久仰大名。”喀戎露出充满草原气息的自然微笑,说道:“能够与世界最有名的圣女相见,这也是只有圣杯战争才能带来的奇迹。”

    “你已经没事了吗?”方里打量了一眼喀戎,说道:“跟弟子的一战,看来有够呛啊。”

    “啊。”喀戎紧绷起了面容,有些感叹般的说道:“他已经变得比我所知的优秀许多,最后如果不是因为他突然出现了一些状况,我或许已经被逼得解放宝具拼命了吧?”

    喀戎的话语,让众人都将视线投至其身上。

    “出现了一些状况?”考列斯连忙向着喀戎问道:“那是什么状况啊?”

    “我也仅仅是猜测。”喀戎撅着眉头,如此说道:“恐怕,阿喀琉斯的契约被更换了对象。”

    “更换了契约的对象?”众人纷纷都愣住了。

    “原来如此。”方里倒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撇嘴一笑,说道:“天草四郎时贞将红方阵营所有的御主的令咒都给夺取,获得了所有从者的使役权了吗?”

    “什…!?”众人顿时大吃一惊。

    贞德的表情更是完全沉了下去,变得阴晴不定。

    根据喀戎所说,在与其对决的过程中,阿喀琉斯突然便有些痛苦般跪了下去。

    “那个神父…!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情…!”

    似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一样,阿喀琉斯愤怒的喊出了这样的话,随即便是被使用了令咒,召唤了回去。

    不然,阿喀琉斯绝对不会在没有分出胜负的情况下,抛下过去的师父,放弃一直希望得到的对决吧?

    “就像方里大人所说的那样,红方阵营的御主权或许已经全部集中到了天草四郎时贞的身上。”

    喀戎环视向了众人,说了这样一句。

    “我们想战胜红方阵营,那无论如何都得打倒天草四郎时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