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滴血瞳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始作俑者

第八百四十四章 始作俑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崔明丽的年纪虽然在我们三个里面算是最小的了,但是很多时候,她的情绪都算是比较平稳的了,怎么会突如其来地大吼了一声呢?她很少这么突如其来地惊叫啊?我转眼看向了她,崔明丽身子抖动,额头上布满汗珠儿。

    “明丽,你怎么了?”我有些吃惊地问着,“你不会也被老崔传染了吧,你怎么也变得这么一惊一乍的,你没事儿吧……”

    我伸手想要摸一下她的额头,但是崔明丽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小天,我好像想到了,我好像想到这事情怎么回事儿了,左边是槐木牌,右边是雷击枣木牌,应该是这样子的,不,绝对是这样的……”

    崔明丽表现出了少有的激动,她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你知道吗?痋术最可怕的是什么吗?就是不单单可以依靠那些快速繁殖的痋冲来喝人血,噬人骨,夺人皮肤,更为可怕的是,人的灵魂也将被禁锢在这人形陶俑内,这些人的手法真是歹毒,这些人直接是活人的时候,就被陶土给封住了,哎……”

    我和崔明伏听得毛骨悚然,忍不住长叹一声,“真他妈的残忍,这些人究竟是犯了什么错,难不成这就是我们古代地酷刑叫做‘活人俑’吗?”

    崔明丽点了点头,“是,但是也并不全是,这跟刑罚还不太一样。”

    所谓的活人俑是指陪葬者,而现代的所谓活人俑,是一种行为艺术。就是让活人涂上陶俑颜料,做出俑的动作,供人观赏。但古代活人俑是把活人裹了一层纱布,然后,泥封塑俑,再放到窑炉里烧,主要是给始皇帝殉葬的。

    2015年11月,荷兰人给一座千年佛像做了个ct,扫描结果显示佛像内部居然藏了一个木乃伊,这个人俑保持着一个打坐的姿势。该雕像的估计年代是11世纪-12世纪,是鹿特丹世界博物馆中所成列的许多木乃伊之一。ct扫描发现佛像内部包裹着一具和尚的遗体,还处于冥想的打坐状态,在佛家称为完美形态。报道说:对于一些皈依佛教的信徒,他们认为该佛像中的修炼者并没有死去,只是进入到了另一种更高深的境界。

    据说,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坟墓当中,有许多人俑都是活人献祭的,从“殉葬”制度来说起,通过《史记?秦本纪》中所述,殉葬源于我国上古奴隶制社会,一开始用活人殉葬,周朝以后推行“仁政”,对殡葬制度实行了改革,“人殉”得以废除,奴隶主死后改用土偶和草人殉葬,“俑殉”取代了“人殉”,以俑殉葬应该是人类社会进步的表现。

    但是这种为推动社会进步、惠及于民的好政策,却被早于秦始皇460多年的秦武公彻底“改革”掉了。所以秦始皇并不是死后用活人和土俑陪葬的独家发明创造者。

    《秦本纪》记载:“二十年(前678年),(秦)武公卒,葬雍平阳。是第一位实行活人殉葬的君主。而且一下便杀了六十六人”!他的子孙将此传统作了继承和发扬。“三十九年,缪公卒,葬雍。从死者百七十七人,秦之良臣子舆氏三人名曰奄息、仲行、针虎,亦在从死之中。秦人哀之,为作歌黄鸟之诗。”

    秦缪公是个为祖宗基业立下汗马功劳的君主,他在位39年广开言路、功城掠地,使秦增加了十二个属国,开避了千里疆土,称霸于西戎地区,为以后的统一奠定了坚实基础。秦缪公还是位极为仁义的君王,有一次缪公丢失了一匹良马,被岐山下的三百多个乡下人抓来吃掉了,官吏捕捉到他们,要加以法办。缪公说:“君子不能因为牲畜的缘故而伤害人。我听说,吃了良马肉,如果不喝洒,会伤人!

    活人殉葬成为帝王陪葬盛行仪式。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仁义君王,其死后却用了177人陪葬,陪葬的人中还有深受秦国人民敬重的三位良臣。“人殉”的实行毁了缪公的一世英明

    其后各诸侯国的君王包括秦,大多采用了土偶陪葬,但仍然遭到士大夫的反对,孔子曾担心,即使以土偶殉葬也会助长以人殉葬的风气,骂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言下之意用俑殉葬都应该废除。

    在缪公400多年后的秦始皇为了统一版图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征战,一场战役少则数日,多则数年,每次战争都杀人无数,最少六千人,多则数万数十万人,秦赵长平之战,活埋降卒四
染指河山小说5200
十万。据《秦始皇本纪》记载,当时自然灾害频繁,干旱、地震甚至彗星不断出现,可见始皇帝残暴之一斑。暴虐的始皇帝在自己死后的殉葬上却实行了“仁政”,制作了大量的兵马俑作为殉葬品,然而秦二世胡亥竟残忍的为他执行了活人殉葬。

    胡亥秉承了其先祖的遗训,将先帝后宫没有留下后代的嫔妃以及制造陵墓的工匠数十万人全部作了活人陪葬。“先帝后宫非有子者,出焉不宜。”大事毕,已臧,闭中羡,下外羡门,尽闭工匠臧者,无复出者。

    “那么你的意思是,在这人俑跪像的四周,还有古墓的存在?”我问道。

    崔明丽摇了摇头,“事情不能单看表面,殉葬品肯定都在墓室当中,哪里会出现在这里呢?这显然便是不可能的,依我看,这些人都是被痋术师给虐杀了,并且害怕他们的魂魄会离体,便在人俑的左边放上了槐木块,在人俑的右边,放上了雷击枣木块,应该是这样子没错……”

    我点了点头,“恩,这个我想我应该知道了,槐木块招鬼,若是放于死尸旁,定然让它不入轮回,相当于把这些死者的魂魄都禁锢在了这些人俑的体内,但是雷击枣木块却是辟邪之物,由于这些死者怨气甚大,若有差池,定然会影响竹林结界,所以放置雷击枣木块,也是为了防止死者怨气聚集,产生更为棘手的事情。”

    听完我的一番话,崔明丽也点了点头,“没错,我想说的正是如此,这些人心思缜密,竟然到了堪比蜘蛛网的地步了,正是让人刮目相看!”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崔明伏问着,这些个人,只是跪在这里,并且魂魄被锁住,我们也探听不得其他的消息啊?

    “很好办!”我瞪了眼崔明伏,“你还是大师兄呢,脑子怎么一到了关键的地方总是转不开弯弯绕儿呢?你也不想想看,怎么是干嘛滴啊,阴差鬼王都可以招来,区区的魂魄,我们也可以给它释放出来,聚魂咒,你忘记了吗?”

    说完之后,我看向了崔明丽,崔明丽也在冲着我微微地笑着。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先把这个陶人俑给打碎,而后再说其他的……”崔明丽笑着看向了崔明伏,“哥,这下子要看你的了!”

    崔明伏梗了梗脖子,有些不服气地看着崔明丽,“喂,凭什么要看我的,明丽,我发现你这丫头现在说话是一点方式都不讲了,我是你师兄,你还讲一些长幼尊卑吗?”

    听到这句话,崔明丽倒是掩口直笑,我却冲了他一句,“你瞎吼个什么劲儿啊?为什么说是看你的,你心里面没数儿吗?你分明就是喜欢打砸抢啊,我们说的没错啊……哈哈哈……”

    此时的崔明伏被我们气的站在一旁吹胡子瞪眼睛,那模样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他大踏步地走到了那尊陶俑的后面,照着陶俑的后背上使劲地踹了一下,陶俑摇晃了两下,终于猛地摔在了地上,就听到一阵“乒乒乓乓”地声音过后,这陶俑当即就被摔得粉碎,当即从中钻出了许多粗壮圆滑的虫子,一条一条地扭曲在当下,看起来极为恶心,就仿佛是一根根肥硕的蚯蚓。

    “呱呱呱……”但是黄金蛙却倔强地摇了摇它的小脑袋,爬到了前面吞噬着地上的那些恶心的肥虫,这画面当真是脑满肠肥。

    “唔唔唔……”崔明伏跑到了一边,捂住了胸口,大吐特吐了起来。

    崔明伏和我也捂住了鼻子,把脸转向了一边,就连嘟嘟也背过脸去,“小金子,你如果不刷牙的话,就不要跟我讲话,我要跟你绝交啊——”

    但是过了一会儿,地面之上的那些秽物倒是被小金子给清理地干干净净的。崔明丽忍住了恶心,从背包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幡!

    “什么?六魂幡?老崔头可真够偏心的……”崔明伏不高兴的嘟囔。

    崔明丽倒是白了他一眼,“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当初你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师父不交给你,是怕你卖了,当初你不是为了还花债,就差点把那个银铃法螺都给卖了吗?你现在倒是还有理了?”

    或许崔明伏自身着实有很大的原因,被崔明丽这么一怼,他倒是也没话说了,只是轻轻地耸了耸肩膀,“行啦,行啦,你赶紧开始吧,我倒是要看看,这六魂幡有什么厉害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