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十四章 灰色

第十四章 灰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三点水的浩吗?”

    面对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自我介绍,洛邱微思后忽然问了起来。

    宋昊然一怔,但想着在国人的母语里面,他姓名的第二字确实有许多同音的文字,会有这种疑惑也在正常的范畴。

    只是他已经有许多年没有碰到过这样的问题,自然感觉有些惊讶。

    他微微一笑,“是上日下天的昊。”

    洛邱道:“这样……忽然想起一个有的段子。”

    宋昊然疑惑地眨了一下眼睛。

    他有着十分修长的睫毛,嘴唇也有点单薄,而肤色则是比一般的东方人要白皙,却也并非是苍白,整体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

    阴柔而不阴森,像是如玉般的贵公子,显得十分的漂亮。

    “你也是来这里旅游的吗?”洛邱把目光再次放到了旁边的巴西鸢尾盆栽上,伸手虚摸着那碧绿色叶子上像是蝴蝶般的深蓝色花卉。

    宋昊然却摇了摇头。

    洛邱猜道:“那是在这里工作?”

    宋昊然随口道:“嗯,可以这样说。我的公司在这边有点生意,所以让我过来处理一下……你还是学生吧?”

    他似乎是一个喜欢站在主动一方的人,回答后马上连着问题,并且用着肯定一样的口吻。

    严格来说,如果没有主动退学的话,现在应该是大学三年级的上学期。而且洛邱对外宣称自己年后会在国外的学校进行接下来的学习,所以学生的身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他不看这盘别称为玉蝴蝶的植物了,而是看着面前这位漂亮的男人,他才注意到宋昊然的脖子上有着一道小小的伤疤的尾巴。

    但是他穿着西服,衣领把它隐藏得十分的好,估计只会在行走间偶尔不小心才会露出这小小的尾巴。

    这道伤疤像是被利器所划,不知道它到底有多长?

    只是洛邱想了想,却还是道:“之前读的学校办理了退学,过了年之后会选择一家国外的学校完成学业,家里人已经同意了。”

    “是吗?”宋昊然笑了笑,却也感觉到奇怪……如果只是在国外偶然间相遇国人,似乎也不需要交代自己太多的事情。这年轻人说得未免也有些详细,不像是第一次看见陌生人时候应该说的话,倒像是在给那些亲友汇报着什么。

    很奇怪的感觉。

    事实上,宋昊然并不是偶然间走进来的这个地方——他只是偶然间看见了花店里面的这个来自东方的年轻人,看见他的这张脸孔之后,才突发的一种靠近的想法。

    而这简单的沟通过后,宋昊然发现,这个叫做洛邱的小伙子,竟是给他一种十分特别的亲切感。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碰到国人,大家说着母语的原因——人在国外,碰见国人多多少少也有着一点同胞间的情愫。

    他从洛邱的口中打听着那家国外学校的名字,听完之后便相当惊讶道:“这学校十分有名,你能入学,还真不简单。”

    “宋先生能够被公司委派来这里洽谈声音,也已经很厉害了。”洛邱赞美起来。

    宋昊然哈哈地笑了两声,突然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他摆摆手,“好了,这就有点像是商业之间的相互吹捧,这样聊天就没有意思了。”

    甚至突发奇想般,宋昊然也说不出是因为什么,他扬手拉了袖子,看了一眼手表,主动地发出了邀请:“我还剩下点时间,难得在这个地方碰到自己的同胞,有没有兴趣吃一顿饭?当然是我请客,就把我当作是东道主好了,毕竟我在这边生活了好些时间。”

    “可以吗?”

    “当然。”宋昊然十分的豪爽,“我喜欢结交不同的朋友,这样会让我感觉自己的视界正在拓展。你的朋友越多,也就代表认识你的人越多,那么你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就会变得更加的清晰,哪怕在你死后,也会留在许多人的心中。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很美妙的事情吗?”

    “也是。”洛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有一位朋友。”

    宋昊然眯着眼道:“是旁边那位正在买花的小姐吧?女朋友?”

    “算是吧。”洛老板回应了一句。

    宋昊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觉得这可能是还没有突破到最后,处于友人以上,恋人未满间的状态——至于这对年轻的男女这次来带这里旅游,或许是打算让这样朦胧的关系质变之类?

    “在聊什么有趣的话题吗?”优夜已经有了自己的收获,她捧着花店老板包好的一束向日葵,来到了二人的面前,“这位是?”

    见此,宋昊然露出了惊艳的神情,“真是漂亮的人。洛邱,我想你一定不介意介绍我认识一下,你的这位如此美丽的女友的吧?前面有一家不错的西班牙餐厅,我想你们会喜欢的。”

    优夜看了看自己的主人。

    洛邱则是微笑道:“看来我们不用为午餐烦恼了。”

    ……

    而卡罗琳则是正在为自己的午餐吃些什么而烦恼。

    手上拥有一笔巨额,那里说,哪怕是世界上最高级的食材,都可以肆无忌惮地享用才才对……可卡罗琳此时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兴趣——她只是感觉肚子饿了,需要吃点什么,但却想不到自己想要吃点什么,有些失魂落魄地独自一人在贫民窟的道上走着。

    在这之前,也是在寻找昨晚那家神秘的店铺无果之后,卡罗琳去了一趟医院——与其说是医院,倒不如说是那种甚至没有国家承认执照的小诊所。

    但是里面的医生本事倒是还不错,不然也不会得到内马尔老大的认同,在这里做医疗方面的生意。

    按照那份契约上的内容,她以自己作为女性的生育能力为交易金,购买了置身事外的服务,并且获得一笔财富……应该怎样,才会让一个女人失去生育能力?

    她在诊所里头做了一些检查——因为她想着自己的生育能力是不是已经被悄然地拿走,而自己并不知道——毕竟她已经碰见了内马尔的手下,而对方显然不认得自己。

    她甚至拥有了大额的财富。

    那份契约上的内容,似乎已经一一应验。那么想来,自己似乎也到了需要支付的时候——尽管只是一夜
扶秦全文阅读
之间,这样的速度让卡罗琳根本反应不过来。

    但也正正是因为这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才让卡罗琳觉得,对方或许也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了自己作为女性唯一的能力。

    然而……

    “你能不能生孩子?这种检查我这里没有!你想要做的话,就只能到外边的大医院!另外,你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平时还是注意一下饮食的习惯吧!还有,定期来我这里做***的检查,不要等你那地方溃烂了才来找我,那会让我十分的倒胃口!”

    出言十分难听的一位医生,但却是十分在意自己的每一个病人。

    不管是谁,只要送进去这家诊所,他都会出手救治,付得起钱的付不起钱的——当然,付不起钱的,过后也会遇到他上门追债的这种事情,而且手段绝对算不上平和。

    同时,这也是一个性格十分恶略,而生活也十分不检点的糟老头。

    卡罗琳认识的同行里面,有不少都被这糟老头光顾过,甚至她的租客利维亚——当然这糟老头出手其实也十分大方就是。

    如果不是自己在选择客人方面有着自己的规矩,单凭对方的豪爽,理论上卡罗琳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和这位医生早早就发生过关系。

    “要吃点什么?老规矩?”

    实在太饿了,卡罗琳最终还是来到了平日常去的一家家庭式的餐厅里头,坐了下来。她选择的是窗边的位置,这样能够方便她观察街道上发生的事情。

    在这之前自然是为了方便让自己寻找看看有没有适合的客人之类的……现在自然是看看外边的动静。

    内马尔老大突然死亡的事情,应该还没有彻底传开。但昨晚上开始,这里的出入路口都已经被把控起来,那就不难让人猜测发生了大事情——今天整个区域显然都冷清了许多。

    就连这家餐厅,客人也没有以往的多。

    面对着侍应的询问,卡罗琳看了一眼餐牌后随口道:“给我一份vatapa(鱼油加虾及椰汁配上白饭及面包的料理),然后再来一份lacaca(鲜虾浓汤)。”

    侍应写着菜单,显然十分熟悉卡罗琳的饮食习惯,便漫不经心道:“不再来一杯生啤酒吗?”

    卡罗琳本想着点点头,但忽然想起了那糟老头医生让自己注意饮食的话,便摇了摇头,“不用了,再来一份churrasco(烤牛肉配番茄酱或者洋葱酱)吧。”

    这适应飞快地写了下来,然后便看了看餐厅的四周,忽然神秘兮兮地飞快拉开了凳子坐了下来,压低了声音道:“卡罗琳,我下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昨天刚刚出了薪水,你有没有空,我去你那一趟?”

    “我这几天不方便,你找别的吧。”卡罗琳摇了摇头。

    这侍应一脸失望,耸了耸肩道:“好吧,难怪你今天吃这么多……等等,马上让厨师给你做!我的小甜心,放心,我是不会因为你不做我生意就为难你的,等会再送你一点新鲜的秋葵好了!”

    “哦,马里奥,你真是一个好人。”卡罗琳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不过你可以去找利维亚,我想她会很欢迎你的。”

    叫做马里奥的侍应则是吹了一个口哨,飞快地走了进去。

    卡罗琳吁了口气,看着窗开。她此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或者说现在的想法特别的多,以至于自己无法抓住后其中的重点。

    她想着那家神秘店铺以及那位老板的事情,不知道对方下一次会不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发生那些电影里面才会出现的恐怖的事情——比方说,对方会把手直接伸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这样想着就让她不寒而栗。

    她也在想,如果当这一切都解决了之后,自己是否还要继续留在这个地方。她手头上已经有了旁人难以想象的财富,那么她或许能够离开这个地方,搬到别的环境更好的地方居住。

    或者她应该去做一个****的修复手术,毕竟她确实只有十八岁,然后她可以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一些名流的眼前,或许也能够嫁进去一个十分不错的家庭当中……只是如果真的无法生育的话,似乎也是一个大麻烦。

    至于做生意……她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卡罗琳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做生意的材料,甚至连购买股票,却年也因为不懂而被人骗了不少。

    那购置房产,买名车,买牌子的衣服,各种各样的奢侈品吗?

    卡罗琳发现,她突然间没有办法解释自己这些财富的来源——她甚至没有保护自己的后台,也就是说在这个混乱的地方,她没有办法保护好自己的这些财富。

    或许她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去更加安全的国度,去没有战乱的地方……去中国吗?这边也有些中国人,也曾经做过一些中国人的生意,那些男人说起自己国家的时候倒也是十分的自豪。

    卡罗琳曾经关注过一些国外的新闻,对中国的这个国家的印象大多数还停留在不久之前举办完毕的那个奥运会上——显然这是一个运动大国。

    另外也是一个十分爱护自己国家国民的国家,听说之前有过什么撤侨的事件,唯独是这个国家第一时间排除了恐怖的武装前往、

    对了,似乎这个国家的男人对于处/女十分的欢迎?可是,要怎样才能够弄到这个国家的户籍?

    她想了许多许多,大多数都是从未做过,不着边际的事情,而且只有一个念头,却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去做。

    “卡罗琳!卡罗琳!”

    这是马里奥的声音。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马里奥已经把煮好的食物放置在了她的桌子面前。

    “啊?你叫我吗?”卡罗琳回过神来,“抱歉,我在想点事情。”

    “没事,你吃吧!我差不多要下班了。”马里奥朝着卡罗琳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或许等你回家的时候,还能够见到我咧,小甜心。”

    看来他是打算去找利维亚了。

    卡罗琳此时突然变得心烦意燥起来,那些心中的想法,脑中的念头统统都消失不见。

    马里奥的话,似乎正在不断地提醒着她——她只是一个除了出卖身体之外,没有别的生存技能,什么都不会,没有知识,甚至连自己人生规划也做不到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