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心魔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洋上

第六百二十六章 洋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天放了晴。

    悠远辽阔的天空与悠远辽阔的海一样蓝。丝丝缕缕的白云飘荡在天边,海风也变得柔和起来。说来怪——似乎是越往东边走就越暖和些。这两船的人出发的时候岸上寒风刺骨,可到了这时,都可以减一件衣裳、到甲板上晒太阳了。

    一艘大船二百多人,船工里会木活儿的不在少数。

    “李小神仙”大清早找了一个木匠,叫他为自己打张椅子。船上有现成的木料,他价钱给得足、人缘又好,自然很快就出活儿了。

    因而到了晌午的时候,他就半躺在船头了。

    其实打的是一张沙滩椅。又在椅子旁边搁了张小凳,茶水和吃食就放在小凳上。

    风平浪静,船又大、吃水也深。因而这时候几乎与平地没什么两样儿——艳阳高照,海风拂面,是很舒适惬意的环境。

    有些人在船边垂钓,并不管钓不钓得着。还有些人在船尾下网——这船从前是海盗船,但海盗很多时候兼职渔民,因而既可以做战船,也可以做渔船的。

    也有一群人围在李小神仙身边跟他说话。其实原本是想要找神仙问问自己的吉凶。可神仙也有脾气,说太累,今天一概不看。

    但他虽不看命,可说话也有趣。说得兴起了就要破例。反正这群人闲来无事,陪他说话也是觉得解闷儿的。

    那行商武家颂带了他娘子也来上面走——但他娘子昨晚起浪的时候下床没站稳、跌断了手。脸色就不好看,神情恹恹地和武家颂倚着船舷站着、往这边看,并不凑过来。

    武家颂似乎很开心——虽然自家娘子伤了手就好比剜了他的心头肉,然而到底不去和那群闲汉搅在一起,又叫他舒心了。倒像是一个人在喝热水,又烫又舒服。

    他这一开心,就大方起来。叫住在甲板上卖小食的小贩,捡了几样用衣服兜着,一样一样地逗她娘子吃——潘荷就皱着眉每样都吃一口,推说身子不舒服,再不动嘴了。

    武家颂便把剩下的都怜惜地吃了,连指缝儿里的渣都不放过。

    饶是潘荷有心事,瞧他这样模样也皱眉。可到底没办法——十来年都如此的。

    李云心身边倒是有知道武家颂的。看他这模样,就把他的事拿来给李小神仙献宝——指望将他哄得开心了,随便给自己瞧瞧。

    “……他从前生意可做得大。名下什么产业没有?赌坊、酒楼、客栈——连铜矿都有两座。早十来年的时候我还和他一起跑上京那条路,一起吃过睡过。他是赶了好运,攀上京里一个高枝儿——这么着,发起来了。”

    说话的也是个行商,看模样也只是个“行商”,该属很不得志的。但如今因为自己曾与武家颂熟识而得意,以一种满不在乎的口气又道:“可惜没几年就败啦。那京官儿倒了,他也没落好儿。跟着捞了四五年的银子,全填进去了——之前自己的产业也没了。”

    “这么着,才重回咱们惊涛路,在下汴从头干。”

    “——就落下这么个毛病来。
皇田妇贵帖吧
钱到了手里总觉得不是自己的。能省就省,也不知道都藏去哪儿了。他那小娘子——就是回下汴的时候买的。那时候我在下汴啊。又请他喝过两次酒。结果呢?又发起来了,又把咱忘了。唉……有钱人,事忙,忘性大——”

    他说到这里,一群人便笑着起哄,叫他去和武家颂搭话儿。要不就不信他们是熟识的。

    李云心也跟着这群人笑笑,但心里在想别的事。

    和以往一样。这个行商在李云心面前提起武家颂的来历,自以为是自己想起来、随口说的。可实际上是李云心叫他说的——他自己未觉察隐晦的引导与暗示罢了。

    因为潘荷虽然不成器,可既然能在这新的共济会里做一国的掌事,从前也该有些分量。

    这么一个人,潜伏在武家颂身边许多年……又是为了什么?

    有可能仅仅是利用他的钱财与人脉、好打听而已。也有可能有更直接的目的。

    但李云心听这群人说了这么久,觉得后者的可能性不大。

    他就轻出一口气,拿起身边的茶盏喝了一口,随意道:“怪啊。越往东,越暖和了。”

    刚才那行商急于从众人的调笑中脱身,立即接口道:“李小公子是头一次往东边走的么?”

    李小公子便咳了一声:“嗯……我以前和家父往西边出过海——也不是家父乐意去。家父在西边吐火罗国有个亲戚……我远房的表叔嘛。唉,硬要我们去那里玩——其实西原有什么好玩的。蛮荒之地。但没办法,呵呵……我那表叔是吐火罗的三品大员嘛……”

    众人便知道这李小公子果然是头一次在东边出海了。

    这么些天下来,都已经摸透了这位小公子的脾气。倘若他拿手、经历过的事,必是不吝于向人展示的。要是提起什么他不晓得、没经历过的事,立时就顾左右而言他,开始吹嘘自己曾经与家父如何如何——

    但到底是个少年人,且又的确有点本领,就都不大讨厌。见他如今又这样子,便只在心里笑笑。口中仍道:“是了是了。东边西边毕竟有些不同。李小公子知道,约莫再过上一两天,咱们就到了东海链了——”

    说了这三个字,见李云心脸上稍稍露出疑色,便笑:“东海链,就是指些东海上的岛——也算是咱们东海国能管得到的边儿了。大大小小近百个岛屿——咱们这些商旅这一次乘船就是要去那里的。”

    又压低了声音:“听说船主陆老板是要往东海链更东边儿去……去找龙岛。咱们下了船,他们还得继续往东呢!”

    他话说到这里,有个人似是不喜欢他这么卖弄,便冷笑一声:“一两天就到?王兄,你怕是忘了宝瓶湾和那个海王陆非了吧。”

    此言一处,先前还有说有笑的诸人一时间都愣了愣、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据说那海上巨寇陆非的巢穴宝瓶湾就在东海链与陆地之间。倘若运气不好……倒真可能遇得上。

    他们这些人也是晓得的。这两艘船……从前可是陆非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