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一章 一言可定天地法 身举清光兴万灵

第两百一十一章 一言可定天地法 身举清光兴万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衍一语言毕,那人影缓缓抬头,似是回望了他一眼,随后慢慢消失不见。

    张衍眼眸幽深,此人消失过程无声无息,不知其从何来,不知其到何去,能这样从自己感应之中避过,当就是靠着从布须天中窃据来的伟力了。

    他思索了一下,这应该是其最后的倚仗了,说不定其下来还能运用此股力量做些文章。

    但是这一回既然被他分身落驻进来,那么此人再如何作祟,也无法引偏他道途了,更是无法再阻碍他迈入更高层次之中。

    若无意外,其人最后一点精质当是就在这方界域之中,只要找到,就能将其彻底灭亡。

    并且随着他气机蔓延,万阙星流已是和布须天乃至虚空元海慢慢交汇相融,除非此人施展伟力将此方界域再度改换回来,否则绝无可能再脱离出去了。

    现如今其既撤去,他也决定暂且不去搭理。

    这里原因,一是他如今借用的还是布须天伟力,这意味着此间一有变,自己就可能失去这份力量,所以要尽早使其归属于自己;

    二来那背后之人虽从开始的无迹可寻,到现在渐渐暴露了出来,看去是落在了下风,可由于那一部分伟力存在,他在面对其人时,尚并不具备压倒性的实力,要是现在与之纠缠,还不知道要争斗到什么时候去。倒还不如先放得一放,等到自己成就真阳第三层次之后,回头再来收拾此僚不迟。

    念至此处,他便收回心神,专注自身。

    此刻排除万难,心神清平,如镜照天,当中不起任何微澜,也无任何不妥乃至莫测感应。

    待查证一切皆无问题后,他便目注到那精蕴造化之物上。

    前次将此吞纳入身后,他已是能够驾驭布须天无穷伟力,再进一步,就能将之化为己有,只是因为那背后之人设此一局,令他不得不半途中断,转而应付事。

    这时候可没人再来搅扰他,正可继续炼化。

    就在这时,忽有一阵莫名情绪到来。

    他能辨识出,此是对方哀心。

    因是其人知晓此刻自己已然无法阻止他,而他成就之后必然可以将其压倒,所以才生出了这等心绪。

    张衍淡然一笑,大能之辈,一心一念,都有莫大威能,此人哀念,自是含有布须天伟力在内,若是换了一人在此,有一定可能会受此感染,生出怜悯叹息乃至不忍之心,或许会就此与之一谈,也或许在成就之后改变初衷。

    可惜他不但心志坚定,还有一层域外魔主的身份,外情不染,万法不沾,这一招根本对毫无影响,这当是此人最后挣扎了。

    他没有多去理会,专心炼化那精蕴之物、

    这一次再无有任何阻碍,也无外力前来干涉,随他意念倾注,此物渐渐与法身相融,直到彻底化为一体。

    一瞬之间,仿佛经历亿万兆岁月,可由于此物并不在现世之内,只寄托于他神意之中,所以尽管在感应之中极是漫长,可实际上仅仅是片刻之后,他便睁开了双目,霎时间,一抹金光照耀出来,贯穿真实虚幻,无所不在,无所不往,而自身那元气之海,也是轰然沸腾,不断弥漫扩展,看去无有止势。

    与此同时,一个界天也是从无至有诞生出来,在那无尽法力的推动之下,逐渐扩张成了一处不亚于万阙星流的天地来。

    他心中此时多了一分了悟,自己已然没有了“空无”拘束,己身与天地再非彼我存寄之道,而是自里跳了出来,得了大自在。

    若把原来那天地比作是庐舍,那么己身便居于其中,可到得如今,他无疑已是摆脱了这些,哪怕庐舍不存,也与自身无有半分妨碍,心思若起,便可再筑神庭,心思若寂,则诸有皆虚。

    到此一步,他算是真正步入了真阳三重境中,可谓“天地拘不住,神脱得自在”!

    他细细一阵体悟,这等无尽伟力终是归于自身,哪怕将来布须天再有异变,他人再使手段,也夺不走,拿不去,不止如此,他还隐隐约约窥见到了通往上境的道路,也难怪过往之人皆是认为,唯有在布须天中,才能得寻此道。

    他微微一笑,把袖一振,大展开来,口中吟道:“念成虚空照心景,意作金炉筑玄经,一言可定天地法,身举清光兴万灵!”

    他目光落去方才由自己法力撞开的界域之中,在他眼里,这里既含混沌之象,又是有序天地,终始共演同存,既生又死,既死又生,轮转不止,这完全是他开辟出来天地,此中之规序也自
天国的水晶宫最新章节
由他心意拿定。

    而此处同样也是用来承载他此刻无边无际的法力,或是说随着他法力元气时刻不停的弥散扩张,这方浩大天地也会随之无限膨胀壮大。

    只是这时候,他感觉什么地方还缺了一点什么,这并不是功行上的缺失,而是本该由他获悉的物事未曾出现眼前。

    于是立刻起意推算,片刻之后,他淡笑一下,道:“果然如此。”

    布须天所缺失了一部分,本该是由他所得,或者说是成就真阳第三层次的大能所取,可现在却落在了那背后之人手中,虽不知道其是如何做到的,但总归要拿了回来才是。

    他心思转过,念头便又回到了分身之上,并放开气机,要把想万阙星流天地完全融合归并过来,对方若不反抗,就会被他一并吞下,而若是抗拒,就会因此暴露出来,到时要找寻其下落也就简单了。

    然而此举初时还进展顺利,就在如潮涌进之时,却是忽然感觉到了一股阻力,怎么也无法推了过去、

    他目光微闪了一下,在成就真阳三重境后,对方就算还可借用布须天之力,也不太可能与他正面抗衡了,因为此举无疑是继续耗损自身本质,等到彻底耗尽,就是其了结之日,其若不是自取灭亡,那就应该尽量避免此举。

    他稍作寻思,这里应该另有情由,于是意念过去转了一圈,很快得悉了此中原委。

    对方趁他在破境之时,居然将窃据来得这部分伟力融入那了万阙星流之中,并将之改换得与万阙星流原先秩序一般,以此才阻住了他伟力侵蚀。

    现在这方界域已便变得两界分明,凡他气机所至,皆是灵机蕴生,清气上升,浊气下降;而另一边则仍是维持着原来面貌,仍是以神怪乃是神怪血裔为主,唯有吸取冥空神精,方能步入上乘。

    张衍摇头一笑,这又何必如此。

    对方这是见自己败亡在即,所以不惜抛出最后的筹码,妄想与他做最后一搏,因为这是布须天伟力,从根本上讲,与他同出一源,的确是可以暂时阻止他进袭。

    可是因为他这边到底是法力更盛一筹,所以只要继续下去,终究可以将对面完全吞并,但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或许要亿万载之久,此人目的无疑就是要设法拖延,期盼此中再有什么机会出现。

    需得承认,这里倒也不是其全然妄想,因为若能拖到这一纪历结束,谁又知道那时天机会有什么变化?虽然他现在已是无惧于此,可保不齐会有什么外力过来干涉。

    不过他是不会给此人这个机会的,何况那窃据之力也要尽早拿了回来。

    既然上层伟力对抗一时难见结果,那就命底下之人去争一个胜负。此刻只要派遣弟子门人去往此界,以灵机已立的地界为依托,不断侵夺神怪地界,种落灵机,便可以加快速度压垮对面。

    他心神转出,又把张蝉、司马权、彭向等人唤至面前,并言道:“你等此回立功,过后自有褒奖,只你等暂还不必离开此处,我有意拿取这片天地,需得你等进取侵略,将之并归我辈囊中。”

    张蝉大声道:“老爷放心,此事交给小的就是了。”

    张衍笑了一笑,道:“此事只交由你等稍嫌力弱,而今两界贯通,稍候自会有同道再入此间,你等倒是先行一步,但切记勿要太过冒头,否则我亦难以遮护。”

    两边伟力对抗,那些神怪或是神怪血裔若是待在自家地界之上,有那人护持,当还无恙,可若是敢过来,那会被他伟力所杀,同样道理,他这边之人过去,也会受得对方伟力镇压。

    这里不同的是,由于他法力更是强盛,故而可以展开侵略之势,只要不是太过深入,就不会有事。

    张蝉道:“老爷放心,小的当是竭力办妥此事。”

    司马权也道:“神怪本比不过我修道人,现有灵机为持,更是无惧辈。”

    张衍微微颌首,再嘱咐两句之后,便命得他们退下了,随后他便陷入了深思之中。

    他现在考虑的是,这一位能做到如此地步,是否也是当日成就了三重境之人?这是极有可能的,不然无法解释为何探入布须天如此之深,其将布须天一部分伟力窃去,恐怕也是有这个缘故在内。

    可是同样,此等人物,按理说早已是不死不灭,元气法力更是无穷无尽,却又为何落到如今这般下场?这里面有太多说不清楚的东西,恐怕唯有将人降伏之后,方才能知悉这里情由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