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军嫂重生记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两章合一章啦)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两章合一章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喂,媳妇儿?”楚铮的声音从听筒那端传来,听到韩子禾耳朵里,痒痒的。

    虽然刚分别一天,可不知怎么的,一听他这声音,她就控制不住的有点儿想他了。

    “怎么这会儿来电话?”韩子禾看看时间,这点儿,应该是他们出操的时候吧?

    “嗯,没什么,就是问问你和孩子这一天怎么样了。”

    “嗤,其实,你是想问问席泠过来和我说了什么吧?”韩子禾懒得听他拐弯抹角说话,便干脆替他说出来了。

    被替说话的楚大队长:“……”

    好吧,他打这通电话目的其实就是这样的,主要是席泠去而复返后,小张脸上的表情就没正常过,他略作打听才知道席泠竟然找他媳妇儿谈话去了!

    “媳妇儿,你认为……她和小张复合的可能性有多少?”楚铮干笑两声,问重点。

    韩子禾却不怎么喜欢听他说这话:“楚先生,我知道你关爱下属,但是,话说,人家张至泓和席婷俩人还在婚姻存续期间呢!你问这问题,不合适吧?”

    楚铮没想到,自己就是替小张问问而已,自己媳妇儿怎么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抓子呢?虽然没有真挠他,但是这话,就跟一柄柄已经开刃的小刀儿一样,往他身上划啊!

    “这不是他们俩打算分么!再说了,当初小张和她是怎么在一块儿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她当出做的很不光彩,”楚铮知道自己媳妇儿在有些问题上,会有点儿道德洁癖,所以赶紧替自己分辨道,“而且,她自从和小张结婚之后,几乎没有消停过,大家伙儿在一旁看着,都对小张心疼!现在她表现出放手的意愿啦,席泠也回来了,大家都盼小张和席泠有情人终成眷属呢!”

    “别人怎么盼,我是管不着,但我能建议你不要做这种无聊的打算!”韩子禾嗤笑,“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人家张至泓和席婷结婚时,也是奔着长长久久的过下去的目的去的,这叫什么?这叫‘拿得起、放得下’!甭管从席泠角度上看,他有多无能没用,但是,从成家的男人角度看,这叫责任感!

    楚铮,你信不信,要是席婷改主意不想离婚了,张至泓拗不过她的话,肯定还会一颗心向着家庭走,你信不信?”

    “……”楚铮没话说了,因为按照他对张至泓的了解,他媳妇儿说的这话,他还真信!

    “所以说,还是老话说的好啊!疏不间亲!知道不知道?”韩子禾顶看不上他们这帮所谓的旁观者清的旁人了,“不管席婷耍什么手段,她现在都是张至泓法律上的合法妻子,在他们的婚姻真正结束之前,所有保媒拉纤的人,都应该给自己的道德观念充充值,哪怕张至泓和席泠是初恋,哪怕他们现在余情未了!”

    好么!←楚铮听得心里升起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儿。

    我媳妇儿real耿直啊!

    被自家媳妇儿批评了一顿的楚铮,考虑到自家媳妇儿刚生完孩子,正坐月子呢!便也不敢惹她生气,更不会跟她顶嘴争辩,只管顺着她的话说:“对!对!对!我媳妇儿说的都对!”

    本来还想再说点儿什么的韩子禾:“……”

    好吧,她这是话有点儿多了。

    抚额!

    也不知道是不是生孩子的缘故,每回坐月子,她都有点啰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知道对,就记心里去,别傻呵呵的跟人家一起凑热闹,那样显得你智商值不高!”韩子禾没好气儿的隔着电话翻他一眼,“还有,张至泓和席泠怎么选,那是人自己的事儿,陈铎是他正儿八经的队长,也都没说什么,你别跟着瞎参合,知道不”

    “保媒拉纤的人就是陈铎啊!”楚大队长卖的一手好队友。

    “……”韩子禾那边儿沉默片刻,便出现一声低喝,“楚铮,你们特战队是不是没什么任务,整天闲得无聊啊!”

    “……”被媳妇儿吼习惯的楚大队长,特别无辜的呆住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就是太忙了,才想着丰富队员们的情感生活来着。”

    “呵呵。”韩子禾撇撇嘴。

    楚铮一听“呵呵”俩字,登时赶紧表态:“当然啦,小张毕竟是老陈的队员,这事儿还得老陈管,我就一旁观群众而已。”

    听他这么说,韩子禾这才饶他,轻哼一声,不再跟他耳边儿叨咕三观的问题。

    “媳妇儿?”关于他媳妇儿没有回答的问题,楚铮还是心痒,很想知道席泠对张至泓的想法,毕竟一屋子人等他回话呢!

    “……”这合着,他不等到答案就问不停了,是吧?

    心里运着气,韩子禾到底没有冲楚铮发,大概是考虑到楚铮还任务在身的情况。

    所以,她到底还是告诉他自己所知道的:“听她那意思,应该是不会了,好像……她挺在意张至泓和席婷之间的关系的,除非……”

    “除非什么?”楚铮一开始,听他媳妇儿的话听得心一个劲儿往下落,听到后面,却是眼眸一亮,赶紧追问道。

    韩子禾当然听出他问话背后的意思,还不是对张至泓和席泠能不能在一起很关系?

    “当然是关心他有没有和席婷发生……嗯,就是,他们俩到底是不是事实上的夫妻关系?”韩子禾本来是想说“他们有没有发生关系的”,只不过考虑到楚大队长的承受力,便换了个相对不让自己尴尬的词儿。

    楚铮一听,心里就明白了——得!小张他没戏啊!

    “都是夫妻了,当初席婷紧追小张不舍,好容易成名正言顺的夫妻了,她能不主动么?咳咳!”这么谈及别人夫妻生活,一向没有这么做过的楚大队长有点儿不好意思。

    他不好意思,韩子禾却没有不好意思:“呵呵,那就没辙了!反正,听席泠的意思,只要他当过她事实上的妹夫,这事儿就没戏!”

    “那就不讲理了!”楚铮还提张志宏打抱
崛起军工txt下载
不平呢,“就算他们婚后没有那么接触过,可是,席婷算计张至泓那回,他们俩是实打实的有一出吧!”

    “所以啊,从那次之后,张至泓就已经让席泠判出局了!”韩子禾不明白楚铮有什么不理解的。

    “还真是啊!”楚铮让他媳妇儿一说,也从他自己给自己绕的乱线里抽出意识,想明白了。

    “那他……可能要失望了。”楚铮可惜的咂咂嘴,叹息,“俩人都是好人,心里都有对方啊!”

    韩子禾耸耸肩:“不是每对真心相爱的人,都能喜结连理,你让他看开点儿吧!毕竟,席泠从那次后对张至泓就生了心结……心结难解啊!不是谁都有勇气有意愿去把心结解开的。而且,在席泠心里‘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可小张着实冤!”楚铮替张至泓抱屈。

    韩子禾却不那么认为:“那只能说是他无能!就算当时他还不是特战队的正式成员,可是一个侦察连的连长职务总没跑儿吧?那么,请问,他的警惕性哪儿去了?那么轻易就让别人近身?可能吗?

    别拿他喝醉了这件事儿做挡箭牌,你以为我不知道呢!警惕性训练里,应该有对酒精在自己身体里的把握吧?”

    “别那么说,小张肯定没有那种心思!”楚铮不认为张至泓故意和席婷发生什么。

    “所以说他无能啊!”韩子禾认为这并不矛盾。

    “当初要不是席泠耍小性子闹分手,小张也不至于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楚铮认为张至泓让席婷算计的事儿,席泠也有很大责任。

    “对!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双方都有责任,但是!”韩子禾提醒楚铮道,“问题是,现在是张至泓想和席泠重归于好,而不是席泠追张至泓啊!”

    “……”还真是!←经媳妇儿这么一提醒,楚铮也有点儿头大。

    当然,这还不是最头大呢!

    最让他感到头大的是,他媳妇儿让这番谈话一提醒,反应过来:“诶?不对啊,楚铮!话说,你刚才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啊?啊?什么叫‘席泠耍小性子’啊!你这话,是不是说,只要军嫂们耍小性子,你们就可以胡来呢?”

    韩子禾越说眉头就皱得越紧:“我这人是挺有自知之明的,我也喜欢耍小性子,楚大队长?楚先生?楚铮!你是不是,也想出去来点儿什么‘刺激点儿的’?嗯!”

    “……”楚铮嘴角儿扯了扯,又抖了抖,心中一阵叹息——他媳妇儿这小脾气啊,这又上来啦!

    心里直叹气,楚大队长很想给自己俩嘴巴——叫你嘴欠!在自己媳妇儿面前分辨什么啊!明明是张至泓和席泠的事儿,他这个外人跟自己媳妇儿分辨什么呢?现在可好啦!把自己分辨进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楚铮很清楚他媳妇儿的脾气,不敢将他媳妇儿的问话糊弄回去,只能赶紧表忠心道:“那不能!我也没那想法儿不是!我这辈子最大兴趣,就是看我媳妇儿耍小性子呢!怎么看怎么带劲儿啊!”

    “呵呵。”虽然知道楚铮这话里的水分,韩子禾却也笑纳了——毕竟,是人都喜欢好听的,不是?

    “媳妇儿?”楚大队长心里有点儿忐忑,也不知道自己这话过不过关。

    韩子禾这回倒是挺好说话的,小手儿挥一挥,算他合格了。

    “那……媳妇儿,小张?”

    楚铮还要再问,就听他媳妇儿哼笑:“楚大队长,你怎么就这么关心人家?小张是你弟弟还是你儿子?你就这么不停地关心人家?”

    嘿!虽然这话是笑着说的,听起来好像打趣一样,但是楚铮就是知道,他媳妇儿不太高兴了。

    本来么!一整天没见人影儿,好容易接到一通电话,还是关心他战友的,话题跑来跑去,都围着张至泓和席泠转呢,他媳妇儿能高兴才怪呢!

    “媳妇儿,不生气啊!那不是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么!要不是我答应替他问问,老陈几个也不可能给我清闲时间,让我和你通话啊!”楚铮大队长灵机一动,赶紧发挥自己胡扯的本事,“虽然暂时不能见面儿,但是,只要听到媳妇儿你的声音,我也如沐春风!一解我相思之渴啊!”

    楚铮一本正经跟那儿胡说八道,韩子禾听得脸都替他红了:“你酸不酸啊!”

    她早就过了那种对情话脸红悸动的时候了,现在不说对情话免疫,也不至于楚铮一开口,她就颤抖。

    “酸!当然酸!”楚铮捂着腮帮子,道,“可是只有这种情意的酸,才能解我对我媳妇儿思念之渴!”

    “……”韩子禾这会儿,真产生一种对楚铮脸皮厚度的仰视感来。

    很想呸他一口!

    楚铮猜也能猜出他媳妇儿在电话那端的小表情了,肯定精彩啊!

    “好吧!好吧!在下已经佩服到五体投地了!”韩子禾语气里怎么听都透着“好吧,你赢了!”的意思。

    韩子禾这会儿是不想和这个厚脸皮的男人说话了,和他说的越多,他那得瑟的德行就越在她眼前刷存在感,她真的懒得理会他了,有这会儿工夫,抱抱闺女,逗逗儿子,不好么?

    “媳妇儿……”楚铮欲言又止。

    韩子禾心里叹一声“真是败给你了!”:“席泠过来也没说太多,但是听她的意思,要是她转一圈儿之后回来,张至泓还愿意等她,她也不是不能退一步,但是,那得看缘分!”

    “啥意思?”楚铮揉揉耳朵,问,“她这转一圈儿,可不是几天吧?”

    “那谁知道呢!”韩子禾一摊手,“也许是几个、十几个任务吧!反正,听她话里话外那意思,是打算在国安那里干到精力不够了。”

    楚铮听得嘴角儿直抽抽——她要是像他亲妈那样,做到白发苍苍,是不是张至泓也一定要孤身到老呢?

    “那也得看张至泓自己意愿不是?”韩子禾显然也和楚铮想到一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