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月老志 > 第1062章 婚礼

第1062章 婚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姐,你说奇不奇怪。御三郎居然要让鬼族公主和那个水伯成亲,这个鬼族公主真是好大的魅力,这样的要求都能让御三郎答应。”

    祝英秀还以为成亲之事肯定是鬼族公主提出来的,任谁也想不到这是御三郎自己的主意。

    祝英姿也觉得奇怪,“御三郎既然不想为难他们,放他们走也就是了,何必帮他们成亲呢?”

    事出反常必为妖,御三郎的计划看似天衣无缝,祝英姿旁观者清,还是能发现一些疑点的。

    祝英秀笑道:“可能御三郎害怕水伯真的放水淹了三声洞,毕竟还是自己的老巢要紧。”

    御秦听得眉头大皱,不愿让祝英秀小瞧了自家叔叔,插口道:“我三叔神通广大,岂会惧一个小小水伯,不过水伯是乌江神之子,炎方神官,牵连甚广,却也不好得罪。我想这可能是他的缓兵之计吧。”

    祝英秀撇撇嘴道:“若是缓兵之计,何不多准备一些时日,急着要今晚成婚,我看不像。”

    这时,老胡推门进来,哈着腰笑道:“两位小姐都在,小侯爷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昨晚必是没睡好吧。”

    御秦招手道:“老胡叔,你来得正好。听说三叔要给鬼族公主和水伯举办婚礼,这事可是真的?”

    “我正是为了此事而来。”

    老胡袖着手笑道:“洞里都是些粗笨的女妖,公主不愿接近。能不能请两位小姐过去帮帮忙,给公主梳妆打扮一下。”

    祝英秀拍手笑道:“好啊,我正想见一见这位鬼族公主呢?”

    祝英姿看了御秦一眼,显然不放心离开。

    御秦心知其意,“老胡叔,你帮我弄两把长枪来,我当拐杖使使,总是躺在床上我都要发霉了。三叔也说让我多活动活动会好一些。”

    “看我都忙糊涂了。”

    老胡一拍脑门,点头道:“我这就给你做把拐杖。另外,刚才碰见虞姑娘,跟她说了一下,她也答应了。”

    祝英秀抿嘴笑道:“放心吧,我们一定把新娘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那可多谢两位小姐了。”

    老胡乐呵呵的告辞离开,御秦见祝英姿还有些犹豫,拍着她的手背笑道:“你和英秀放心去吧,在自己家里我能有什么事,呆会儿老胡叔拿来拐杖,我就去寻你。”

    祝英姿微一点头,祝焱被抓,御秦又断了双腿,这几天她着实有些心力憔悴。

    姐妹两个出了石室,祝英姿扯住祝英秀的衣袖,走到石柱后面,“你昨晚下山去了?”

    祝英姿心思缜密,昨晚祝英秀回来神情慌张,若非她半夜下山,怎么会撞见鬼族太子和水伯,差点成了人质。

    “姐,我……”

    祝英秀张了张嘴,抵不过祝英姿严厉的目光,只好低头默认。

    祝英姿抓着妹妹的玉手,轻柔一叹,“我知道你挂念爹的安危,但你现在的模样去了也是送死,爹他生死未卜,你姐夫又……,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

    “姐——”

    祝英秀听姐姐说得动情,不由眼圈微红,伏到祝英姿肩上,泪水打湿了她的衣裳。

    “东城抓爹是为了刑天头颅,拿不到这件东西,爹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

    祝英姿年长数岁,要比祝英秀冷静得多。

    “刑天头颅?”

    提起此物祝英秀心头一动,回忆道:“我记得爹此次回来身上有一个包裹,我问过爹,他说是朋友送的灵石,我看他的样子好像没说实话。姐夫应该知道。”

    祝英姿摇头道:“御秦也跟我提过这个包裹,他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我在船舱里都找遍了,没有这个包裹。我想爹肯定是藏起来了。”

    祝英秀惊道:“难道这个包裹里面真的是刑天头颅?”

    “刑天是帝俊最为忌惮的神尊,帝俊害怕刑天复生,将他的头颅封印在常羊山,邢氏族人是否能解开封印,将头颅盗出都很成问题。邢严如若真的盗出了刑天头颅,又为何要将此等神物埋进坟墓呢?”

    祝英姿条分缕析,说得祝英秀连连点头,自叹弗如。

    “这件事疑点重重,爹未曾和我们提起,可能也是担心我们受到牵连。现在无从揣测,不过那个包裹应该是件要紧的物事,就是不知爹把它藏到什么地方了。”

    “除了船上还能有什么地方,会不会在打斗的时候被东城的人搜走了。”

    祝英秀想到当时场面混乱,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应该不会。”

    祝英姿缓缓摇头,“我想东城的人只知道爹去过穷山城,未必知道他带回了什么东西。所以他们只是抓爹,并没向他讨要什么东西。若是刑天头颅在爹身上,东城八成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难道……”

    祝英秀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祝英姿也恰巧想到了这里,两女目光相对,会心一笑。

    祝英秀压低声音道:“爹八成是把那个包裹投进江里了。”

    “很有可能。”

    祝英姿轻轻点头,“救爹的事我来想方法,你安心养伤,千万不要再鲁莽行事了。”

    “知道了,谢谢姐。”

    祝英秀顽皮心起,探手在祝英姿臀丘上捏了一记。

    祝英姿娥眉微蹙,拍掉祝英秀的手掌,笑骂道:“臭丫头,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祝英姿偶一回首,忽然发觉虞妩站在不远处,不由面颊羞红。

    虞妩一大早便去探望虞清,顺便和明钦说了会儿话,从石洞出来,就看到祝家姐妹躲在石柱后面的通道说话,模样甚是亲昵。

    尤其祝英秀在祝英姿臀瓣拧了一下,更让她目瞪口呆。

    看到祝英姿回头望来,虞妩俏脸微红,忙叫道:“英姿姐,英秀姐,你们聊什么呢?”

    祝英秀迎了上去,打量着虞妩道:“妩儿你起得挺早呀,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虞妩眸光流转,倩然笑道:“老胡叔让我帮鬼族公主梳妆,我正要找你们呢?”

    祝英秀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我和姐姐也在
韩娱之kpopstarsodu
议论此事,刚才到房中找你,却不见你的踪影。我还以为你自己过去了呢?”

    祝英秀见虞妩离虞清和明钦的门口不远,心知她刚从两人石室出来,定然不在自己房间,是以才敢这样睁眼说瞎话。

    虞妩素口微张,未料到祝家姐妹去房间找过她,声如蚊蚋的道:“我方才看爷爷去了。”

    祝英姿缓步上前揽住虞妩的香肩,好笑地白了祝英秀一眼,“好了,咱们过去吧,别误了人家的终身大事。”

    祝英秀却不打算放过虞妩,“妩儿,你和那个墨羽关系不错嘛,深更半夜还能打发他下山寻我。”

    虞妩柔唇微翘,心头有几分甜蜜,“他也是关心你的安危嘛,你下山之后,我自然去找爷爷商议咯,墨羽是墨家子弟,任侠尚义,总不能看着你白白送死。”

    祝英秀轻哼了一声,不甚服气道:“我是去救人,可不是白白送死,说了你也不懂。”

    虞妩也不争辩,注意转到祝英姿身上,好奇道:“英姿姐,你的宝宝还有多久出生呀。听说你们神族血裔生孩子要很长时间呢?”

    “是会长一些,也不会太久。”

    祝英姿心头暗叹,这个孩子能否平安生下还是未知之数,若是化解不了阳火之毒,孩子很可能会胎死腹中。

    三女原属世交,关系甚好,虞妩灵秀柔媚,本就惹人怜惜,祝家姐妹又是阳质阴体,更喜欢和女子相处。

    祝英秀深知自己的禀性,素来厌恶男子。御秦有风神血统,和火神阴阳相异,又是祝英姿的夫婿,祝英秀对他还不甚反感。

    邢威是刑天之后,同属阳神,便让她难以忍受。人与人能否谐和相处,跟气质禀赋有很大的关系。有的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会好一些,有的接触越多反而更增彼此的苦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遇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一点距离。奈何有些关系又不允许保持距离,譬如婆媳之间,是以往往成为普遍性的难题。

    神族的血脉神力多是从气质禀赋中来,天地风雷、惊涛骇浪,都是阴阳两气相激相荡的结果。

    世间物类禀受阴阳两气,越是有所偏至,气质性格就越鲜明。

    好处是气质禀赋偏至的人往往有突出的才干,坏处是曲高和寡,人所难近。

    神族的神力缘于血脉,同时血脉中的偏至之气又决定他们的气质禀赋异于常人,更加难以相处。

    当然祝家姐妹虽是火神祝融之后,已不知过了几世几年,血脉中的偏至之气已经弱化了许多。

    不过水火二物在八卦中也是至为精纯的,很多神裔数传之后血脉已经和常人无异,或者潜藏极深,非有特殊际遇不能觉醒。

    相比之下,祝家姐妹的情况还要好一些。两女皆是火英之体,甚为精纯,两女名字中的‘英’字指的就是火英之体。

    不过精纯的血脉也给她们带来很多困扰,注定她们不能像常人一样生活。

    让祝英秀感到奇怪的是,她对明钦竟然没有特别的恶感。前次还一起约他回飞鹰峡救祝焱,虽说是为了祝焱的安危着想,内心的感觉总不会有假。

    “难道这个墨羽是阴质阳体不成?”

    有阳质阴体,自然也有阴质阳体,两者质性相反。祝英姿曾说过化解阳火的方法,和血脉质性相反的人结合便是一个办法,但是这样的人不易找寻,结合之后虽能化解血脉的弊病,过犹不及,也可能损伤血脉的神力。

    祝英秀突然冒出这个想法,自己也吓了一跳,琢磨着想个法子查证一下。她却不知明钦修炼两仪气,是阴阳中和之体,堪称是化解血脉之毒的一剂良药。

    三女边走边聊,来到鬼族公主门外,外面的护卫并未撤去,他们倒也认得祝英姿是御秦的妻子。

    “见过少夫人。”

    祝英姿颔首道:“我们是来给公主梳妆的,把门打开。”

    门上的铜锁向来只有御三郎本人才能打开,不过今天御三郎做足姿态,在前洞陪着桀骏和水伯饮酒,铜锁只是虚扣,并没有锁死。

    一个护卫取下铜锁,推开房门,三女鱼贯而入,只见大红的嫁衣已经备好,阿缟坐在床边,犹如惊弓之鸟,看到三女进门,不觉站了起来。

    “你们是……”

    三女也在打量着阿缟,平心而论,四女都是千里挑一的美人,祝英姿清丽娴雅,祝英秀体段风+流,虞妩柔媚多姿,阿缟则清新脱俗,仿若空谷幽兰,不求闻知。

    “我叫祝英姿,这是我妹妹英秀,这是妩儿,我们是来帮你梳妆打扮的。”

    祝英姿见阿缟娇弱堪怜,和虞妩年纪差不多,她没有见过水伯,也不知两人是否般配。想来总该比御三郎强一些吧。

    “多谢你们了。”

    阿缟见三女模样标致,不像坏人,倒也从善如流,任由她们摆布。

    祝英秀不喜欢侍候人,她又断了一臂,诸多不便,不过阿缟的美貌不在虞妩之下,祝英秀旧病复发,忍不住想占点手足便宜。

    老胡准备了一大包胭脂水粉,这些东西都是御三郎给自己准备的,他早就想和阿缟成亲,苦无机会,现在借着水伯的东风,连哄带骗,实指望得遂心愿,一举将阿缟拿下。

    祝英秀摆弄着画笔笑道:“姐,咱们是不是也打扮一下,免得让人家比成丑八怪了。”

    阿缟天生丽质,略施脂粉之后更是神仪妩+媚,艳若桃李,看得人怦然心动。

    “公主今晚是新娘子,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要肯听我的话,怎么不早点和邢威完婚。”

    祝英姿帮阿缟挑选首饰,又叫虞妩去拿嫁衣,嘴里不忘数落祝英秀的不是。

    祝英秀嗤笑道:“别提那家伙。他只是惦记咱们家那点家底罢了。你看他得了金子之后,急不可待的样子。”

    “我看你呀是对他有偏见。”

    祝英姿摇了摇头,御三郎在阿缟身上可真是下了大功夫,珠宝首饰有好几盒,钗钏佩环金玉杂陈,挑的人眼花缭乱。

    “公主,你喜欢哪件?”

    祝英姿也不好帮阿缟做主,但阿缟平素并不佩戴这些东西,态度甚是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