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刺杀全世界 > 0912难缠的教皇

0912难缠的教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OK!我绝不会让任何一个穿黑袍的家伙,随便出现在你们50米之内”早已经黑入教廷监控系统的猿人,对这点还是很自信的。

    首先跟猿人那边确定完情况,接着精灵她就朝候锐微微一点头,而候锐他接下来也移动脚步,远离游览的人群之后,站在一块精美绝伦的宗教壁画前,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稳了稳神儿、直接拨打了教皇的电话号码。

    “嘟嘟……,喂?”几秒钟风音后,手机中终于传来了声音,于是候锐的眼神也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教皇大人你好。”教皇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的苍老,几乎给人一种行将就木的感觉,不过候锐没时间多想,立刻就打了个招呼。

    “你是谁?”

    “我叫做野狗,咱们应该没有见过。”

    “野狗?这个名字我从未听过。”

    “也许大人听说过我另外一个名字,因为在不久之前,他们还管我叫影虎,我是小小帮的一员!”话说到这里,候锐就已经开始对教皇施压了。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终于是停顿了一下子,接着教皇这才慢悠悠的反问了一句,表现上无懈可击、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候锐小小帮那句话的影响。

    “教皇大人,我现在人就在圣彼得大教堂的左侧回廊里面,能不能请大人跟我见一面?聊10分钟?”

    “……那你先给我一个足够能说服我的理由吧,我为什么要去跟你见面,有话你完全可以在电话里面说。”

    “教皇大人真爱开玩笑,这么重要的事情,在电话里面说,第一不过谨慎、第二不也是太不尊重大人您了吗?”

    “……可你没事没说,找我具体有什么事情。”

    “其实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小小帮需要大人您的配合。”

    “我很忙!没时间去配合你的小任务。”

    “大人,请重新考虑一下,我是以小小帮首领的名义向你发出请求,周六会是组织的心腹大患,任何能打击周六会的行动,在组织当中都是优先项,那马在这样的前提下,大人你真的要拒绝我吗?”

    道理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可其实候锐这根本就是在威胁教皇,如果教皇他在周六会与小小帮这样的大是大非上立场含糊,那么也等于是给了候锐一个把柄,一个借题发挥的机会,所以在沉默几秒钟之后,教皇那苍老的声音终于再次响了起来:“那好吧,今天晚上12点,在十五街的王冠咖啡馆等我吧!”

    “教皇大人,这件事很着急,能不能把见面的时间提前一点?比方说我现在就在大教堂里面。”绝不能让教皇他彻彻底底的掌握这件事的主动权,于是候锐就重新提出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野狗大人,你突然间跑来,难道是认为我的时间就很悠闲,随时都能与你见面吗?我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书记官,但却已经在这座教堂工作了几十年,出出入入几乎所有人都认识我,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想跟我在教堂中见面?真是幼稚到可笑!”

    “教皇大人,我……”

    “时间地点我已经说过了,如果你不同意,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不再是我拒绝跟你见面了。”教皇他在电话中冷冷的说道,迅速而有力的反将了候锐一军。

    候锐当然也明白,对于教皇这样的老牌骑士,在组织中的人脉资源远远超过自己,所以在没有确定他的反叛罪名之前,自己也不能太过逼迫他,所以稍一思考就干脆的答应了下来:“那好吧,一切按教皇大人说的去办,咱们晚上再见。”

    两人的通话就此结束,随后候锐收起手机就在宏伟的大教堂中转了一圈,在一个小时之后,随着游览的人群又离开了哪里,等到候锐他和精灵站在大教堂跟前的广场上面时,联络器中的猿人就开始了汇报:

    “领导,在你们通话结束之后,教皇老头就跟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工作,过了大约10分钟,他这才打了一个电话,通话时间不超过2分钟。”

    “知道那通电话是打给谁,说了些什么内容吗?”候锐不动声色的问,一边还能一脸平静的用手中的面包碎屑去喂广场上的鸽子。

    “嘿嘿嘿,多亏了咱们的全面监控,教皇老头把电话打给了自己的手下,也就是擅长制作炸弹的哪一位,至于他们具体谈话的内容,这个因为信号干扰的原因就无法得知了。”
灵玉田缘:调教忠犬夫君吧


    “行了,知道这些就不错了,猿人你去联络管狐,叫他准备一些探测爆炸物的设备在晚上用,不能让教皇阴了咱们。”

    “明白!”

    在结束和猿人的通话之后,候锐还是感觉不够稳妥,于是先后又给蜜獾与车长发去了联络,对晚上的事情,进行了一番极其周密的安排。

    当候锐他蹲在一群广场鸽中间,对小小帮骨干们发出一条一条的指令时,脸上戴着一副墨镜、遮去自己醒目的异色瞳孔后,安静的站在3米之外,慵懒的靠在一根广场立柱上面,精灵其实一直在充当岗哨的角色,时刻注意着走近候锐身边的每一个人,一只手就在的风衣口袋中紧握着格洛克手枪。

    15分钟之后,安排好一切细节的候锐终于站了起来,他转身朝着精灵微微一笑后,还伸出了自己的一支手。

    而报以灿烂的微笑之后,移步的精灵也马上伸出手去,接下来手牵手的两人就一起离开了大教堂前的广场。

    距离和教皇约定的时间还有大半天,所以候锐他们两个就干脆在罗马市区中悠闲的转悠了起来,兴致来了,候锐他还拉着精灵,把电影《罗马假日》中的场景都给重走了一遍,尽管精灵感觉候锐的这个举动很孩子气,但最后也难得放下谨慎的做派、跟随候锐畅快的游玩了一番。

    等到了晚餐时间,候锐他就拉着精灵来到了著名的埃尔托拉西餐厅,花了整整500欧元的小费之后,这才贿赂餐厅经理、艰难的搞到了一张桌子,随即点了埃尔托拉最富盛名的意大利式炒饭与巴旦杏仁比目鱼,边吃边聊了一个半小时。

    俩人同为组织成员出身,大家都很清楚那个约定俗成的惯例,也就是绝对不会问对方的私人问题,特别是加入组织前的事情,因为能在组织中生存下来的,谁不是拥有一颗千疮百孔的黑暗之心,埋葬了一堆的秘密和许多不堪回首的记忆,真要是好像普通人那样打听个不停,说不定就会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所以在餐桌上,候锐他每一个话题都故意挑选和时尚有关的内容,什么衣服、包包、鞋子和首饰,总之都是和精灵之前的模特工作有所联系的东西,这样就不愁大家没有共同话题了。

    聪明过人的精灵,当然也早意识到了候锐的苦心,所以这顿饭的气氛是相当的融洽、愉快,可惜等到快乐的时光结束,候锐他和精灵走出餐厅时,精灵默默去取他们开来的那辆汽车,而候锐却自己一个人沿着街道往前溜达。

    晚上九点多钟,在罗马市区的繁华街道上,还是能够看到不少行人的,不过等候锐他走出大约300米之后,身体就突然间一窜、动作流畅的跳上了一辆恰巧驶过身边的面包车,很快就从几个路人惊讶的视线中消失不见了。

    “领导,那家店的菜品味道还不错吧,听说意大利首相都很喜欢溜来尝一尝。”再把候锐拉进车厢,随手关上车门之后,猿人就故意逗了候锐一句。

    “你正经一点,解决了教皇的事情,我弄头牛回来让你吃到吐!”候锐狠狠的瞪了一眼没整形的猿人。

    “呵呵……,嘿嘿……”车厢中的众人一听,都低声的笑了起来,刚才紧张的气氛是一扫而空。

    “笑什么笑,你们这些家伙!领导,东西都准备好了,蜜獾的手下也全部就位了。”恼羞成怒的猿人冲身前身后夸张了晃了晃拳头,接着就恢复了正经八百的表情,开始向候锐汇报起情况来。

    “教皇出来了吗?”一屁股坐到面包车中间的座位上,候锐他一边接过拉克丝递过来的一包装备,一边表情凝重的反问。

    “教皇本人还没离开大教堂,不过他的那个手下已经先进入咖啡馆的后门了,手上还拎着一个大背包。”猿人有所指的报告说。

    “管狐,叫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候锐冷冷一笑,立刻就把头扭向了管狐那边,在野狗的小队中,工程师出身的管狐是对着这些仪器设备最熟悉的人,相关的事情当然是交给他来进行。

    而坐在面包车副驾驶位置上的管狐,马上也是一扭头,对着候锐恭敬的回答:“大人,信号压制装置和便携式的爆炸物检测仪都准备好了,统统装在这个公文包里面,有了它们就能杜绝无线引爆的炸弹威胁了,不过万一对方采用了线导和触爆的方式,大人你就要先找到炸弹的具体位置,我才能另想办法、随机应变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