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仙途遗祸 > 1178 媚骨盖兵魂

1178 媚骨盖兵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为什么她会完全免疫?

    应该是因为,那黑色和林冬重的那张罗帕有关吧!虽然罗帕的那一丝力量,不应该有那么大威力。但明显,林冬重自身也是有些隐秘,有些问题的。

    若都是组织的实验体,那就不好说了。

    第一次遇到类似的罗帕时,别说那罗帕的力量要强得多,她当时也没有其他混沌灵木幼苗的材料,自身的力量也弱得很。所以就算破局,也是拼尽全力。

    现在……那种力量不敢主动来招惹她,也是有道理的……

    水馨正低着头想原因呢。

    宁朔抛出来的话,就将她直接震懵。

    “啥?”

    “他们是私奔出来的。所以身份证明、路引之类都必然齐全。虽然水馨你是剑修,但小白可以凭借契约帮你改变容貌。”宁朔认真的说,“虽然她力量上不行,但短时间内,还是安全最重要吧!”

    他倒是也并不避讳周永墨。

    因为他之前就察觉到了,在发现了水馨的身份而不知道他身份的时候,周永墨分明是对他动了杀心的!

    明明之前还一路不肯抛下他这样的累赘。

    这足以说明周永墨的立场了。

    而一个剑心中后期剑修的立场,可不是什么能随意改变的东西。

    水馨这下回过味来了,宁朔这家伙肯定是能救没有救啊!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如果不是说拿了一个如意,她其实也没在意这两人的生死。就算拿了如意,要说太尽心尽力也绝算不上。

    然后,这还有另一个问题。

    “你是让我伪装林冬连?”

    宁朔点点头,“不过,我们还是先换个地方比较好。然后,你现在这样的气质,多半也是不行的。”

    周永墨在一边看着,微微而笑。

    没有料到如此巧合,不过,这感觉并不坏。鉴于水馨在定海城事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周永墨和张济温若愚等人的感觉是一样的——他们应该有所回报。

    善有所报,才是治世的长久之道。

    宁朔说要换个地方,周永墨就点点头,“我带你们离开。”

    这边的战斗,肯定已经引起了周边人的注意。

    筑基期的修士是肯定不敢来看的,甚至不见得敢随意说出去。等到消息传递到知府身上,肯定已经经过了一定时间。不过,肯定是不要冒险得好。

    水馨和宁朔两人此时的修为,飞自然是能飞,却很难掩饰行迹,保不定就会引得有心人来看。而他带着的话,就算是有人看见,也是不敢跟来的。

    说话间,周永墨的脚下已经出现了一道冰蓝色的剑光。并非他的本命灵剑,而是纯粹的剑元成形。剑身宽大,足以站下两个人了。至于尸体,完全可以收进储物袋。

    水馨瞅了两眼。

    她现在也能做到这个地步,却绝不可能像周永墨那样举重若轻。

    &

    周永墨这次低调得多。没有从高空无障碍的高度飞驰而过,而是迅速却隐蔽的在山林间穿行。

    往狭山府的方向,高山密林很多,周永墨要维持隐秘,飞得并不算很快。小白则自己飞着,跟在后面。

    水馨就想起一件事来,“你们是怎么凑到一起的?还有那个君妙容……而且,就算是被抛到天脊去,不也早就该回到定海城了吗?”

    宁朔还没回答。

    周永墨已经在前方笑道,“第一个问题,我觉得这是因为林姑娘你的缘故。”

    “……因为我?”

    “你让墨鸦买了两件影响神识的法宝。”宁朔说。

    水馨点头。

    “后来那两件法宝,一件给了奉沧澜,一件给了张知府。”周永墨接口。

    水馨继续点头。

    “那时候你是以原样出现的,所以你的动作不止我看见了,君妙容也是知道的。”宁朔道,“所以我也挑了一件影响神识的法宝,君妙容也是——虽然她用不了。”

    水馨汗。

    “但你好像没用啊!”水馨还是记得宁朔在血殿中的行动的。

    “我拿的是一柄匕首,很小很轻,插在腰带上了。”宁朔道,“想也知道应该是对血修比较有用,我当然不会随意使用。”

    “……但不妨碍你拿是么?”

    水馨让墨鸦选择稀少的影响神识的法宝,自然是有道理的。

    当然,比起道理,更多的是直觉。

    但不管怎么说,影响神识的法宝,确实是对那些血修的影响比普通的“炼血、燃血”之类的法宝大。

    水馨早已经仔细的回想过当时的整场战斗。

    当时没有记住的细节,其实早就镌刻在了她的记忆中,稍稍翻找,就能回想起来——奉沧澜能够在一群金丹的混战下安然活到最后,和那柄剑颇有关系。

    而张济么……嗯,貌似攻击那面墨鸦留下来的盾牌的,确实比较少。

    “对啊,所以君妙容也找了一件她能拿得起来的。”宁朔道,“结果,你和林枫言两人消失后……”

    咦?

    不是一次的吗?

    水馨立刻就竖起了耳朵。

    “血殿开始崩塌,张知府立刻就将法宝扔了。”宁朔道。

    周永墨站在剑柄处,再次接口,“而我呢?我问奉沧澜将那柄剑要了过来。”

    血殿开始崩塌,就以为原本的“小世界”开始回归大世界。张济经历得多,立刻就将祸源脱手。但奉沧澜却没有这个意识。

    他毕竟用那柄剑战斗了相当长的时间。

    周永墨却是担心,他继续拿着那柄剑,会引发浮月界天道的反应。但是,他拿到手就不一样了。

    天道论的是行为。

    天道改变后,受到天罚的也只是修士和形成了器灵的法宝。没有器灵的法宝,哪怕也被拿来做过炼魂之类的事情,也不会受到影响。

    周永墨觉得奉沧澜拿着那柄剑会有危险,却不觉得自己拿着,会有危险。

    刚好这样特殊的法宝,还能拿来研究一下。

    于是,就在血殿崩塌的短短时间里,张济扔了祸源,周永墨却将那柄可以斩断神识的法宝,拿到了手上。

    “如果说我们三人有什么共通的特殊之处,那就只有这个了。”宁朔道,“你能说这和你没关系吗?”

    水馨无言以对。

    “至于我
超级作品位面小说5200
们为什么凑到一起,自然是因为,我们都被甩到了同一个阵法里。”宁朔继续说道。

    “后来看看,是在边海城和狭山府之间。就是之前那家伙,用一个灵眼布置出来的阵法。”

    宁朔并不知道,绝大部分的人应该都是直接被放置在了无定海域的附近。看到水馨,还当是被到处乱扔的呢。是以,倒没觉得被扔得太远。

    水馨打断了他,“一个灵眼?”

    “一个被移植的灵眼。”宁朔补充。

    “灵眼居然可以移植啊?”

    “古时候就算是灵脉也是可以移植的……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巧,那家伙用灵眼布置了一个大型阵法,培养周边的野兽向灵兽转变,并且吸收它们的神魂。”

    “吸收神魂?”

    “兽魂灵器。”

    “哦……”水馨懂了。只不过,一般的兽魂灵器,只需要转移一个兽魂。而那个修士,是以战画之类的法宝,吸纳多个兽魂?

    “所以你们被困了几天?”

    宁朔点了点头,“也是周前辈护着我们,多周旋了几日。”

    “但是,狭山府到这里的话,中间有好几个地方可以停才对啊!”

    “你不觉得他追得太远了吗?”宁朔反问。

    水馨顿时一怔,随即默然。

    那修士以灵眼布阵,明明是儒修,却用灵气修炼,甚至……是将原本的正统修炼方式和儒修融合?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个文胆儒修能做得出来的!

    “说起监控修仙界,因为无定海域的缘故,政事堂的目光,一般都放在定海城。”周永墨再次接口,“虽然这本来也没什么错,但如此一来,有人就难免有人将目光放到别的地方了。”

    “不是听说,那些白莲儒修本来就在定海城透露过自己的目标吗?”

    宁朔提起另一件事,“那样的行动,固然透露有儒修在谋求转变的事实,但是不是也会给人另一种感觉?”

    水馨点点头,若有所思,“让人觉得,那样的力量还不成气候。”

    “事实上怎么样可不好说。”宁朔撇嘴。

    水馨已经完全明白了。

    为什么周永墨路上不停。

    因为,他怕停下,会被人围攻!

    如果没有路上这件事,很有可能,他会直接飞到曲城去。

    将宁朔这些天的经历说了一遍,离之前事发的地方也就远了。周永墨停下来,先放下了两人,随即笑道,“温若愚他们给你们的东西,我可做不来。”

    “用不着。”宁朔摆摆手,“我也做不来啊!”

    “……你们身上肯定是有变幻容貌的东西。”周永墨这下奇怪了,“但是,修为怎么办?让她将剑心的修为压制成凡人,也是困难吧。”

    林冬连只是个凡人。

    连修仙资质都没有的。

    将剑元的质量伪装成引剑,哪怕没有血脉伪装,周永墨觉得也是可以试下的。但就算有血脉伪装,伪装成凡人也太难。更别说还没法制作林冬连的血脉伪装了。

    “关于这个……”宁朔看看水馨,“确实只能你想办法了。”

    水馨大惊,“原来要我想办法?”

    “是啊。”

    “这么说来你之前也拿不准我到底能不能装?”

    “我只是觉得那是个好主意。”宁朔无辜的道。

    也就是说,在不确定能不能执行的时候,这人就看着林冬连去死了。水馨算是对他的下限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但不得不说,水馨相信,换做是墨鸦……墨鸦的做法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装成凡人的话,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啊!”

    宁朔默默的看着她。

    水馨埋头想起办法来。

    “……我大概可以试一试。但是,小白呢?”

    “你可以和小白沟通下,它应该能改变自己和你的容貌。说起来,林冬连那只灵宠的契约,和你们的契约很相似。这也是我觉得是个好主意的原因之一。”

    是的,没错。

    哪怕那时候,他们几乎刚来就被卷进了那修士的法宝之中,宁朔依然注意到了蕴雪的存在!

    水馨都要佩服他的机敏了。

    这种时时刻刻注意细节把握局势的本事,她自愧不如。

    水馨和小白沟通了一下。

    说起来,云渺真君的面具只要赋予了权限,改动起来确实不难。水馨取下血脉伪装,宁朔勾勒出了林冬连的模样。在小白的帮助下,水馨果然很快就变成了林冬连的模样。

    而小白呢?

    它变成蕴雪就更简单了。毕竟,蕴雪还更接近它原本的模样。

    蕴雪能够和林冬连缔结契约,主要是因为它是被驯养的。契约之力几乎微不可见,比水馨小白原本的契约还弱一些。倒是不用装什么——小白自小被收养,也没有半点妖兽的野性。

    那么,果然就是水馨自己的问题。

    水馨的脸上抽了抽,“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这下,连周永墨都好奇的看着她了。

    水馨想了想,闭上了眼睛。

    在她的识海中,青鸾叼着剑心,将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收起翅膀沉睡起来。凤栖木摇了摇了枝叶,和锻剑台上混沌灵木幼苗的虚影渐渐重合起来。甚至,凤栖木的枝叶,也向着水馨的经络裹了过去。

    放在周永墨和宁朔的眼中——

    属于剑修的气息,慢慢的弱了下去。

    但也并没有就此湮灭于无形。只能说是落到了极为微弱的程度。然后,那剩下的锋锐感,就被另外一种气息覆盖了。

    这种气息……

    当水馨重新睁开眼,哪怕只是顶着林冬连那比较“大众美貌”的脸……

    宁朔倒退了两步,仿佛直接受了惊,直接撞在了后面的树上。

    周永墨虽然反应好些,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惊诧的表情。

    “这是我唯一的办法了。撇开使用隐之剑意的选择,否则……”水馨一脸无辜,“只能这样,用媚骨遮掩兵魂。至少感应不到修为了吧?”

    还有这种操作!

    宁朔望天,目瞪口呆。

    ——讲道理,她的原貌比现在要漂亮太多了。那样的美貌,让人惊艳也让人难以忘怀。但是,真的,真的,没有现在这种……哪怕穿着朴素,摆出无辜的表情,也撩人至极的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