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艾泽拉斯霍格传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巧合什么的从来不存在!

第五百四十一章 巧合什么的从来不存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石步一直都非常低调,但这也是他最大的问题,要不是他别有所图,又怎么可能会如此低调,要知道他留在青龙寺里已经十几年了,现在在青龙寺之中他的威望仅次于我!”刘·焰心非常确定的说道,在她看来石步实在是低调得有些过分了,这恰好说明石步所图甚大。

    事实上据刘·焰心所知,在此刻的青龙寺之中,许多年轻的武僧在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时的第一反应,都是去请教游学者石步,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武僧们的心中,石步的威望甚至已经超出了身为玉珑祭司的刘·焰心。

    以往的刘·焰心从未在意过这件事情,谁又会对一位生性低调而足智多谋的智者心生警惕呢?特别是他看来还如此和善、无害的情况下。

    然而此时的刘·焰心却只剩下警惕,游学者把“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给发挥到极致:他们看似毫无武力,但却总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他们看似人员稀少,但整个潘达利亚都能找到他们的盟友。

    虽然刘·焰心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但心灵链接却把她的担忧全都展现在霍格的面前,霍格于是点了点头,在心中答道:“我明白了,但你打算如何对付这位游学者呢?我想我必须提醒你,你真正的敌人是其他几位至尊天神,因此在对付这位可能是内奸的游学者时,最好低调一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您说得对,我确实有考虑不周的地方,要是石步真的是其他至尊天神安插在青龙寺之中的奸细,那动了石步,就等于告诉其他至尊天神我们已经发现它们的阴谋……”刘·焰心的声音过了几秒,才充满迟疑地在心灵链接之中响起,霍格的提醒可谓“恰到好处”,刘·焰心的思维肉眼可见的开始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刘·焰心的混乱只持续了短短数秒,她飞快地想到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那就是请教霍格:“大人,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霍格铺垫了许久就是为了这一刻,它于是毫不犹豫地在心中说道:“那就只能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悄悄拿下这位游学者了!他的实力如何?平时喜欢待在哪儿?与什么人关系密切?”

    刘·焰心先是被霍格杀气腾腾的话语给吓了一跳,随即一阵欣喜从她的心底涌出,虽然至尊天神的势力强大,但好在她的身后还有霍格,她于是非常激动地在心中说道:“您说得对!我们对付石步绝对不能使用常规的办法,那样只会打草惊蛇!”

    刘·焰心接着在心中说道:“石步的实力一般,顶多只有普通武僧的层次,对您而言不值一提;而他平时就待在藏书阁之中整理里面的书籍;他与青龙寺之中的大多数武僧的关系都称得上不错,但要说关系密切,大概只有负责藏书阁的那些打扫弟子,他们朝夕相处,因此关系肯定
变身双子萝莉吧
不同一般!”

    “很好,你现在去告诉你的同僚们玉珑的死讯。记住!除了玉珑的死讯之外,什么都别说!等到晚上,我们再去好好拜访这位神通广大的石步!”霍格在心中说道,它与刘·焰心看似交流了很久,但其实在现实之中,只过去了几分钟而已,而此时永视泉也已经近在眼前。

    “我会谨记您的教诲!”刘·焰心在永视泉的门口停下奔跑的脚步,她双手合十,对着霍格弯腰鞠躬,并且尊敬的说道,说这句话时,她并没有在心灵链接里说。

    “真是一个狡猾的小家伙。”霍格看着玉珑的背影消失在永视泉的入口,轻轻摇了摇头,发出了低沉的笑声,刘·焰心显然还担心霍格出工不出力,因此她通过在众人面前展现对于霍格的尊敬,来强迫霍格选择站队。

    刘·焰心穿过永视泉那狭长阴沉的通道,小心翼翼地越过水渠,不去触动平静的水面,她转过一个拐角之后,眼前便豁然开朗,在一个大厅的正中央,是一个缓缓涌出泉水的平台,一位身材瘦削的锦鱼人此时正站在水面上,他就是贤者马里,当初古尔丹降临潘达利亚之际,就是他第一个从水灵的警告之中发现了隐藏的危机。

    刘·焰心走进大厅时,贤者马里正低着头看向水面,那些从泉眼之中毫无规律冒出的气泡,在这位水语者的眼中却充满的无穷的含义,他正在通过这种方式与水灵交流,但一个突如其来的阴影,却令这位锦鱼人贤者发出了惨叫:“那……那是什么?……不……别靠近……无尽……黑暗!”

    接着贤者马里的嘴里猛的吐出一口鲜血,他一头栽倒在泉水里,一道充满不安的涟漪从马里倒下的地方,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彻底打破了水面的平静。

    “你还好吗?马里大人!”刘·焰心与站在马里面前的石步异口同声的喊道,石步连忙上前,从水中把马里抱了起来,放到了一旁岸边的石板上,他先是测了下马里的脉搏,然后眉毛便皱成一团,显然马里的状况并不乐观。

    “他怎么样?”刘·焰心问道,她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正在为马里诊断的石步,贤者马里也是青龙寺之中极具威望的长者之一,只是这位淡泊名利的水语者,很少参与到具体事务之中,他一般都在永视泉之中寻求水灵的启示。

    因此刘·焰心无法想象,石步到底是有多么丧心病狂,才会在她的面前暗害这位伟大的长者,虽然此时刘·焰心手中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是石步干了这一切,但从现场的人员来看,只有石步才有这个嫌疑,并且有这个动机。

    显然石步就是担心马里告诉刘·焰心玉珑之死里面的猫腻,才才痛下毒手的吧!要不然为何刘·焰心一进入大厅之中,贤者马里便立刻吐血倒地,刘·焰心相信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