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神灵诀 > 第七百六十八章 哑女

第七百六十八章 哑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半山腰有一座院落,有官道直接贯通那里,这里很僻静,有很多这样的院落,不过规模都不一样,有的要很大,有的则是如寻常人家那般。

    一株银杏树在门口那里生长着,不知多少年岁,足有树人环抱,树下有一石桌,一块不大不小的空地上堆满落叶,显然很久没有人来了,多了一些荒凉的味道。

    “这里便是咱们的家了……”张夫人露出笑意,并没有因为满地落叶而感到什么不妥。

    和尚念了一个佛号,道:“如此雅静之地,似乎也只有张老爷这般才情的人居住了……”

    “少拍马屁,不赶你走就是了!”张夫人道,朝前走去。

    和尚露出笑意,“还是妇人七巧玲珑心……”

    和尚也不恼,饶有兴趣打扰这里的一切,他冲着木名指了指,“那里应该是太学院了,是太学宫分布在各个地域的场地……”

    木名朝着山顶那里看去,有建筑若隐若现,带着一股普天改的气势,不过这气势柔和,如同平静的汪洋,有浩瀚之感。

    “不知西佛之地是否也如此圣地……”和尚似乎还惦记佛门净土。

    木名道:“大师慎言,要是被人听了去,真的会送你到西方极乐世界!”

    和尚脸色一黑,道:“小施主你学坏了。死人采取西方接了世界呢!”

    木名嘿嘿一笑,然后追上张夫人,这时候张夫人已经打开了院子的大门,门锁是以前的,不曾想现在也没被人撬开过,都是让人称奇。

    “还好,东西都在,不过也没什么可偷的!”张夫人扫视一圈,将各个屋子的大门都打开,发现里面东西整整齐齐摆放着,除却不满灰尘之外,似乎并没有少什么东西!

    当然,的确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一些古书和字画,帝都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

    “难得,十数年来居然无人踏足,看来帝都的风气极好,不像我那山野小庙,时常有老鼠狐狸来偷吃……”和尚心情似乎大好,这时候张夫人道:“我去问问,寻几个人来帮忙清扫,不然咱们就是收拾一天都弄不完……”

    不过说话的功夫,屋外却有动静,张夫人出门,却见一个妇人出现,那妇人眼中带着欣喜,见到张夫人后立刻开口:“妹妹,多年未见,可还记得姐姐?”

    张夫人一愣,继而道:“原来是姐姐,还以为姐姐还在外面不曾归来,早知如此,妹妹第一时间要去拜访姐姐的……”

    “妹妹见外了,是我疏忽了,若非有下人禀报,说是这院子被人开了门,我还不知呢……”那妇人约莫三十五岁左右,面色有些风霜之感,似乎只在风寒之地居住久了的缘故,他却看向木名,道:“这是你孩子吧,想不到都长这般大了,一别十六年,本以为弹指一挥间,但是现在看着这些孩子,才发现也是过了很久了,才发现自己老了!”

    那妇人倒是感慨起来,细细打量木名。

    “来,孩子,见过李姨!”张夫人拉过木名,忙道。

    那妇人点头,木名行了一个大礼,随后看向老和尚,老和尚默默行礼,那妇人也行礼,不过目光却是依旧打量木名。

    张夫人却是想到了什么,忙道:“姐姐的不知生下男孩还是女孩,当时分别时候,姐姐恰还有身孕,之后便断了联系,我也不知……”

    妇人道:“女儿,就是性子任性了些,都怪他爹惯的……”妇人似乎颇为头痛,道:“今日又跑去太学院了,听说打了学生,老爷前去处理,等晚些时候咱们一起吃个饭……对了,张先生呢,怎么不见他?”

    “前去陈述龙县县治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呀,光顾着说话了,也没有落脚之处,姐姐要不先回去,待我们收拾好了,再请姐姐过来一聚如何?”照顾你妇人看着满地灰尘,便苦笑道。

    倒是那妇人摇头,随后道:“都进来,将这里收拾好了!”

    那妇人开口时候,屋外有一帮侍女进来,她们先是朝着几人施礼,然后开始收拾清扫起来。

    张夫人先是一愣,继而道:“那我也不和姐姐客气了,咱们去屋外吧!”

    张夫人也不管木名,拉着那妇人朝着屋外走去,屋外那石桌子那里收拾干净,甚至还有瓜果。

    见到木名为跟来,张夫人却松了一口气,然后和那妇人坐在石桌子上聊天,彼此问候过往。

    木名和老和尚则在院子中站了片刻,然后老和尚道:“贫僧的屋子,贫僧自己收拾……”说罢,也不见外,直接走向一处,然后开始清扫起来。

    木名暗自好笑,这老和尚倒是有趣,不过觉得有道理,于是也选了一处,打算作为自己的居住场所。

    院落内有假山湖泊,不算小,不过几间房屋却是有草木隔了开来,那湖泊中央还有凉亭,不过,一个湖泊就占据了院落空地的一般,剩下的空地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平地,这里有一方石桌,似乎是作书写之用。

    木名来到湖心亭那里,发现池子中的水很干净,就是没有什么活物在其中,倒是比龙县差了些,龙县那里也有湖泊,里面都是漂亮的鱼儿游动,这里……就只有茂盛的水草了。

    不过很快便有下人来这里清扫,木名只好去属于自己的房屋那里了。

    有书房,有卧室,有
柯南之机械师无弹窗
客厅,之外便是几间厢房,估计是留客所用!

    木名巡视了一圈,发现布置挺好,山水林木花草俱全,很适合清修静养之地。

    木名前去看了老和尚,发现老和尚倒是手脚麻利,不多时,屋内就不知干净了,甚至还自己还将以前的墨石蘸水研开,亲自书写了一个巨大的“禅”字在自己屋内,至于那书房他却没有占用,见到木名来后,道:“一屋就好,对了,至于其他几间房,都布置成客房吧,张老爷这次归来,少不得会客留客,屋子少了倒是不行!”

    木名笑笑,道:“大师还真是心细……”

    而老和尚却道:“小施主,回头别忘记默写那经文啊,贫僧可指望着你呢……”

    木名道:“大师犯戒了……”

    和尚轻叹,苦笑起来,“是贫僧执着了!”

    说罢,自己开始念经了,倒是奇怪,似乎这老和尚随时都能进入忘我的境界!

    “一个人习惯了,当年在那山野小庙都念经了那么多年,后来死了,但是还时常诵念,现在也是如此……”似乎看出了木名的疑惑,老和尚闭着眼睛道。

    “大师怎知我所想,莫非会读心术?”木名疑惑。

    老和尚摇头,也不睁眼,却道:“小施主乃是修行之人,老夫也是如此,不过贫僧修的是心,修行修心,并无不同,就是张老爷也是如此,不过张老爷修的安邦定国……”

    木名若有所思,“或许吧!”

    随后木名离开了,顺手将老和尚的门关了。

    木名觉得闲来无事,便开始在凉亭那里作画,不过依旧没有显化图案,只是不时看向院落的景致。

    待得木名收好了画卷后,见到那些下人有送来文房四宝到书房,木名道:“李夫人送的?”

    不过下人却摇头,道:“这是小姐送来的……”

    木名诧异,不过也没有多问。

    张夫人走进来,那李夫人似乎走了,有交给侍女留在此处,似乎是李夫人的意思。

    张夫人看着木名欲言又止,倒是木名道:“娘亲,有什么事情难以启齿么?”

    张夫人闻言轻叹一声,道:“李姨的女儿得了怪病,是个哑巴,请了很多名医都不见好,也请了一些修士看过,不过都没有用,之前,娘亲本想为你说个媒,这是当年两家的意思,不过那时候你爹和李老爷都要外派,所以两家也并没有当真,现如今,再次相聚,那李夫人却也苦恼,若是那孩子没有口疾,倒还好些,如今这个样子,她反而主动说了这事,为的是不想我们为难,虽然都知道当年的事情做不得真,但是毕竟是当世家来对待的,所以……”

    木名倒是明白了,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见状,张夫人道:“回头一起吃个饭,孩子你莫要多说什么,也不要问什么……”

    木名诧异,道:“莫非娘亲是担心父亲会……”

    张夫人摇头,道:“你爹最看重的是品性,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而且这些年你爹一直觉得亏欠你,所以这次怕是不会为难你,只是,当年的事情毕竟是默认了的,如今两家都说开了,倒也还好,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在意……罢了,不和你说这些!”

    木名再次点头,道:“那回头我给她看看,儿子也会治病救人呢……”木名笑说。

    不过张夫人却也只听听,没有放在心上,只道:“我儿心善,不过到时候不许多看人家啊,免得人家多想,那孩子就是因为有人说她不能言语,这才到处打人!”

    木名总算明白了,难怪张夫人说这些,就怕木名因为失魂之后不通人情世故,到时候引起那女孩反感,要是打了木名,那就尴尬了。

    待得天色渐暗的时候,长老而已依旧没有回来,张夫人便道:“罢了,等你父亲回来再请他们吧……”

    随即差遣一个下人去了李府通报,不过下人回来后却说李老爷也有公事外出了,李夫人邀请夫人公子小聚。

    张夫人一想便也明白了,那李老爷估计是被李夫人“外派公干了”,张老爷不在,那李老爷估计也不好出面,当下便也点头。

    不过木名道:“老和尚怎么办?”

    张夫人这才想起老和尚,便大声道:“和尚,你不要外出了,免得被打死,你要吃鸡还是吃鸭?”

    和尚推开房门,面色无比幽怨,道:“可有素面?”

    张夫人摇头,“不如酱牛肉吧,酱驴肉也行?

    和尚索性不说话了,木名却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和尚你的身躯中可是有不少修士的血肉呢!”

    和尚顿时发苦,道:“小施主越来越坏了!”然后转头继续打坐了。

    张夫人闻言哈哈大笑,看着木名满怀欣慰,然后招呼下人,让人去置办一些素斋给和尚,和尚这才诵念一个佛号传出。

    张夫人带着一个礼盒出门了,木名好奇,张夫人便打开礼盒,里面都是奇珍异宝,不过都是首饰之类的东西,张夫人道:“都是你舅舅搜刮的,那个贪财的家伙,把那些龙县的好东西都搜集来了,正好送人!”

    木名不由想念舅舅了,不过张夫人却说:“别让你爹知道,不然以后送礼都不可能了!”

    木名点头,总感觉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