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兽医当国 > 0207章 武松到

0207章 武松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秦桧?”

    赵佶一愣,显然没听过这个名字。

    一旁的王仍凑上前,小声提醒了句,“官家,此人乃政和五年进士及第,颇有才名!现任太学学正一职!”

    赵佶不知道秦桧,可作为跟随皇帝身边的贴身内侍,却要实时准备着替官家排忧解难,而刚好王仍因为关注钱恒,才会对钱恒在太学中接触过的几个人做过些了解,才会知道秦桧的一些底细。

    太学学正,本就是个相对闲散的官职。而学正的官职品级,不过正九品而已。

    对于这么一个自己没听过的九品官员,钱恒既然想要,赵佶也就没多想,点头应下。

    “既然恒远想要这秦桧辅助你,那就给他一个官职,去协助与你!”

    赵佶说到这,稍微思索下,对身旁王仍道,“你且拟一道旨意,赐秦桧秦学正宣德郎散官衔,并任延州判官一职,择日与钱恒一起赴任!”

    王仍低头应是,下去准备旨意。

    钱恒都没想到,自己当初答应秦桧的事情,居然这么容易就从赵佶口中讨下来。仔细算下,秦桧的实际官职,能从正九品的太学学正,一次提升到正八品的延州判官一职,另外,还有一个正七品的宣德郎散官衔。怎么算,秦桧这次也算捞到了。

    当然,钱恒之所以选择把秦桧带上,也有自己的考虑。

    历史上,秦桧就是个很有争议的人物,而且钱恒初次接触秦桧,觉得这家伙除了心思比较缜密,善于钻营之外,并没看出其他异常的地方。

    至少现在还没到靖康年,秦桧也没经历那些波折,不过一个能够在南宋时期混到当朝第一宰相,搞倒了那么多同朝为官的朝中重臣,那这家伙的本事还是值得期待的。

    一个能够敢用手段的主儿,是不适合放在朝堂之上的,加上自己这次外放西北边陲已经成定局,把他弄到边境,去嚯嚯西夏,或许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至少钱恒现在是这么打算的。

    此时还是九品的秦桧,若是算上虚职,当得知自己被连升四级的时候,对于所去的地方是不是边境,应该不会太在意的。

    事实就像钱恒预料的那样,当圣旨传到太学时,秦桧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钱恒,最近秦桧就只跟钱恒提过,想要离开太学这个地方,而且当时钱恒也答应他试试看的。

    只是秦桧没有想到,自己的品级会提这么快。

    当然,秦桧对于自己去什么地方,根本就不在意,只是觉得在太学中无法施展自己的能力而已。

    正八品的延州判官,虽然不是坐镇一方的主官,可手中权力也足够秦桧施展了。尤其是听传旨太监提到,这个官职是钱恒当着官家的面求来的之后,秦桧甚至在瞬间,生出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

    当然,这种想法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

    不过秦桧在太学中再也待不下去,直接离开,赶奔钱恒家中,要当面感谢钱恒。

    此时的钱恒,心情极好。

    从宫中出来之后,钱恒根本就没去东华门外看放榜的热闹,直接返回府上,因为武松来了。

    尤其是自己确定了要
罪域的骨终为王全文阅读
外放到绥德军之后,武松到来的意义就重要的多了。

    钱恒要去的绥德军,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但那边的状况铁定不会太好。而武松当初在杭州府时,可是做过提辖的人才。

    作为管带一府府兵的提辖官,无论是训练还是带兵的经验,还是很不错的,单冲武松培养出来的这一批批的庄卫,无论是品质还是能力,都让钱恒十分满意。

    这次外放,武松是必须要带去的。

    刚好到了大宋边境,武松也就无需再做任何隐匿身份的动作,更可以放开身心做事。

    所以这次,武松是带了家眷来的。

    其实武松的家眷也就是刚娶过门的妻子,此时还没有生养,跟来倒也方便。

    “恒少爷,这次您去绥德,都有什么要求,武二自当提前做好安排!”

    钱恒摇头,“这个不急,我身边的女眷也会跟我一起,所以你只需要安排好这一路上的行程就可以,至于到了绥德之后的神情,先弄清了那里的具体情况再作打算!”

    武松点头,心领神会。

    钱恒又道,“关于我在寿张县的产业,到时候可以全部交由我恩师来处置,我们的主要精力,要放在登州和我现在要去的地方,你可明白?”

    钱恒这话,让武松为之一愣。

    此时寿张县郊钱恒的产业有多大,武松是最清楚不过的。

    可钱恒刚才这些话,已经透露出一个十分明确的信息,那就是钱恒对未来的谋划,已经不再局限于寿张县境内。

    甚至于,还没有去到地方的绥德军境内,都将会成为钱恒无比重视的未来谋划之地。

    所以在武松心里,已经把绥德视作钱恒下一个关键点,开始盘算着怎么安排一批人,提前赶去绥德,做好迎接钱恒到来的准备。

    不得不说,武松对于钱恒的心思把握,是无比准确的。这也是钱恒想要把武松带在身边的一个重要原因。

    有了钱恒的谋划,武松便开始迅速筹备起来,虽说钱恒已经接了外放为官的旨意,可真要离开汴京上任,也不是三两天就能准备好的。

    另外,钱恒还要跟贡院和开封府上周旋一番,通过王黼的关系,把押送许抟去延州牢城的事情,也转交到自己手上。

    如此一来,再加上秦桧,这次西北边疆的仕途征程,人手算是基本齐备。

    钱恒正思量间,有人通报,秦桧来访。

    钱恒示意武松先去,钱恒则在书房坐定,等待秦桧进来。

    秦桧一进书房房门,对着椅子上坐着的钱恒,深深一礼。

    “桧多谢钱大人劳神眷顾,从官家处为桧讨得官职!”

    钱恒一摆手,示意秦桧坐下。

    待到秦桧在自己对面坐定,钱恒才笑问道,“秦大人难道不嫌这为官之地太过偏远么?”

    钱恒话音刚落,秦桧登时又站起身来。

    “桧一直惦念,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深居太学,整日读书却不能将一身才学为造福大宋所用,桧是在愧疚,如今有钱大人为桧挣得可有一番作为的官职,桧感激还来不及,又岂会在意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