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六十五章 江文

第六十五章 江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說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外边看起来挺寒酸的,进了里边才知道这是别有洞天,整个四合院里的装潢虽然不上多豪华,但也算是像模像样,最重要的是文艺气息十足。

    文化沙龙,这是聚会的称呼,也的确对得起这个称呼。

    进了四合院里边的房间,这里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吵闹,反倒是和那种资情调的咖啡厅差不多的品味,有聚在吧台一群人一起喝酒的,也有三三两两猫在角落里聊天的。

    李胜看了看,能认出一些熟悉的面孔来,不过还是陌生的占大部分,没看到高松,宋可带着李胜直奔吧台。

    两人每人要了一杯酒就挨着吧台坐下,等着高松。

    在这期间,不时的有人路过或者专程过来跟宋可打招呼,宋可也都是笑着一一回应,看李胜茫然,宋可又为李胜解释了一遍。

    以前高松在的时候因为唱片的效益不行,时不时的公司还需要接一下外边的活,比如配乐啊,电影电视主题曲什么的,好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这些都是以前累积下来的人脉。

    按照宋可的法,就是那时候接这些活接的多了,高松菜会萌生拍电影的念头,他觉得自己见识过这么多,觉得自己已经对电影了解的差不多了,再加上一直又没什么灵感,还不如来玩一把票,反正是拉来的投资,赔钱也轮不到自己头上。

    没多大一会,高松脸红脖子粗的回来了,老远就对着李胜招手。

    等到了跟前之后,高松兴奋的道,“子,你今天走大运了!”

    “今个来个一个高手,演戏导演都超牛逼的,他肯定能给你一个中肯的建议出来!”

    “谁啊?”李胜疑惑的问高松,宋可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高松神秘的笑了笑,“别问了,跟我来就是了,等你见到了绝对也惊讶!”

    宋可摆摆手没跟过来,过去找自己的朋友们喝酒去了,刚才一直呆在这里是怕李胜第一次来,呆在这里无聊,这菜留下的,现在李胜有了地方安置,自然不会傻等在这里。

    然而等到高松带着李胜转了两圈推开一件房门的时候,李胜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为毛?

    因为面前的这货虽然演戏牛逼,导演牛逼,但是实在是不适合来指自己啊,因为这货就是江文!

    最坑爹的是江武今天居然也在,除了两兄弟之外还有两个人不知道是干什么的,高松过来的时候江文正跟另两个人在低声聊着什么,江武则是坐在一边在喝酒。

    这些文青们想想也是牛逼,这聚会上午就开始了,这会就喝起大酒来,那下午还不得直接送医院去了。

    李胜的心里有些打鼓,自己可是从江武手里夺下了这个角色,现在反倒因为自己觉得自己演不好还要来请教人家的哥哥,这可不就是啪啪的把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了。

    李胜悄悄的拉拉高松的衣服,打算示意他一下,显然高松是会错了意,拉住李胜就凑到江文边上。

    “文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麦田新一任的音乐总监李胜先生”

    江文抬头把目光放在了李胜的身上,高松又指着江文道。

    “这一位就不用我介绍了吧?绝笔的一流大能!”

    “你有什么问题赶紧请教,我去陪五子喝两杯去,好久没见了!”

    高松也的确称得上酒鬼,把李胜介绍给江文之后就跑去拉着江武喝酒去了。

    李胜站在原地看看江文,发现他一直把目光都放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又没有话的意思,想了想便先开口了。

    “江老师好!”

    “嗯!”江文身上的气场很足,在头的时候都能给李胜带来一丝压迫,完他又看了看李胜,然后又看看江武。

    “你就是打败了兵拿到二明这个角色的李胜?”

    江文的开口有些不友好,真的,李胜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他真的有种扭头就走的感觉,但是不行,你面前的不是无名卒,是江文,那个圈子里公认能力才气都是绝的江文。

    高松看看两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转头低声问了江武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顿时一拍脑袋有些后悔。

    高松过来打圆场,“文子,你这什么态度,对不对,不愿意指就直,你这么做把我置于何地!”

    江文喝了口酒,摇摇头。

    “我并不是针对谁,我就事论事,我也没什么过分的话啊!”

    “他是不是抢走了兵的角色?是吧,所以我没有错啊!”

    “而且我也没不指啊!”

    江文摊摊手的十分无辜。

    李胜勉强的笑了笑,“不是我抢走的,是武哥让我的。”

    江文摆摆手,“没什么让不让的,我听兵了,连镜都没试吧?”

    江文虽然的是疑问句,但是口气十分的肯定。

    “我自己也是一个导演,知道一个角色挑选一个合适的演员有多难,我并不是针对你,只是觉得,任何不经过试镜就拍板演员的导演都不是好导演!”

    “你来找人指是因为二明那个角色吧?”

    “当初兵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也来问过我,所以我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你能完全的拿下这个角色!”

    江文到这里,江武插腔了。

    “哥,别犯浑啊!事都过去了!”

    江文摆摆手没理他,就是看着李胜。

    李胜这会索性也没什么顾忌的了,你不尊重我,我也没必要给你好脸色,非常大方的头。

    “是的,在自己试着演的时候总会觉得差那么一东西……”

    “就像是隔着一什么,总觉得表演起来很别扭,拧巴!”

    江文听李胜这么一眼睛亮了亮,“你演一下我看看!”

    李胜觉得自己是真的需要别人提一下演戏的诀窍了,而这些又是北电很难学到的,至于中戏,还有谁能比眼前这位更有资格代表中戏的!

    所以李胜就按照着自己理解的大致走了一遍,然后看着江文等待下文。

    江文摆摆手道,“你的演技还成,路子有野,你们北电什么时候也开始沾我们中戏的东西了?”

    “啪!”江文这一句话刚完,江武就把手里的杯子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表情很难看,这是一个从北电出来的学生对自己母校的热爱,而且江文对江武当年去北电上学就颇有微辞,两人还因为这个吵过架。

    最后还是江武执意要进北电才不了了之,至于江武考不上中戏,扯淡吧,别的不,就江文的面子,中戏得给把,至于为什么不去上,江武就是不想在自己的身上打上哥哥的影子,现在被江文这么一提,他也动怒。

    被江武这么一打岔,江文也没继续下去了,一针见血的
没时间了快上车最新章节
开始指李胜关于二明这个角色的诀窍,或者是体验派的一诀窍。

    “演戏,要学会触类旁通,特别是体验派的演员们,你不可能什么角色都要去试一遍,而且有些,是你无法去体验的。”

    “这个时候就都考虑一下方法派的东西,找一个相似的代入进去,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的多!”

    “二明这个角色是个智障,但是不是傻子,他知道亲近爸爸,知道给哥哥寄明信片,所以他不傻,只是智力有问题。”

    “那么我们完全可以逆向思维一下,比如把智力设定成一个孩子,然后你就不要考虑智障或者傻子之类的,你就想着你就是一个孩子!”

    “至于观众们看你傻不傻,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成人的皮囊却装着一个儿童的灵魂,那会是如何的一副模样!”

    江文完摊摊手,“完了,再见!”然后就转身从旁边拉过一叠a4纸继续跟对面的人讨论。

    李胜捏了捏手里的酒杯,头,弯腰致谢。

    “谢谢指。”

    江文摆摆手,头也不回的道,“不用了,就这一次,没有下一次了,一个演员想演好戏还是要靠自己,没人能帮得了你一辈子!”

    李胜现在对江文的观感极差,前世就听这货脾气差,高傲,只是没想到能到这样一个地步。

    高松看气氛尴尬,马上上来拉着李胜就走,边走边对着江文吆喝,“过分了啊,文子!”

    高松拉着李胜出去之后,江武也站起来走到江文的身边,冷冷道。

    “你认为你是在给我出气吗?你让我以后怎么回去面对我北电那些学弟学妹们?我一个出道十年的师哥因为一个角色借着自己哥哥欺负他们?”

    “出道十年你也没红不是,跟他们有什么区别?”

    江武气的双手都有些颤抖,抬起来想指着江文。

    “你红,你厉害,行了吧,我江武就是扶不起的阿斗,以后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江武完怒气冲冲的就走了,江文看着江武离开,脸色变了变又恢复如初,扭头继续和身边的人讨论起来。

    出了江文的房间,高松拉着李胜到了外边的院子里,语重心长的给李胜解释。

    “你也别往心里去,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人多相轻的道理你应该是知道的,文子他不过是可能因为他弟弟兵,再者也可能今天喝多了,你别往心里去!”

    李胜头,笑了笑,道:“松哥,我懂得。”

    “没事,你回去吧,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再者下午我还要去浴室去体验生活呢,就先走了!”

    李胜摆摆手没多停留就离开了,高松张张嘴想叫住他,最终却没叫出口,叹了口气又回去了。

    ……

    路上,李胜一直都在思考江文的话,咱摒弃了他的语气和性格不提,这才气和眼光不亏是盖得,一语中的。

    一个成年人的身体换成一个儿童的灵魂,可不也就是智障么!

    那层一直都困扰着李胜的迷雾一下子就散开了,在沙龙上遭遇江文的不快也消散了少许,只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忿。

    忽然,李胜想起了刚才在屋里看到姜文和那两人讨论时候手上拿着的纸张,依稀的在上边看到了鬼子来了四个字,应该就是剧本了。

    不知道想到了哪里,李胜的脑子忽然一热,拿起电话给老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下午有事就暂时不去了,然后方向盘一打,转头就回家了。

    ……

    坐在书桌前,面前摆着一叠厚厚的稿纸,右手拿着笔,左手拿着烟啪嗒啪嗒的抽着,抽了一会,把烟熄了,开始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起来。

    ……

    从李胜开始书写就一直没停下来过,除了中间又抽了一支烟,基本没耽误任何功夫,一个多时时间,已经写了十几页的稿纸了。

    李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放下笔捏了捏手腕,想了想,然后给张远打了一个电话。

    “喂,张哥啊,那个问你个事!”

    “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地址您知道吗?知道啊,那您等我发我手机上啊!”

    “啥?没事,没事,真没事,你等下告诉我就行了!”

    李胜挂断了张远的电话之后,又顺手给于飞鸿拨了过去。

    “喂,鸿姐。”

    “怎么了?我这会还拍着戏呢!”于飞鸿在那边道。

    李胜想了想,“咱们北电有没有厉害的编剧啊?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个。”

    于飞鸿讶然道,“编剧?你找编剧干什么?”

    “我闲着没事写了个本子,想让人帮我看看。”李胜道。

    “怎么忽然就想着又去写本子去了?”于飞鸿很不解的问道。

    李胜解释道,“没事,就是忽然脑海里有个故事就写出来了,觉得还行,找人看看呗!”

    “真的?没有别的原因?”于飞鸿不相信李胜的这话,这昨个还巴拉巴拉的要演好洗澡这部戏呢,这会又写了个本子。

    “真的,我现在就是想专心演好戏,别的我没想,真的,就是写了这个故事,觉得很不错,想找人帮我看看。”李胜道。

    于飞鸿想了想,“那晚上吧,晚上你先给我讲讲听一听,到时候我再帮你找编剧行吧?”

    于飞鸿还是决定先自己听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故事,万一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就不拿出去丢人了,虽然于飞鸿对自家男子还是蛮有信心的,不过这写歌和写剧本可是完全的两码事。

    “那好吧,等晚上我再给你打电话,你先拍戏吧,注意心!”

    “嗯!晚上再。”于飞鸿完就挂断了电话。

    李胜站在桌前看着自己写了半天的成果,深吸了口气,把写好的几页放到一边又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窗外的光线透过帘子照了进来,落在那叠纸上,能看到上边写了五个字。

    “我不是王毛!”

    ps:咱就事论事,写书,特别是长篇,连载,我不可能一条筋对不对,喜欢于飞鸿,别的我就提也不能提了,周讯既然前边写了,后边肯定是还要提到的,这无法否认的,而且关于女主问题,这是华娱,不是80年代的港娱,种马后宫不用想了,肯定不行,一夫一妻才是归宿,我是扑街,成绩有起色,看见书评区炸了我就纠结,至于太监,上本不到一百均订我写了七十万字,因为严打才切的,不信大家可以自己看,承诺什么的,的再好,不如我踏踏实实的写书,大家也安心的看吧,啊,别逼我了,今个叫我改简介,明个喊着单女主,嘿,绑着我全部按照你的意思写,这故事你看着还有悬念吗?最后这一章四千字,今天是没更了,再求一下票。

    ps.5.15起下红包雨了!中午12开始每个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