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出师不利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出师不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天一大早,剧组的人都巴巴的起来了。

    今天第一天开工肯定不能懈怠了,争取来一个好彩头。

    每个剧组在最初建立的时候都是需要慢慢的进行磨合的,就像一个刚刚拼装起来的发动机,磨合好了才能更加有效的发挥自己的作用和性能。

    在昨天的时候李胜和刁一楠以及曹保平都已经商量过了,第一天就拍《我不是王毛》开头的戏份,群戏,基本上几个主要的演员在镜头里都要出镜了,好在王立云昨天休整的时候也终于赶了过来,这才没耽误李胜的计划。

    “第一场第一镜,action!”

    大家都忙忙碌碌的化好妆,桌上也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子拍戏要用的饭菜,一个个按照大致的位置坐好了,刁一楠看了看监视器,没问题,对着场记了头,场记直接就打板开机。

    “不都你们家狗剩在少林寺学武里吗?都学了啥,练练瞅瞅呗!”黄勃瞥了瞥站在一边的李胜,一脸的不屑,挖苦的道。

    宁皓把镜头开始朝着王金松这边移动,一,一……

    “咔!”

    “宁皓啊,镜头动作要快!就按照正常人移动目光的速度来,代表着狗剩的视角,ok?”

    宁皓走过来把监视器倒回来看了一下,想了想,头,“ok!”

    于飞鸿和曹保平就站在刁一楠的身后,他俩也在看着监视器,看着刁一楠掌控镜头的方式和习惯,以及……风格。

    有句话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诚然不假。

    就刚才的镜头而言,于飞鸿觉得还不错,但是曹保平在看到宁皓镜头开始移动的时候也是摇了摇头,他也看出来不妥了。

    ……

    第二遍。

    “不都你们家狗剩在少林寺学武里吗?都学里啥,练练瞅瞅呗!”黄勃继续开怪,副本开刷。

    “那……”王金松一脸的为难,看看李胜,“不然就练练?”

    “练练?”李胜问道。

    黄勃和王金松同时头,“练练!”

    还好,这次一号机二号机都同时抓到了画面,不错!

    李胜一步步走到房间的角落站定,深吸了一口气,摆了一个起手式,正准备开练。

    “咔!”

    “光不够啊,看不清楚啊!补光补光!”

    刁一楠再次叫了咔,开始大声的嚷嚷起来。

    也是,想想也糟心,刁一楠可是第一次做导演,今天这也算是他的第一场戏,以前虽然也摸过监视器,那不过就是客串一下的,多算个执行导演,真的让他抱着监视器完全把剧本照着自己的思路拍,这还是头一遭,不重视不行啊!

    场务听到刁一楠开始叫人,马上从随行来的车上扒拉出来两块采光板,冲了上去。

    ……

    第三次。

    “不都你们家狗剩在少林寺学武里吗?都学里啥,练练瞅瞅呗!”黄勃再次开怪,副本第三次开刷。

    套路,一遍套路下来,李胜又站到了角落里,摆了个架势。

    “喝……哈……”

    李胜打完,转头看看王金松这边,几个人都一脸的懵比看着他,二号机很准确的抓到了,完美!

    继续!

    “信球货!”宝宝傻愣愣的了一句。

    黄勃撇撇嘴,补上一句,“就是,练的啥新球东西!”

    “哎呀!”黄勃伸伸懒腰,“我这忽然咋就吃不下去了呢,就想吐勒!”

    黄晓蕾没
重回七零末吧
好气的瞥瞥黄勃,没好气的道,“吃不下就白吃!”

    “我吃,吃,我吃!”黄勃马上有坐下了。

    到这里,宁皓赶紧把镜头朝着李胜打过去,然后开始慢慢的往后拉。

    李胜朝着这边慢慢的走过来,边走便嘀咕。

    “我想学就是某有人教,他就叫我跳水。”

    “我呆了十年就挑了十年的水……”

    “我挑了整整十年的水啊!”

    “啪!”

    李胜一巴掌趴在桌上的一角上。

    “嗯?”

    “咔!”

    “什么情况?”李胜扭头问道具,“这桌子不是锯过了吗?”

    管道具那哥们哭丧着脸过来头,“是啊,锯了啊,都锯了一半了!”

    “那咋还不断?”李胜蹲下来看看桌子腿,一脸的疑惑,起身轻轻的拍拍桌子。

    刁一楠也走了过来,看看桌子腿,“不行再锯,多简单!”

    “再锯就断了……”道具那哥们在一边弱弱的插腔。

    “我再试试,我先试一下啊!”

    没道理啊,李胜也是犯轴了,老子练家子,真桌子也给你拍倒咯,腿都锯了还不倒,还不信了。

    深吸一口气,双腿微微弯曲,猛地挥掌一巴掌拍到桌子上。

    “砰……”

    桌子应声倒地,一桌子的盘子碗哗啦啦摔了一地。

    “艹……”

    李胜无语了,有些底气不足的看看刁一楠,再看看于飞鸿。

    “不然换戏吧?”

    刁一楠无奈的头,毕竟人李胜才是挂名的真导演,自己也没法什么,再者,桌子椅子都是临时从老乡家里买来的,这拍坏了,赔都是事,关键人没人愿意卖给你了,卖给你就让你锯了拍着玩啊,糟践东西啊!

    刁一楠和李胜合计了一下,改拍黄勃抢亲黄晓蕾那场戏,不用啥场景,直接院里就拍了,只用换换衣服就行了。

    李胜和黄勃巴巴的跑到车上去换衣服,又叫了俩工作人员临时充了一下狗腿子,就准备开拍。

    刁一楠和宁皓的默契已经开始慢慢的磨合出来了,这一次宁皓的占位和定机都很准确,刁一楠看的没话,满意的头。

    “你弄啥勒?”

    “狗剩,我跟你啊,你要是拉了你也得陪我一起死,我才不信你敢拉呢,把杏给我带走,带到皇军那里去,我看谁敢去抢人,哼哼……”

    “呲……”

    李胜一拉手里的手榴弹,这是从八一厂借来的那俩老兵油子专门制作的空包弹,只剩下引信和一的黑火药起烟雾用,在拍之前,于飞鸿和刁一楠都再三的跟这俩家伙确认不会有伤害。

    “噗……”

    一股黑烟一冒,完事了。

    “卡!”

    刁一楠站起来挠了挠头,“这烟不够啊,重新来一下!要烟大,黑色的。”

    刁一楠跟那俩老兵讲了讲自己的要求,示意李胜和黄勃先化妆,是化妆也就是往脸上摸黑灰,把头发弄乱,做出一副被炸的样子来。

    “砰……”

    “啊……”黄晓蕾尖叫一声,捂着脸蹲了下来。

    这次不用喊卡了,刁一楠已经第一时间冲出去了,麻痹,这可是我女主角啊,千万别出事啊!

    李胜和黄勃正在后边化妆,听到声音,马上也从后边冲了过来,李胜一边跑一边大声的问道。

    “怎么了,怎么了?让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