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一百八十章 津门

第一百八十章 津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第一更,还两更,求订阅和自动订阅,求每天于三十稿费。↖↖↖↖

    -----------------

    天津在中国很出名,地理位置也很重要,算是出海的一个大门户了,从1404年朱棣在这里设了天津卫,开始慢慢的发展起来,到了清朝叫塘沽,后来呢,叫津门!

    这一次霍元甲的拍摄呢比起上次来就要专业的不少了,一来呢,投资大,二来呢,有经验,整个剧组都是北影厂拉出来的全套人马。

    当然了,也不是全部,最起码比较重要的位置上还是李胜自己找的人,比如演员,再比如摄影。

    刘杰在跟着王晓帅拍完了单车之后就一直在赋闲,时不时的出去接一野活来补贴家用,在和王晓帅合作的时候李胜就察觉到刘杰对于光线的把捏很到位,也算是摄影中水平一流的了,这一次,他把刘杰给请了过来,负责主镜头和摄影指导。

    从一开始李胜定下来的那些演员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大问题,尚格云顿在接到这边的邀约之后第一个就赶来了北京,和大家见了一面,一来正如李胜所,中国的电影市场正在慢慢的复苏。

    98年泰坦尼克号在中国横扫了三亿多人民币可是让好莱坞的几大巨头都很眼馋的,北美的票房固然是必争之地,但是挣钱这种事情,谁会嫌弃钱多呢,所以几个大巨头在发行的时候也会试探性的和中国方面接触。

    但是我们嘛,你懂得,各种规矩,一推三五六,还有限额什么的,还美名其曰抵御文化入侵。

    像这种事情,你做的好了,那就是抵御文化入侵,保护国产电影,做的不好,那就是又一次的闭关锁国,固步自封。

    当然了,这些和李胜的关系并不大,他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拍好电影。

    李胜让中影邀请奥运会的击剑冠军的事情,韩三枰也放在心上了,请来了96年俄罗斯的击剑冠军斯坦尼斯拉夫波兹尼亚科夫,这算是齐活了。

    值得一提的是不止是这些人,在其他的一些龙套角色上李胜也别出心裁的都是请的和自己合作过的,比如霍元甲家里的那个门房福伯,被李胜改成了门房秦大爷,然后请了李丁老爷子。

    老爷子得到李胜的邀请的时候,开心的不得了,你要知道老爷子是干什么出身的,讲相声,津门什么最出名,相声呐,所以老爷子应该是最早到津门的,天天就和满清时候的贝勒爷一样,没事的时候就提着个鸟笼,转着俩核桃去听相声,那叫一个享受。

    ……

    这一次李胜没在享受上一次那么悠闲的时间了,新年在即,韩三枰给李胜任务是最迟元宵节上映,最好是在春节大年初一,所以时间很紧迫。

    最主要的选景地本来是初定的三个地方,津门,和北京的怀柔影视基地,还有魔都的松江影视基地,分别用来对应和拍摄霍元甲从年轻到结局的戏份。

    不过自从到了津门之后,北影厂的制片人在联系了一些本地的朋友和同行之后找了替代的地,本来要去松江拍摄的古月楼和霍府里的戏份都放到了津门的古文化街,这边因为还保持着满清时期的建筑风格,稍微的进行改变一下就能拍摄,能省不少钱,当然
网游之野望最新章节
这也是因为剧组有中影作为后台,政府出面才搞定的。

    至于霍元甲和盲女的戏份本来是打算南下去江浙的,最后也落在了蓟县的盘山,那边有山,有水,有梯田,也能符合剧组的要求,韩三枰已经在演员方面放了不少的血了,李胜也不想太过浪费,所以也就答应了。

    ……

    北京距离天津并不远,李胜是和飞哥一起出发的,开车,从北京上告诉一路飙到天津,他们俩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因为导演和主演都还没到,所以剧组也都还处在等待的状态,不少人都出去游玩去了,落脚的宾馆里并没有多少人。

    不过,李胜遇到讯哥儿了,在讯哥儿自己要离开之后,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再次相遇了。

    飞哥也许是真的喝醉了,她完全不知道在自己喝醉了之后,就在眼皮子底下还发生过那么一档子事。

    经过上次两个人一起喝醉,飞哥对于讯哥儿的观感也没那么差了,反倒是有种朝着闺蜜发展的趋势,李胜又不好什么,只能听之任之。

    飞哥看到讯哥儿的第一时间就上去和她拥抱了一下,笑着调侃她,“哟,这下满足了吧,给你角色就给你角色,戏份比我的还多呢!”

    周公子看看李胜,又看看飞哥,抿着嘴笑了,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了,没话。

    这时候,关月从宾馆里出来了,看到飞哥和李胜到了,过来打个招呼,就要带李胜和飞哥先去认一下房间。

    因为飞哥的戏份不多,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所以两人过来的时候带的行李也不多,飞哥过来接过行李,摆摆手。

    “我先跟月去房间里收拾一下,你们俩先聊聊!等下一起去吃饭去!”

    “额……”李胜张了张嘴,没什么,周公子看着飞哥笑了笑,头。

    飞哥摆摆手就跟着关月上楼去了。

    ……

    李胜和讯哥儿对视了一会,又都不约而同的移开了目光,然后又对视。

    忽然,两人都是莞尔一笑。

    “干嘛,以为我走了,就是要躲着你啊,走的远远的?”

    讯哥儿背着手探着头俏皮的道。

    李胜笑着摇摇头,“还真的是!”

    “没想到?”讯哥儿问道。

    李胜摇摇头,“没想到!”

    “那是惊讶呢,还是开心呢?”讯哥儿笑着问道,李胜发现她今天好像一直都不紧张,很轻松,总觉得有股子云淡风轻的味道在。

    “兼而有之吧!”

    李胜想了想,头,讯哥儿眯着眼笑了笑,在自己的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李胜知道她肯定是在找烟呢,伸手把自己的烟盒拿出来弹出一支递给她。

    “火!”

    “给烟不给火你等于没给啊,第一天抽烟呐!”

    讯哥儿叼着烟半天也没等到李胜给自己上,不满的嘀咕道。

    李胜汗颜,给她上,自己也了一支,两人走到宾馆门口的大树下,一人一边,相对而立。

    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人生如只是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