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道不同

第一百九十九章 道不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第二更,求全订,求自动订阅,跪求订阅,求不跳订,谢谢,另外推荐也求求,最近推荐很不给力。

    ------------------

    江文一时之间有点愣,这什么节奏!

    于飞鸿?

    干嘛泼我?

    因为我刚才骂人了?

    我骂人你也不能拿酒泼人啊,你的气度呢,你的风度呢?你的修养呢?

    拜托,你可是当红女星好伐,这还他么的是那个一脸高冷的于飞鸿么?怎么越看越像护犊子的家庭妇女呢!

    江文还没说话呢,飞哥先爆了。

    “你说你也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大男人了,怎么这心胸这么小呢!”

    “一点点的事情你能记多久啊?一个月?一年?十年?还是一辈子?”

    “还揪着不放了,不就是一个角色嘛,江武我也认识,倒是我让李胜还你一个角色就是了!”

    飞哥的嘴巴和机关枪一样,从一开口就再没停下来过,江文被说的一愣一愣的。

    不过,好一会,江文算是明白了,合着这位还不知道李胜和自己和解了,刚才这骂人还以为是他在骂李胜呢!

    讲道理,这种事呢,可大可小,往大了,那就是江文继续和李胜架梁子,呢,就是继续道歉!

    江文从搞明白了状况之后就不激动了,一脸无奈的看着于飞鸿说话,再看看李胜,一脸的爱莫能助,意思是你看着办吧!我不说话了!

    李胜伸手轻轻的拉拉飞哥的衣角,飞哥扭头看看他,没好气的甩了李胜一句。

    “干嘛?你说你也是,甭搭理不完了,还喝酒,喝个屁啊,他那么大年纪又打不过你,看他不爽就揍他啊!”

    李胜汗颜,还真的没见过飞哥这一面,真心很可爱,也很让李胜感动,不是谁都有勇气敢直面江文破口大骂,还泼人家一脸酒水的。

    李胜看飞哥安静不下来,转头给了江文一个歉意的眼神,示意他稍等,他拉着飞哥走到了没人的角落里去跟飞哥解释去了。

    吧台里的服务员也是一脸的苦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情,递给江文一块毛巾,江文擦了擦脸上的酒水,继续低头慢慢的喝着自己的杯子里的酒。

    等到李胜好容易和飞哥解释完了目前李胜和江文之间的关系,飞哥的双颊都红了,捂着脸,跳着脚。

    “哎呀,你怎么不拉住我,哎呀哎呀,这下丢死人了!”

    李胜笑着摇摇头,“没事的,我跟他已经和解了,没多大事的,大不了我再给他道个歉呗!”

    飞哥摇摇头,“那不一样的!”

    “行了!”李胜拉着飞哥就往回走,飞哥想挣脱,不过没成功。

    两人又回到了吧台。

    江文一脸怕怕的拿着毛巾半遮着自己的脸,夸张的搞笑道,“讲清楚了?”

    李胜点点头,“讲清楚了!”

    江文又探探头,“真讲清楚了?”

    李胜点点头,“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

    “好吧!”江文点点头,马上又问,“确定不会再泼我了?”

    “嘿!”李胜顿时受不了他了,拿着空酒杯作势要泼,“你丫就矫情哈!”

    “哈哈哈哈……”


冥婴诡谭吧


    江文放下毛巾,拍拍桌子,哈哈大笑,然后把酒瓶推到李胜的面前。

    “道歉吧!”

    李胜拿过酒瓶,点点头,“得,我喝还不成么!”

    李胜给自己倒满,对着江文举了举,“不多说,道歉的嘛,我~干了!你随意!”

    李胜一口气喝完,然后朝下比划了一下杯子,‘这下满意了?’

    江文笑笑,‘这还差不多!倒满,咱们继续走一个!’

    “成吧!不过先说好,这杯喝完,我就得走了,等下次有空咱们再喝!”

    李胜说完,江文转头看着他,“怎么今天有事?”

    李胜点点头,“最近都有事,今天我过来就是找老宋的,做伴奏带的找几个乐手,然后马上还要参加春晚的彩排!”

    “春晚?”江文挑了挑眉头,“你小子可以啊!”

    李胜耸耸肩,“你愿意投靠中影,做出一点妥协,你得到的绝对比我多,前提是你愿意弯下你的脊梁!”

    江文转过头来一脸诧异的看着李胜,瞪着眼睛讶然道,“你懂我啊!”

    “什么?”李胜不解。

    “我的理念啊!”江文道。

    “拍电影其实也是在挣钱,只是在兼顾艺术的同时再兼顾商业经济,但是大部分的人拍戏挣钱都是弯着腰的,甚至是跪着的!”

    “我江文!绝不碌碌!绝不低头!”

    “我!江文!要的很简单!”

    “那就是,我站着!也把钱给挣咯!”

    江文说完,李胜对江文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你的想法我佩服,但是不赞同,我做不到,我还是觉得背靠大树好乘凉,何必必须让自己去走一条更加坎坷不平的道路呢!”

    江文看看李胜,冷声道,“人各有志!”

    李胜点点头,‘是啊,人各有志!’

    说完李胜,再次举起杯,“来,喝完这一杯,我就撤了,过了年咱们有时间再一起喝酒!”

    江文点点头,也没道别,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喝完了手里的酒,那是李胜送他的,两人之间那莫名其妙和虚无缥缈的恩怨算是到此结束。

    其实李胜刚才说的也不无道理,很大一部分人也会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有这么多人在考公务员,在考各种考试,只为了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资历和去处。

    李胜的选择是中影,有了中影,审片资格优先,成功了王毛,拍霍元甲中影就没在资金上和李胜过多的纠葛,给了李胜十二分的自由,而且地方政府也都给与了不少的协助,这就是有靠山的后果。

    江文的选择就是自己一条道走下去,是黑失败,是死是活,都是我自己的事,因为他要站着,还想把钱给挣咯!

    他想站着,是想保持着他作为一个资深电影人的节操和底线,想挣钱只是为了累积资本,让自己未来能够更加容易的募集资金,有些自相矛盾,但是有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因为他是江文。

    所以,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两人也注定成不了知己,最起码目前不行!

    至于以后?

    那谁知道呢!

    听天由命吧!8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