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两百一十二章 爸

第两百一十二章 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第二更,加更稍后。︽說

    -------------

    “我错了什么吗?”老和尚抓抓自己的大光头,看着李胜问道。

    李胜摊摊手,“你呢!”

    “现在可是大过年的,大年初一哟,拜托,人家烧香也去大雄宝殿的好伐!”

    “这是我女朋友,于飞鸿!”

    老和尚讪讪的抓抓脑袋,看看于飞鸿没话。

    飞哥赶忙上去问好,弯腰鞠躬,“师父好!”

    老和尚连连的摆手,“好好好!”

    “快到屋里坐!”

    他把飞哥招呼到屋里之后对着李胜使了个眼色,然后出了禅房,李胜跟了出来,被老和尚一把拉到一边。

    “臭子,拐卖人口是犯法的啊!”

    “你滚!”李胜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老和尚又悄悄的看看屋里,又看看李胜,‘看起来好像比你大了!’

    看李胜又准备开骂,老和尚忙道,“大好!大好!”

    “女大一笑嘻嘻,女大三抱金砖呢!”

    ……

    俩人忽然好像也没什么的,都沉默了,飞哥知道爷俩肯定有很多要聊得,也知趣的没凑过去,老老实实的坐在屋子里。

    ……

    少顷,沉默已经有一会了,李胜忍不住了。

    “师父。”

    老和尚转头看他,“嗯?咋啦?”

    “跟我去北京吧!”

    “我挣钱了,挣了很多钱,很多很多。”

    “也买了房子,很大,跟我走吧!”

    老和尚在沉默,他在看天,许久他才回道,‘不去!’

    “再大还能比老子这禅院大!”

    “比你的禅院大!”李胜道。

    老和尚:“绿化不行,不去!”

    “我买的别墅,周围都是树木和草地,有山有水!”李胜道。

    老和尚又沉默了,等了一会,转头看李胜,“你丫不会做什么违法的事了吧?”

    “……”李胜不知道怎么了,想了想,“我拍电影了,遇上贵人了,所以挣钱了。”

    “不是,你都不关注我吗?”

    老和尚挠挠脑袋,“别以为老子啥都不懂,那出去做替身脸都不给露的!”

    “行了,别跟老子瞎扯了!别的,老子是不会下山的!”

    “那姑娘,就那姑娘,过年不回家吗?”

    李胜侧头看看正在屋子里东张西望等待的飞哥,头。

    “要回的,我只能在这里呆到初三,然后开车去她家。”

    老和尚头,“嗯!”

    “应该的。”

    “不过别等初三了,明天你们就走吧!”

    “嗯!”李胜头,“嗯?”

    李胜反应过来,奇怪的看着他,“tell-me-why?”

    “人话!”

    “为啥?”李胜追问道。

    “不为啥,让你滚就滚,哪那么多废话!”老和尚道,想了想他又问,“姑娘家哪里的,身上透着股子江南的气息。”

    “江浙的!”李胜没好气的回道。

    “怪不得!”老和尚恍然大悟道,“那你更得早走了,这么远呢!”

    ……

    李胜一直没话,老和尚也不话了,两人都沉默着,李胜有焦躁,摸出烟来抽起来,老和尚看看他,没什么。

    “那……”李胜欲言又止。

    “那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老和尚头。“嗯!”

    ……

    晚上,时间差不多是五左右,李胜从前院的后厨提着饭菜往回走,老和尚这边是没厨房的,他懒,从来不做饭,都是吃饭去前院,吃完就回来猫着。

    李胜回来的时候老和尚和飞哥正聊的起劲,看起来两人还能聊到一起,也是蛮出乎他的意料的。

    “吃饭了!”李胜叫了一声。

    两人都扭头过来看了看,飞哥起身过来把桌子收拾了一下,李胜把饭菜一个个的摆上桌。

    吃饭的时候三人又都沉默了,都不知道什么,李胜给飞哥准备的是米饭,自己和老和尚都是吃的大白馒头,菜也都是素的,很清淡。

    吃到一半的时候,老和尚吃完手里的馒头,忽然放下手里的筷子,“你们等一下啊,我忽然想起来个事!”

    李胜和飞哥都有奇怪,不过都还是头。

    老和尚笑着头,跑里屋去了
阴阳鬼厨无弹窗
,扑通扑通的翻腾了一会,端着一个盒子出来了。

    只见他拿袖子擦了又擦,好一会才停下来,打开了盒子,是一对玉镯子,洁白通透,他一直盯着镯子看,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又合上盒子,推到飞哥的面前。

    “这是我以前没出家的时候的东西,他师娘的。”

    “你收着吧!”

    “他呢,有的时候脾气有拗,以后就得你多照顾多包涵了!”

    飞哥赶忙推让,“这个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这是您对师娘最后的怀念了,我不能要,您还是自己收着吧!”

    老和尚哈哈一笑,“人这一辈子,能有什么事情看不开呢!”

    “我都想了几十年了,也该放下了!”

    “李胜呢,是个孤儿,我就算是他家里人了,你这第一次来家里,我也得拿出什么来不是,听我的,收着!”

    听到老和尚的这句家里人,李胜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看着飞哥头,‘鸿姐,收下吧!’

    飞哥看看老和尚,又看看李胜,最终无奈的头。

    “那谢谢师父了!”

    老和尚哈哈一笑,“今天高兴,我要破一次戒!”

    他罢转身到屋里拿出一把铁锹,照着院里距离大槐树的树根附近开始挖了起来,没一会,从泥土里扒拉出来一个瓷坛子,上边还打着封泥。

    “你,你这不会是酒吧?”李胜指着他问道。

    老和尚笑了笑,把坛子擦干净,在屋里拿了三个杯子,飞哥倒了一,两人都倒满了。

    “酒劲估计会很足!”老和尚道。

    李胜低着头晃着手里的杯子,看着里边看着有粘稠的液体,这是酒吧?怎么这个样子?

    不过看老和尚都喝下去了,想来不是什么坏东西,也端起来仰头一口气灌了下去。

    “咳咳咳……”

    两口灌下这一杯酒,李胜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这是纯酒精吧!又辣又呛!

    飞哥赶忙放下杯子过来帮李胜拍打着背部顺着气,老和尚喝完之后还咂咂嘴,看看李胜,又看看正一脸关切的飞哥,满意的头,笑了。

    ……

    今晚李胜醉了,但是神志却是出奇的清醒,吃过饭没多久,两人就准备下山了。

    老和尚就站在禅院的门口看着两人下山,飞哥扶着李胜慢慢的朝山下行去。

    走着走着,老和尚高声叫了一句,“明天你们直接就走吧!不用告别了!”

    ……

    李胜忽然顿住了脚步,转身看着他,远远的看着。

    “我知道了!”李胜道。

    他仔细的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那你也多保重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来今晚上吃饭的时候老和尚跟飞哥起自己时候的神色和情形来,心里那么一热。

    “不早了,回去睡吧!”

    “爸!”

    飞哥讶然的看看他,愣了愣,然后笑了,也转身对着老和尚挥了挥手臂。

    “再见,爸!”

    ……

    老和尚愣了一下,马上转身就进了禅院,哐的一下子关上门,躲在门后透过门缝看着两人,嘴里还在喃喃道,大过年的,真煽情干啥勒!

    看着两人消失在山路的尽头,老和尚一把打开门冲了出去,多年的功夫底子完全看不出他有老人的样子。

    他一路冲进了前院的集体宿舍了,在里边瞄了瞄,看到墙边的不知道谁的录音机,那种老式的,还带着收音机那种的,老和尚擦了擦看了看,还是燕舞的,拔掉插销,转身就走。

    一个年轻的光头急道,‘师叔,那是我的!’

    “别比比,我知道,借我听几天!”

    老和尚抱着录音机一路飞奔,跑回去之后就开始插上开始摆弄,从第一个频道开始听,听一会就换台,然后再换台,忽然停下来了,拉着椅子坐了下来,看着录音机,听里边播报信息。

    “昨日上映的功夫电影《霍元甲》开年大火,我们新晋的影帝和亿元大导演李胜果然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感动,人性,情怀,反思,我们都可以看的到,只是李胜导演好像已经悄然的离开了京城,我台记者至今为能联系上……”

    “哈哈……”

    老和尚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拿起刚才没喝完的酒直接就这坛子喝了起来。

    他今晚,可能睡不着了,那又如何?不如一醉方休!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