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狂怒

第二百二十二章 狂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修改完毕,求订阅。↑說求全订。

    --------------

    李胜对她倒是没什么感觉,反正他的主要重心都在大陆,至于来香江发展?

    拜托,香江的人马都已经开始北上了,还来香江发展个鬼啊!

    跳过这一个插曲,李胜继续前行,安检,登机,上了飞机,就开始坐定,等着启程了,目标慕尼黑!

    这又将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了。

    ……

    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的江浙,绍兴,周公子已经提着行李回去安顿去了,李胜走了,这又变成三缺一了,这下没人来给她们三人凑角了,索性先把周公子给安顿下来。

    刚好,李胜走了,行李也带走了,周公子直接住了进去,飞哥则是还是在家里住。

    回去的路上,姐姐于飞燕开始,飞哥坐在副驾驶边上,一手扶着自己的下巴在看窗外的风景,姐姐则是全神贯注的在看车。

    两人好像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亲热了,什么情况?

    “你你找个什么样的不行,非要找个圈内的,还那么!”

    “本来家里人对你做这一行就很不满意,你倒好,不但非但自己不悔改就算了,还找一个也是这样的!”

    “看看,这还第一次来咱们家,这走就走!一礼貌也不懂!”

    “家里除了妈妈,你看哪一个待见他的!而且你再看看,这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周讯都追到这里来了,你难道你都没有一感觉吗?”

    “够了没有?”飞哥问道。

    姐姐了一下刹车,放慢了车速,“什么?”

    飞哥顿时爆发了,怒吼道,“我你,够了没有!”

    “你居然吼我?”于飞燕一脚踩住刹车,停下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飞哥。

    “这都是你逼我的!”飞哥面无表情道。

    “我从就要拿着你来做榜样,你看你姐姐都如何如何了,你也要如何如何!”

    “我是于飞鸿,不是于飞燕!我有我自己的人生!”

    “我想从我从江浙大学辍学的时候你们就应该明白了,我是不允许我的人生让别人来掌控的!”

    “而且,我也成功了,我考上了北电,我也红了,火了,我这些年挣的钱足够我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了!”

    “所以,我的选择没错,从来就没错!”

    “而且,关于李胜的事情,我不想跟你吵!”

    “我爱他,这就足够了!”

    “至于今天这样一声不吭的就走,他只顾事业不顾你们?”

    “呵呵,很抱歉,柏林电影节还真的是比你们都重要!”

    “中国有多少人你知道吗?”

    “十亿,十亿你懂吗?”

    “几百万的电影人都没有入选过柏林影帝,但是我男人行!我的男人就是做到了,你们看不起没关系!”

    “就凭他是第一个入围柏林最佳男主角,就应该有千千万万的人来看好他,崇拜他!”

    “唱歌,拍戏,写剧本,演戏,啊对了,还会功夫,身体也好,厨艺也好,这样的男人我不要,你告诉我,你来告诉我,我应该选一个什么样的!”

    “像你一样接受家里的安排去接受那些所谓的利益婚姻吗?”

    “我告诉你!不可能!”

    “如果你们不欢迎他,
追猎天神帖吧
也就是不欢迎我!那个家,如果不欢迎我的话,我还是不回去了!”

    “这就是你的心声吗?”于飞燕问道。

    飞哥看看她,“我不想跟你话,现在,下车!”

    于飞燕愣愣的看着她,好像第一次认识自己这个妹妹,以前的时候她执拗,也只是执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怒吼过。

    于飞鸿看姐姐不动,伸手按下了她的安全带,然后下车,拉开了驾驶座的门。

    “下车!”

    于飞燕这会有懵,信息量太大,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呆呆的从车上下来,站到一边,于飞鸿上车,发动了车子一个调头就走了,应该是回酒店去了。

    于飞燕站在原地看着于飞鸿开车离去,直到看不到了,许久才恍惚的回过神来。

    家里这些年错了吗?自己逆来顺受的接受着家里的安排错了吗?真正的爱情真的能让人变得如此可怕吗?

    她不懂,最起码现在不懂,也许在很久的未来也会不懂,当然,这个谁也不知道。

    谁能的准呢!

    ……

    反正飞哥是走了,那么潇洒,又回酒店去了。

    周公子刚收拾完就看到飞哥居然又提着行李回来了,疑惑的问道,“咦,你怎么又回来了?”

    “没事,和姐姐发生了争执,再者看你一个人呆在这里这么可怜,来陪陪你咯!”飞哥看看周公子,没想暴露自己和家人之间的矛盾问题。

    但是周公子是什么人,最擅长的就是那种从内而外的情感迸发的表演,有句话叫殊途同归,作为一个诚实的体验派,她是很能把握人的心理的。

    特别是在飞哥目前这个情绪这么不稳定的节骨眼上,她放下手中收拾的行李,坐到飞哥的身边,搂着她的肩膀。

    “是不是因为他今天去柏林的事情,本来是来上门见家长的,结果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飞哥看看她,闷闷的头,“嗯!”

    “好了,我以为多大事呢!你可以跟他们解释啊,柏林啊,这对于我们华语电影人来一直都是攻坚的重要阵地,但是每每都是败绩,这一次他有机会!”

    “他有很大的机会,想一想,第一位荣获柏林影帝的华裔男演员,那是何等的荣耀,他必定会被载入影史的史册中去!”

    飞哥纳闷的看看她,“你怎么这么肯定?”

    讯哥儿神秘的笑了笑,“我自然有我消息来源,再者了,我自己也是比较喜欢文艺片的,关注的比较多!”

    “呗,方便吗?”飞哥问道。

    讯哥儿头,一脸的笑意,“肯定可以,但是这会我们是不是还缺什么!”

    “什么?”飞哥疑问。

    “我有故事你没酒你让我怎么!( ̄︶ ̄)↗”讯哥儿着还调皮的朝着飞哥眨了眨眼睛。

    飞哥伸手拿过电话,“我来叫!”罢就拨通了酒店服务台的电话,把自己的要求了一下。

    ……

    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的高空中,李胜也是一脸的愕然。

    “我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怎么可能这么巧,座位居然是连坐的?”

    舒琪神秘的笑了笑,然后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登机牌,“怎么不可能,这不是发生了嘛!”

    “郁闷吗?郁闷就对了,谁让你撞到我身上了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