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论道

第二百二十三章 论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第一更,求订阅求全订。

    ---------------

    等到吃过饭之后,丹泽尔就再也忍不住了,不过显然米拉不停的骚扰他,给他留下了印象,率先举着手对着米拉,打算让她不要打扰自己。

    米拉乔沃维奇显然也知道丹泽尔华盛顿打算跟自己说什么,举着双手作投降状。

    “ok,ok,我这次不插话了,你们放心的聊,我也好好的学习学习!”

    丹泽尔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对嘛!”

    李胜忙摆手,“别,别别,我还只是个刚刚进入圈子没多久的人,你们这么说可是折煞我了!”

    “交流交流,只是交流!”

    丹泽尔无所谓的摆摆手,“无所谓了,咱们开始吧!”

    李胜点点头,想了想,问丹泽尔华盛顿,“你觉得你现在的问题是在哪里呢?”

    丹泽尔华盛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想了想,皱着眉头,开始述说自己的问题。

    “是这样的,我的角色一向都是那种比较严肃的类型,严肃向的正剧,我想把这种严肃的内敛的表演方式展到一个极致。”

    “但是总感觉差那么一点点老是上不去,苦苦不得入其门,让我很想不通,我已经尝试过各种的办法了,但是还是不行!”

    “为此我还特意的拜访过我的前辈摩根弗里曼想找到问题所在,但是摩根当时告诉我,路,是自己走的,他帮不了我,只能告诉我,我的方向是没错的!”

    米拉乔沃维奇听的似懂非懂,丹泽尔说完这么多,显然是等李胜回答了,米拉把目光投向李胜。

    李胜皱着眉头思考了很久,伸出指头在桌上轻轻的敲了敲。

    “是这样的,摩根弗里曼给你的建议我觉得是对的,你的方向很没错,可以一直走下去,至于为什么进入不了你所想的那个境界,我也不好说!”

    “为什么摩根说的就是对的呢?”丹泽尔没问,米拉问出了这个问题。

    李胜想了想,给她举了一个例子。

    “日本的电影大师黑泽明曾经说过,学我者生,像我者死!”

    “摩根弗里曼凭借他自己的努力或者说天赋,几十年如一日的找到了自己的路,在这条路上他就是唯一,是王!”

    “如果你去学习他的话,即使你真的成功了,即便是真的越了摩根弗里曼,但是到时候大家说起你的话,也只会说,看,那就是丹泽尔华盛顿,摩根弗里曼第二!”

    丹泽尔华盛顿认同的点点头,当时他从摩根弗里曼家里出来的时候开始也想不通,用了很久才想明白这个道理,没想到自己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这么多的男人居然能一针见血的点明出来,或许他真的能给自己什么启示呢!

    “我懂了!就是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来!”米拉点点头,表示自己懂了,不过马上又开始皱着眉头沉思起来,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问题。

    “对!”李胜点点头,接着他又把话题拉回到丹泽尔的身上。

    “咱们现在说说你的问题!”

    “严肃,内敛,这样的表演方式具体是什么流派的我也不懂,但是在我们华人演员里有一个和
炼丹笔记最新章节
你说的这种一样的,把内敛完全融入到了骨子里。”

    “他的戏从来都是沉稳,内敛,没有一丝一毫的浮夸和过于形于色的表情,但是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带着戏剧的魅力,好像那个角色就是他,他这么做就是这个角色在这么做!”

    “hat?”丹泽尔顿时震惊了,‘居然有人可以做到这一步?’

    “他是谁?”

    李胜笑着摇摇头,“你可能没听过,他的电影作品比较少,如果有条件你以后可以找一找他的作品看一看,或者等我回国之后给你邮寄一些来!”

    “哦,是么?那太感谢了,不过你还没告诉我他是谁呢!”丹泽尔迫不及待的问道。

    “陈道明!”李胜道。

    “tg?”丹泽尔重复了一下,看李胜点点头,又念叨了一句,确认自己记下了,又对李胜道谢。

    李胜笑着摇摇头,喝两口餐后送上来的咖啡,润了润喉咙。

    “其实咱们聊一点其他的问题,我以前有位老师告诉过我,演技无所谓就是两种!”

    “收或放!”

    “在我们中国还有句话叫殊途同归,额,这个可能比较难理解,那我这么说吧!”

    “条条大路通罗马,罗马就是你想要的境界,你一直追寻的境界,而每一条路就是你给自己选定的路线!”

    “无论外放还是内敛,都是可以成功的路径,只是我们的选择不同!”

    “我对好莱坞这边的演员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在我们国内,基本上每一个成名的确定了自己风格的演员或者说电影人,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特定的一套技巧,或者说是秘密!”

    “说是秘密可能也不合适,因为他们的路子和风格大家都懂,但是就是做不到!”

    “就比如说我们华人里在国外名气大的一个吧,江文,他无论是作为导演还是演员,他的路子永远都是看着内敛,实则奔放,确定了自己的一套!”

    “至于我,我现在才刚刚起步,我从入行到现在拍的电影不多。”

    “我拍过一部洗澡,整个片子里我演的是一个傻~子,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内敛,极个别的时候需要奔放,再比如之前我们刚刚一起看到王毛,他的路子我觉得其实是内敛的那种,但是又不是内敛的严肃向。”

    “我还有一部纯粹的商业片也在展映,叫霍元甲,这部戏大概就是前半部属于外方式的表演,后半部就是内敛。”

    “所以我之前说,我们只是交流。”

    “电影这条路还很长,很远,而我,只是一个初学者,还在路上。”

    丹泽尔赞同的点点头,米拉乔沃维奇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李胜凯凯而谈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这里也认同的点点头。

    丹泽尔华盛顿举起了手中的咖啡,“为了在路上的我们!干杯!”

    “为了电影,干杯!”米拉乔沃维奇也举起了杯子。

    李胜笑笑,也举起了杯子。

    “为了我们三个能相识,干杯!”

    三人碰了碰杯,都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互相看了看,会心一笑。8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