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第一场戏

第二百五十七章 第一场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第二更,求订阅,剩下两更在12点之后了。

    -------------

    我们暂且不论其他的方面,就幕后的这些工作人员的品质不说,就专业水平绝对都是很靠谱的,化妆的速度也好,还是最终出来的效果也好,都是目前李胜见到的比较顶尖的水平了。

    化好妆之后,有专门的地方给两人换衣服,这一切都ok了,李胜就开始坐在一边继续酝酿情绪,张子怡大概也差不多这样。

    张子怡是实实在在的中戏出身,妥妥的体验派,又是中戏最严格的常丽手下出来的,再加上被张国师那么久的调~教,功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到底是和李胜还是有些差别的,李胜发现张子怡在酝酿情绪的时候一直在盯着自己看,还在碎碎念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而且李胜觉得张子怡看自己的眼神一直都在变化,像极了戏里的那个状态。

    而李胜就截然不同了,在没进入那种状态,就是戏中需要的情绪状态,在这之前,李胜还是李胜,并不会一直保持着那种把自己破坏和角色破坏然后糅合在一起的那种状态。

    至于怎么做到的,李胜自己也不清楚,反正就是一种感觉吧!

    ……

    八爷又派人来问了一下两人准备的怎么样,确认无虞之后就要开始了,李胜也要进入状态了,他伸手捧着自己的脸揉了揉,脑海中回想着记忆中张镇在这一场里边的表现,一个个画面在脑海中不断的闪现过去。

    李胜深深的吸了口气,放下双手,整个人感觉一下子就开始有了点变化,但是仔细的看看,好像还是那个样子。

    其实,在两人化妆完成之后李铵就一直在关注着两人,作为一个从八十年代就开始从事电影工作的资深电影人,李铵见识过不少的演员和导演,其中也不乏佼佼者。

    比如在拍摄喜宴的时候里边的哥哥和电眼梁超伟,两个人目前的情况和现在的张子怡和李胜的感觉好像。

    张子怡就是纯粹的体验派,借着对手和剧情来强推自己进入那种状态,然后保持下去,而李胜呢,就有点诡异了。

    其实这种情况李铵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他第一次看见这种状态是在梁超伟的身上,梁超伟应该算的话有点体验派的味道在身上,但是又不完全是。

    他每每可以很好的把握角色的精髓,去云淡风轻的表现出来,但是又不会深陷其中。

    而哥哥就不行,他最后的纵身一跃,又何尝没有异度空间对他留下的影响呢!

    言归正传,就两人目前的状态而言,李铵是很满意的。

    有一件事情八爷是说对了的,那就是李铵今天到场的意思。

    无论是从资历还是能力,八爷都是毋庸置疑的,李铵没有道理也没有立场去质疑八爷。

    而李胜和张子怡就不行了,他需要时刻去掌握着演员的动态,这样能让他更好的在脑海中去构架画面,从而完善整部戏。

    “ok,小李,小张,拿出你们的状态来,让我看到你们专业的一面来!”

    八爷对照着监视器看了看场下的两人,确认没问题了,对着两人叫了一声。

    不过两个人都没回答八爷的话,不过两人这样,八爷倒是笑了,微微的颔首,对着旁边的场记点点头。

    “第三百二
重生之学霸攻略sodu
十四镜,第一场!act!”

    开始了。

    两匹马立在一边,这是从当地牧民手里租来的,其实完整的玉娇龙初遇罗小虎并不是两个人的对手戏,而是一场大群戏。

    但是毕竟剧组刚开始磨合,李铵和八爷也需要去适应李胜和张子怡的节奏,所以就把群戏押后,改成拍两人的对手戏,借此来磨合一下剧组,顺带着还有两人的状态。

    “你的名字?”

    “我叫罗小虎,你们汉人呢,都叫我“半天云”!”李胜道。

    说完李胜还看了看天上的云彩,又看着张子怡道。

    “我不够高,不够大,但是足够快!很快!”

    李胜说罢,喝了口水,把手中的皮囊朝张子怡递过去,“呶!”

    这是一个讯号,一个给张子怡的讯号,也是给摄影的讯号。

    张子怡,或者说是玉娇龙,定定的看着李胜,一,二,三!

    张子怡举起皮囊也喝了口水,又把皮囊丢了回来,然后借着李胜接皮囊的空档,一脚就踹了过来。

    “你还我梳子!”

    李胜猝不及防的往后趔趄着后退,张子怡双手比划着八爷根据玉娇龙这个角色背景设计的武当拳法的套路朝着李胜逼近。

    李胜丢掉手里的皮囊就要还手,两人你来我往就是几个回合,不分胜负。

    然后八爷举手拍了拍,两人会意,就开始贴身短打,摔跤!

    李胜一直都是那种云淡风轻看起来很随意的态度在和张子怡打,随意且慵懒,好像和野性没有半点的关系,张子怡一直都是那种绷得很紧的状态,愤恨!也许是其他!

    说实话,李铵从一开始都是皱着眉头的,李胜的表演方式和他的想法好像有那么一点出入,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再者说这场戏来说,他只是一个旁观者,所以一直都在皱着眉头看,八爷不说话,他也没有说话的立场。

    ……

    李胜觉得这会感觉挺好,他倒是比较喜欢和这种对手状态是紧绷绷的人演戏,反倒是黄勃那种比较平和的才是他最不适应的,不知道去怎么接。

    就好比说是武侠里两个人过招,状态紧绷的人呢就好比是门派里出来的套路,我知道你怎么出招,所以我知道怎么去拆解,但是那种云淡风轻的,就像是那种无迹可寻,找不到破绽,这样会让你不知道怎么去接招。

    就像是,无招胜有招!

    不说李胜这会很惬意的跟张子怡往下演,虽然是动作戏,这动作没威亚,没伤害,简直不要太轻松,比霍元甲的武戏要轻松的多的多。

    然而张子怡这会就很不好了。

    李胜的云淡风轻,有一股子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的味道,包容一切,张子怡一个劲的,无论如何的去催动自己的情绪,或者用自己的行动给自己打气,脸上的表情在凶狠,好像都像打进棉花里一样。

    轻飘飘的,浑不受力。

    愈发是这样,她的心里就愈发的用力,一个用力的在放松,一个拼命的在绷紧,不得不说,两个极致一起演绎的画面。

    沉默,诡异,且,精彩,并且带着一股子不明的意味,正在悄然的成型,而李铵的眉头也越来越紧。

    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