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出发及长谈(二合一章节)

第三百五十七章 出发及长谈(二合一章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二合一大章,求订阅。

    -----------------

    不过眼下还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一来马上李胜和于飞鸿都要忙碌起来了,再者,总要提前找个机会和于飞燕透露一下口风才好。

    至于去香江的机票,于飞鸿已经让老曹去订好了,在李胜回到北京两天后,老曹和美也终于从魔都回到了北京。

    不过这一次去香江,两人不打算带人去,就自己去,纯当旅游了。

    香江可不是内地,那才是真的星光灿烂,真真的明星不如狗,影帝遍地走,其实也是怪香江人,他们自己弄的那什么金像奖,又不给香江之外的人,这么十几年的时间刷下来,也十多个影帝了不是!

    不过,这和李胜也没什么关系,他还真的没怎么在乎过香江的市场。

    讲道理,在目前这个时代,香江的市场潜力已经耗尽了,除了星爷和程龙的电影在香江还能做的到通杀之外,其他的那些所谓的香江电影就剩下情怀了。

    也只有情怀了,这就是时代的变迁。

    一味的固步自封,只会让自己**,香江电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像当年的明清闭关锁国,最终灭亡一样,这就是时代的威力。

    ……

    回到家之后,飞哥和李胜下午刚刚折腾过,又被于飞燕给察觉到这一档子事,俩人也没心情继续折腾了,踏实的睡觉。

    翌日清晨,两人起**就开始收拾行李了,昨晚的时候那个话题戳破了之后,于飞鸿也没那么在意了,在回去的路上就和于飞燕过要去香江的事情了,于飞燕也没在意,其实一直她看着于飞鸿最近着了魔的研究那个剧本,她也是蛮心疼的,毕竟自家妹妹。

    其实李胜和于飞鸿也没多少行李,毕竟于飞鸿平时的时候又不喜欢怎么化妆,两个人也只是拿了一个包一个行李箱。

    当她们下楼的时候老曹和美已经等在这里了,老曹把行李装进后备箱,开车,李胜坐在副驾驶上,于飞鸿和美坐在后边。

    美眼眶红红的拉着于飞鸿,“鸿姐,真的不用我陪你去么!”

    于飞鸿伸手搂住她,“哎呀,我就去散散心,几天就回来了,再我有手有脚又有他,放心了。”

    美学问不高,中专毕业出来的,到北京来打工,出了事故,走投无路的时候机缘巧合的遇到了于飞鸿,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已经三四年了,于飞鸿对美也的确不错,不情同姐妹,不过也差不离多少了。

    每每于飞鸿快出拍戏或者有活动,美都会陪同,这自从于飞鸿闲下来,美被派去跟着李胜,俩人见面的时间也少了许多,现在刚回来就又分开,有不舍也是常情。

    “那好吧,那你自己可一定注意啊!听香江那边风可大了!”美难为的头,道。

    于飞鸿扑哧一笑,“行了,等我从香江回来就马上要开始拍戏了,到时候你又要跟着我全国各地的跑了,刚好你趁着这段时间我不在北京回老家看看你妈妈,你以前还不抱怨没时间休息的么!”

    “鸿姐……”

    被于飞鸿的不好意思了,美顿时有些脸红,被提以前的丑事,再这会李胜在呢,美和李胜到现在还是不对付,这个让于飞鸿很奇怪呢。

    李胜这会没注意俩人什么,正拿着从图书馆买回来的香江旅游手册和地图在看呢,看看香江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到时候等把英煌的事情安排妥了,好好的带着于飞鸿转一转,也不枉两人千里迢迢的跑去。

    到了机场,李胜和于飞鸿就让老曹和美先回去了,李胜推着行李,背着包,于飞鸿在前边带路,路痴归路痴,机场的路还是认识的,都不知道走过多少次了。

    两人去把给行李过了安检,办理托运,然后也开始安检,过关,在外边等的话遇到影迷和记者什么的就麻烦了。

    不过起来也是操蛋,从北京直飞去香江好麻烦,还要办理安全证,也得亏俩人是名人,只是走了个过场就办下来了,其实按照来算的话这个证件还要在户籍所在地才能办的,这也就是两人是明星,不然的话肯定没这么简单。

    进了候机大厅,两人找来一个没人的角落坐下来,现在的手机也没什么游戏,李胜掏出一本杂志随意的翻着,飞哥也早有准备,李胜不准她看剧本了,她就又继续开始看自己的银杏银杏。

    李胜翻了翻这本杂志没觉得怎么好看,又站起身来看了看,随手抽了本下来。

    李胜看了看的名字,儿戏杀人。

    咦,这个名字有意思啊,不过按照咱们天朝的规矩来的话,就冲这个名字能出版?

    李胜带着疑问开始翻看起来这本。

    不知觉的,他也有沉浸进去了。

    木质阁楼。碎石砌墙。黑衣方阵。神秘祭祀。

    天罡归宿,众生俯仰,往生无限,长寿传承。

    故事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的西南边陲镇,是镇,其实只不过是一个闭塞落后的村寨,但却有着一套维护村寨公共秩序的“公序良俗”和乡规民约,七十二条祖训俨然金科玉律,不守妇道的女人要被浸猪笼沉塘。

    族长与镇长合二为一,村落权威和官方权威成为合体怪物。在这样四平八稳的秩序约束下,寅时打水,子时灭火,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一切都按照设计好的程序进行,千百年来一直如此,而且若是没有外力的打破,这种四平八稳会一直继续下去。

    直到出现了一个叫牛结实的闯入者,这是一个走乡贩的儿子。

    这个人打破了镇的宁静,从他出现开始整个镇子开始鸡飞狗跳。

    牛结实是一个不受欢迎的闯入者,虽在亲生父亲死后改姓了长寿镇的“镇姓“,可这改变不了其“孽子”身份对这种压抑体制的叛逆。

    更由于他的“孽子”身份,譬如没有家庭甚至家族的羁绊,使得他在反叛村寨中各种“公序良俗”等体制内束缚时,具有较大的自由性。

    他的
追猎天神sodu
一系列反叛行为,放在其他人身上却不可能,因为土生土长的长寿镇民众不能考虑自身言行对于家庭乃至家族的声誉影响。

    随着李胜看着故事不断的深入,搭救被沉塘殉葬的马**之后,牛结实陷入了与哑巴马**的私情中,然后镇子里的人要把马**浸猪笼,牛结实在得知全镇要连马**带腹中孩子一起斩草除根时,他妥协了,不得不以自我放逐换马**母子的性命,从此堕入“设计死亡”的深渊永世不能翻身。

    这个故事不长,其实是有些短,李胜看书的动作本来就比较快。

    不过他看完之后觉得这个情节好像有些熟悉,仔细的想了想,还是有恍惚。

    于飞鸿现在对于银杏银杏的剧情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所以没有以前的那么全神贯注了。

    她在不经意的回头的时候看到李胜手里紧紧的抓着那本的,整个人的眉头皱成一团的时候,不禁好奇的拉了拉他。

    “你怎么了?”

    李胜回过神来,低头看看手里的书,又思考了一下。

    “没事,发现了一本很适合改编电影的,在考虑情节呢!”

    “嗯?”

    于飞鸿本来就是随口问问,没想到还能听到这种消息,顿时来了兴趣,她把银杏银杏重新放回包里,从李胜的手中拿过了那本所谓的儿戏杀人。

    李胜看着于飞鸿看那本,自己又重新靠回了椅子上。

    牛结实……牛结实……

    “我想到了!”李胜忽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

    “什么?”于飞鸿奇怪的转头看着李胜。

    李胜当然不能给于飞鸿自己想到了自己是因为想起自己为什么对这部熟悉了,他笑了笑,“只是想通其中一个情节了!”

    “你啊你……现在我终于知道你那么多灵感都是从哪里来的了!”于飞鸿笑着摇摇头。

    “别一惊一乍了,现在咱们的心思要放在云水谣上,再野蛮女友还没上映呢!”

    “你还你要尽量的减少工作呢,这一部没上映,一部等着你拍,你就开始想着下一部电影了,哪里还有时间啊!”

    于飞鸿这么一倒是真的,不过李胜也没想过自己拍这部,一来这部不是很经典,再者了,自己现在这个风格也不适合玩这种类型的文艺片,还是第六代那一群比较适合,到时候就从他们当真选一个就是了。

    里边的角色也没什么适合自己的,也可以直接pass掉,这个无虞,李胜笑着头。

    “我就是想想,想想,嘿嘿!”

    于飞鸿抿了抿嘴,她对这种类型的其实兴趣不大,女孩子嘛,年纪大也还是女孩子嘛!

    女孩子总是会对所谓的爱情啊,梦想啊,这些东西感兴趣,君不见飞哥这么感情去的银杏银杏就是这种类型的么!

    “不过起来了,咱们现在既然到关于你工作安排的事情了,我觉得有必要跟你一了。”

    “嗯?”李胜不解的看着于飞鸿。

    于飞鸿叹了口气,“前段时间我研究剧本的时候有了问题,我就拿着剧本去找崔老师了,刚好李老师也在。”

    “她们俩给我解决完问题之后,我们闲聊起了你,虽然都是对你赞不绝口,但是问题也不少。”

    “比如,你一年到头根本没在学校学习的这个事情。”

    “额……”李胜汗颜,这个还真的是,自己加入北电到现在估计只有十分之一的时间在北电里,用来学习的时间就更加的少了。

    李胜试图解释道,“我这不是忙么……”

    于飞鸿头,“我知道你忙啊!不过也得注意一下自己的学业啊,学习毕竟能给你带来不的知识累积,比如你上次的演技瓶颈,如果你有一个系统的学习,肯定不会那么难受!”

    “当然,你的路子现在跟北电已经迥异了。”

    李胜也只能讪笑了,也是,李胜现在已经在体验派这条路上一路狂奔不回头了,虽然北电的那种演戏方式他也能驾驭,但是在饰演角色的时候在第一时间就会不由自主的为角色构架出一个虚拟的人格来,一个完整的人设。

    也就是那怕只是一个配角,哪怕只有几句台词,体验派的人就会不由自主的为这个虚拟的角色构架出完整的人格,背景,生活习惯等等,这样很累,但是这个角色就会很真实。

    不过也会有问题,比如和剧本以及情节有的时候会出现冲突,出现不合理性,江文有这个路子,所以叫戏霸,李胜现在大概也就是朝着江文这个方向奔着上去了。

    不过和江文以及葛大爷的路子不一样的是李胜没有他们俩那么极端,江文演戏哪怕是体验派的路子他在饰演的时候也会一个劲的放啊,放啊,什么角色都是霸气绝伦,而到了葛大爷就是收啊,收啊,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包容一切。

    但是吧,他们俩这路子虽然不错,但是有缺,那就是无论他们演什么都像是把那个角色的骨子给撕了下来然后塞进了他们自己的躯壳里,有的时候会出现不和谐。

    比如把,冯大炮在拍夜宴的时候葛大爷那一个版本的皇帝人们在提起的时候就是想笑,唯一能记住的就是葛大爷摸了张子怡,至于江文在后来拍了让子弹飞以后,到后边的一步之遥,无论是张牧之还是马走日都让人记不住,唯一记住的就是这个片子是江文演的。

    李胜当初没考虑过这些,但是很幸运的走上了另一个路子,什么路子呢!

    孙红磊!

    李胜现在大概孙红磊中期时候的路子差不多,虽然形象固化,但是自我还是能够做出一些改变和突破的,而且李胜在外观上比孙红磊有优势。

    如果非要给现在的李胜给一个定义的话,那就是一个矛盾体,一个集成了孙红磊和刘晔中期水平的结合体。

    可阳刚霸道,可阴柔优雅,在这一拿捏的比较不错的在国内目前只有道明叔和王之文可以算的上其中的佼佼者。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