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心态

第四百三十七章 心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人活着,心态很重要,唔,上章章节编号写错了,抱歉。最后,求订阅。

    --------------

    李胜弄了一天结果就招到一个张婧初,不过于飞燕本来也没指望李胜做出什么成绩来。

    不过她对李胜弄来的张婧初还是比较满意的,的确如同李胜所,电影行业的人招聘同专业的人来还是比较靠谱的。

    两人都在外边忙了一天,也没打算回去烧饭吃,这边距离鱼美人还远,两人去老莫吃了一顿饭,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李胜看了看时间想着给于飞鸿打一个电话看看她们那边的绿幕拍摄进行的怎么样了。

    “喂,姐姐?”电话嘟嘟的响了几声之后,电话接通了,李胜出声道。

    “喂,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于飞鸿有气无力的道。

    李胜诧异,咦,这不是拍戏么,怎么话这个口气?

    “你声音怎么了?怎么听起来这么有气无力的?”

    于飞鸿叹了口气,“唉,别了,还真的让你准了。”

    “怎么了?”李胜好奇道。

    于飞鸿道,“你我们开始接触绿幕拍摄肯定笑场,还真的是啊!”

    “这已经不是笑场了,简直是笑哭啊!”

    “我一看到讯哥儿吊着威亚和蝴蝶一样在大棚里飞来飞去,我就想笑,明明面前空无一物,还表现的一脸妩媚,那神态……啧啧……哎哟,不行了,还想笑!”

    李胜还没接话呢,就听到那边周公子也话了,看样子是也在。

    周公子在那边抢电话呢应该是。

    一阵嘈杂过后,周公子对着话筒道,“你别听她瞎,我才不傻呢!”

    “她才傻呢,就和时候看的那动画片一样,拿着一把木剑,举着,嘴里还念念有词的,我还没笑她,她自己就笑了!”

    “哈哈哈哈……”

    “……”李胜无语,得亏自己戏份不多,让她们先笑一阵吧。

    周公子完之后就没声音了,稍微的等了一下,于飞鸿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

    “你呢,京城那边怎么样,还有什么事情没有?”

    李胜应声道,“还有事情,房子那边的设计图还没出,然后我还要参加一下华表奖的颁奖典礼,大概五天后吧,那时候应该就没事了。”

    “嗯,家里和公司没什么事情吧?”于飞鸿又问道。

    李胜把昨天于飞燕和他的建议跟于飞鸿了一遍,于飞鸿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

    “这些我不懂的拉,你们看着办就好了。”

    “嗯。”李胜应道,“你在那边也注意照顾好自己啊!”

    “嗯,不了,我得好好休息休息,现在大喘气觉得肚子都是疼的。”

    “好吧!”李胜头,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李胜挂断了电话看着手机愣了一会,笑笑摇摇头,打算去书房坐一会,今天于飞燕回来的时候给了李胜一份中影送到公司的关于华表奖的详细资料,他打算好好的看一看。

    刚走出卧室,看到于飞燕正好从房间出来手里还端着水杯,忽然李胜想起他和宋可商定收购麦田的事情还没和于飞燕,就把这件事和于飞燕讲了一下。

    他和于飞燕完这个事情总觉得于飞燕看他的眼神有异,可又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了。

    于飞燕给自己倒水的时候给李胜也倒了一杯,然后她就回房间去了,李胜看着她进屋,耸了
网游之幽篁逆世无弹窗
耸肩膀,也端着杯子进了书房。

    他坐到书桌前放下杯子,掀开了今天中影送过来的资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得,还惊喜呢,这资料一目了然,连得奖人都给出来了,到时候去走个过场就完事了。

    李胜仔细的看了看,有好多人他都没听过。

    你看看这一栏上边写的是优秀故事片的得奖主,加上李胜一共十一部电影。

    你见过哪个电影节的奖项是这么不值钱的?

    这份资料上附上的不禁是这些,还有和李胜一起获奖的这些电影的大致资料。

    李胜仔细的看了看,像《生死抉择》《相伴永远》《真心》《走出硝烟的女神》等等等等,啊对,还有李胜的王毛。

    那么可以看出来了,革命,亲情,公安,国营企业的奋斗史,这大概就是十一部电影的几个类型了,主旋律嘛!可以理解。

    不过让李胜惊讶的是自己这一次得奖真像韩三枰的不是一个,李胜个人的奖项是优秀导演,优秀电影人,还有一个电影新人奖。

    电影获得的整体荣誉还有一个优秀故事片。

    暂且不这些奖项的含金量,单单就冲这几个奖项的数量来,《我不是王毛》这一次获奖的数量和于本证的《生死抉择》不相上下。

    人于本证可是老派的导演,人拍电影到时候李胜估计还在玩泥巴呢,这让李胜很惶恐啊,他都在想是不是找机会和三爷通通气,把自己放的稍微的低调一。

    韩三爷还跟李胜到时候等惊喜呢,今晚这么一看,李胜一下子就没什么期待感了,合上这份资料,不禁叹了口气。

    李胜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努力挣钱,功成名就,然后现在多了一个把飞哥捧上影后的宝座。

    然后呢?

    是啊,然后呢?

    现在这样一年到头全国各地的飞来飞去,也算名声斐然,但是自己真的开心吗?李胜也在问自己。

    飞哥跟着自己这么忙,她那么慵懒的一个人真的开心吗?

    李胜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有些事情,本来就毫无逻辑可以,本来看着好像是对的一件事情,仔细的想一想,好像并没有那么重要。

    细思恐极!

    李胜靠在椅子上茫然的看着天花板,我一直努力的拍电影,只是为了挣钱吗?

    李胜忽然想起了今天白天和曹曦汶的谈话,想到了曹曦汶的那句话。

    “我喜欢表演,我觉得它很有意思。”

    他也想起了他对曹曦汶的那句话。

    “表演是艺术,你喜欢它就要尊重它,不要去亵渎它,用你最好的状态和姿态去面对它。”

    忽然间,李胜好像明白了一些。

    他明白了自己目前的茫然来自何方,这也是瓶颈,是阻碍。

    不过是来自己于自己的内心,在名利面前自己的心动摇了,迷惑了,开始不知道到底怎么的心了。

    对于蜀山传,李胜是为了报答徐可的指恩情的,对于云水谣,李胜是把它看作成一个任务的,也没仔细的深入内心的去考虑过。

    不过忽然在这一刻,他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丝颤栗,一丝崇敬,或者是憧憬。

    蜀山传的剧本并不在身边,但是云水谣的剧本在。

    李胜拉开抽屉,拿出剧本,抹了抹自己的双手,怀着一种很奇特很新奇的心情和状态再次掀开了剧本。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