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六白二十五章 赞歌-1

第六白二十五章 赞歌-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杀生从上映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其实不少的学生已经去看过这部片子了。 更新最快

    其中也不乏觉得不过如此的人,虽然到了礼堂但是心里却是漫不经心的,完全没把这一次的观影放在心上。

    可是随着故事的进展,他们慢慢的发现好些许多细节都是他们在电影院里没有看到过的,这就提起了他们的兴趣了。

    他们觉得了了的也是宁皓,并不是李胜。

    毕竟李胜从出道到现在已经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作品和资历来证明自己的成绩了。

    但是宁皓不行,这是他的第一次。

    他需要惊艳,这也是为什么在原本的历史上宁皓的第一部电影疯狂的石头在上映的时候得到那么多人的认可。

    当时的宁皓就是满腔的才华在努力的积攒了那么多年之后的一次磅礴的迸发,井喷!

    不过这一次宁皓拍杀生和之前那次并不同。

    哪里不同呢,那时候的宁皓已经经历过了很多,怀才不遇,急需要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但是现在则是不然。

    宁皓从一开始最初就跟着李胜,且不宁皓在那时候李胜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就对他的帮助,就算没有功劳,苦劳也大把的。

    更何况在云水谣的时候宁皓敢拿自己的生命去换取那震撼磅礴的画面。

    于情于理,李胜都要视宁皓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更何况,李胜还是从后世而来,完全知道宁皓在自己的发展下会走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在李胜重生前夕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宁皓已经是华语电影票房的保证了。

    第三个踏进亿元票房俱乐部的导演,并且在无人区之后大彻大悟,彻底的拿捏住宁皓一直在追求的所谓的商业和文艺的脉络。

    夜巴黎,耿浩,黄金铁三角,都是他的铭牌。

    ……

    言归正传,纵然感动,但是这样宁皓也觉得自己更有压力了。

    无他,这是自己的母校,这里在座的不是自己老师就是自己的学弟,如果自己真的失败,那自己这个脸是真的就没地方放了。

    影片还在播放着,李胜悄悄的瞥了宁皓一眼,发现他的额头上都是汗水,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

    李胜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胳膊,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宁皓的脸色稍微的缓和了一下,不过还是很严肃。

    这种事情,你的多了,反倒是会有反效果,还不如让他自己稍微的冷静一下。

    ……

    一部电影不同的剪辑就会有不同的效果,哪怕有的时候只是一的细节就会让整个效果完全不同起来。

    如果公映版的杀生悬疑多一的话,那么这个加长版则就稍微的弱化了这些,虽然还是多线插叙的手法,但是更加的易懂了一些,不过在公映版本里没出现的一些镜头就比较的深刻人心了。

    比如,李筱冉赤果着身体,背对着镜头坦然面对一群视自己为不详的妇女们。

    当这个镜头出来的时候,整个礼堂里都发出了一声嘘声,你不得不去承认,李筱冉的身材很妖娆,到极那种。

    宁皓一向喜欢用明亮的镜头,而杀生的整部片子的色彩基调却基本上都是带着一种压抑的昏黄,只有在这一刻的时候,镜头才变得明亮了一下,李筱冉赤果的酮体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在这一刻就像是一条闪电刺入你的内心深处让你无法自拔!

    不得不,原版的余楠拒绝了这部电影倒是也算是成全了这部戏。

    平心而论,余楠并不如李筱冉
御史不好当txt下载
漂亮,只是演技稍微好了那么一,也许一样,毕竟我们在去看一个漂亮的女演员的时候总会第一时间去打量她的容貌,而不是在乎她的演技。

    就像现在看到这个镜头,无论男女都会把目光第一时间落在那胸前的高耸,亦或者身后的挺翘上,这是本心。

    李筱冉很给力,出色圆满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画面慢慢的进行到了江文饰演的牛结实把李筱冉饰演的**给抢回了自己的家里。

    激--情戏!

    江文这孙子对这个套路那叫一个熟悉,没少拍这戏,轻车熟路。

    倒是李筱冉,以前虽然多少过接触过那么一,不过充其量也就摸摸大腿抱一抱就算完事了。

    不过这次可不行,李筱冉当初的底线就是一些激烈的动作的容易露的,她本人不愿意来,后续是专门从当地找的裸替。

    等到把宏观的全面场景拍完了,然后再一的补上镜头,通过后期剪接让大家看不出来。

    ……

    这一个礼堂足足可以容纳上万人,整个北电也没有这么多人,现在本科专科加在一起也不过数千人,但是这数千人在面对这些戏份的时候却一声音都没有发出。

    旖旎,**,不!

    这些他们统统都没感觉到,他们感觉到的肯定是其他的东西,因为看他们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故事还在继续。

    一个故事有开始就有结束,这次也不例外。

    已经快要到了故事的尾声了。

    牛结实和**日久生情,有了所谓爱情的结晶,村子里却迎来了牛医生,打算设计杀死牛结实。

    慢慢的牛结实也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了,当他终有一日知道事情的真相的时候,他坐不住了。

    **要打掉孩子让牛结实死心的活下来,而牛结实却宁愿自己去死也要让自己的孩子能够来到这个世上。

    ……

    “三叔,这是以前结实拿你家的东西,结实不懂事,恁别见怪。”

    “二婶,我今个就去死,求求你能放过我的孩子。”

    “牛二哥,娃无罪,娃无罪啊……”

    ……

    牛结实在给全村的人磕了头,道了歉之后,拉着早早就给自己准备好的棺材来到了天葬的山,他躺在了棺材里,上放着的就是那个他最初和**好的那个信物,音乐盒。

    看着它,望着天,等着死……

    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结局,无论什么版本,牛结实都要死。

    故事完了,画面慢慢的黑了下来,礼堂的灯重新亮了起来。

    李胜带着宁皓和江文走了上去,台下去鸦雀无声。

    宁皓站在李胜的身后,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我真的失败了么?”

    李胜轻轻的笑了笑,拿着麦克风道,“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我亲爱的老师们,宁皓师兄问我他是失败了吗?”

    李胜摇摇头,“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个问题交给你们来回答才合适!”

    他着把话筒往前轻轻的一伸。

    “啊……”这是在呐喊的。

    “呜……”这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的。

    “吁……”居然还有吹口哨的。

    “好!”还是有理性的观众的。

    “啪啪啪啪……”

    不过最让人无法忘记的还是这雷鸣一般的掌声,哗啦啦的经久不息。

    宁皓站在原地对着他们鞠着躬。

    “谢谢,谢谢,谢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