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开拍-死心(二合一)

第六百二十六章 开拍-死心(二合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胜给宁皓准备的这一出,着实的给了宁皓不少的信心。 更新最快

    等到在这边观影完成,李胜和带着宁皓和江文分开了,他们和崔新琴道过谢又告完别,就离开了。

    李胜开车载着宁皓,带着胶片来到了飞鸿影业。

    胶片重新交回给公司进行封存,到时候去报名参展。

    李胜带着宁皓到了余东这里,李胜对余东道。

    “余经理,把杀生的票房记录拿出来我看一下。”

    余东疑问,关于杀生的票房他是都跟李胜报备过的,没道理现在还来问啊。

    虽然疑问,不过他还是从桌子上的文件夹里抽出来一个,然后掀开翻了几页,递了过来。

    李胜接过来看了看,然后顺手丢给宁皓。

    宁皓疑问的接过去,一看,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现在这片子已经上映一周了,今天是第八天。

    前边七天的票房居然没有一天是低于一百万的。

    第一天更是达到了一百三十二万,之后的六天虽然有所回落,但是也都保持在一百万到一百一十万之间。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都是在骂我的么!”

    余东看看李胜,又看看宁皓,完全没搞清楚这两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还是李胜看出了余东的疑问,他给余东解释道。

    “这家伙现在报纸看的多了,觉得自己拍出来的东西都是垃圾,人们都在骂他,超级不自信。”

    “所以我带着原片去北电举行了一次观影会。”

    “好不容易才把他从牛角尖里给拽了回来。”

    余东一听原来是这个情况,顿时失笑的摇摇头。

    宁皓不解,“为什么你也是这个表情呢!”

    余东微笑不语,还是李胜给他解释了一下。

    “首先,你要确定的是你拍的并不是一部烂片!”

    “其次,这部戏现在已经具备了一切当红电影具备的条件和要素。”

    “剧本我写的,够格把,江文黄雷够不够?”

    “再加上现在外边对于你这部戏的争议这么大,热度有了话题有了。”

    “有话题就有争议,有争议才有热度,有热度了,你还怕没人去看?”

    余东头,赞道,“老板不亏是老板,这简直绝了,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李胜不以为然,这算什么,在后世的时候有些电影为了在上映前夕刷一热度,哪怕是自黑都要让自己一直把持在话题和网络热搜词的前几名。

    哪里会像现在的宁皓呢,让他处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他居然觉得怂。

    终究是票房的数据和北电同学们的欢呼给了宁皓一自信。

    他终于了头,“嗯,我不是垃圾,我的作品也不是垃圾!”

    李胜晒然,“这才对嘛!”

    “保持好自己的心态,现在你才刚刚起步就这样,那倒是等你真的成了全国知名的导演你还怎么继续走下去啊!”

    “人红是非多,你要记住这个道理!”

    “做好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其他的,随他们去吧!”

    “不是有名言的好嘛,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余东和宁皓听了李胜的话,都是一愣,然后都苦笑着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精辟!”

    李胜摆摆手,“好了好了,都别拍马屁了!”

    “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李胜道,他走了两步又站住脚问余东。

    “剧组筹备的怎么样了?”

    余东回道,“随时可以开机!”

    李胜头,“那行吧,联系演员,准备开始吧,闲了这么久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余东头道,“好!”

    “那我就先回去了。”李胜摆摆手,这才真的离开了。

    ……

    回到家里,于飞鸿就问李胜道,“怎么样了?”

    李胜疑问,“什么怎么样了?”

    于飞鸿回道,“当然是宁皓了,你不是带他去解决心理问题了么?”

    李胜笑道,“哦了,你也不看看是谁出马!”

    于飞鸿白了李胜一眼,“瞧你那德行!”

    李胜嘿嘿的笑了一声,想到要开始拍戏了,他忙跟于飞鸿讲了一下。

    “哦,对了,姐姐,我估计这几天剧组就要开机了!”

    于飞鸿愣了一下,头,“好啊,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李胜顿时汗颜,无言以对,得,飞哥还惦记着这片子出来狠狠的逗岳父大人一把呢!

    ……

    到了翌日,余东就打电话已经和演员那边全部都沟通好了,问李胜什么时候开始拍摄。

    李胜在思考了之后决定就明天,明天就开始。

    拍摄的地需要有一栋别墅,李胜这里当然也可以,不过李胜可不愿意。

    因为根据剧情的需要到时候屋子里很多东西都要被砸掉的,李胜可不想自己的房子被砸的稀巴烂。

    拍摄的地是在怀柔影视基地里边的一栋别墅里开始。

    到了拍摄这一天,大家也都是在这里集合。

    这也是这一个剧组今天第一次集体到场。

    王金松和宝宝这些都是比较熟悉的了,只有李琴琴算是第一次合作,不过看人这年纪也是老戏骨了,肯定用不着李胜操心的。

    最合适的是王金松和李琴琴居然也认识,这就好办了。

    这戏还没开始拍呢,就形象上已经赢了一大半了。

    王金松根本不用化妆就是一萎缩老头,至于李琴琴那双眼睛一瞪,啧啧,妥妥的悍妇!

    大家既然都认识,那这就好办了。

    李胜先和大家打了个招呼。

    “感谢大家都能来参演我这部戏,咱们都是老熟人了,废话就不多了,剧本想来也都熟悉了。”

    “这戏对于演技的要求不高,但是有一,那就是,这部戏是喜剧,我希望看到一平时你们表演里所看不到的东西出来!”

    “行么!”

    江武伸手搓着自己下巴的胡子,乐呵呵的笑,不话,宝宝也是傻笑。

    李胜见状无奈,摊手,“准备开始吧!”

    剧组的制片依然还是贾文,现在他基本上已经是李胜的**制片人了。

    贾文跟了李胜这么久,熟悉李胜的一切,他的习惯,他的节奏,场景什么的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

    因为今天集合的这里是最后拍摄用的别墅,来都来了,再换景也不合适,直接就从这里开始拍摄了。

    那就意味着这故事不能从开头开始拍摄了。

    李胜要参演,无法掌机,所以专门的打电话把宁皓也给整过来了。

    免得宁皓呆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无弹窗
在家里看报纸新闻什么的再次胡思乱想,李胜可不想天天没事就去给宁皓做什么心灵导师。

    宁皓是知道李胜要开拍新戏了,但是那时候他只顾着悲伤自己的电影,根本没有时间来了解别的事情,对于李胜的剧本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等他来了看完了李胜的剧本,顿时膛目结舌。

    一直到里都化好妆过来了,还发现宁皓在在目瞪口呆的发呆。

    “嘛呢,嘿,嘛呢!又开始悲风伤秋了?”

    李胜把宁皓给叫醒了过来,宁皓回过神,摇摇头。

    “没,没呢!”

    “我在想你这个剧本!”

    李胜不解道,“我这剧本怎么了?”

    宁皓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憋了半天也没憋出来一个字来。

    李胜撇了撇嘴巴,没好气的吐出来俩字。

    “精彩?”

    宁皓头又摇摇头,“精彩是精彩了,不过这故事……啧啧,真的不敢恭维啊!”

    李胜翻了个白眼,怪我咯!

    “我是要拍另一部戏的,不过资金投入太大,我想飞鸿影业自己独资,不过余东反对,所以我也只能等一等了。”

    “你完全可以把这部戏当作是用来捞钱的,挣快钱!”

    宁皓愕然,“那你这不是在透支自己的名气吗?”

    李胜摊手,“你怎么还没看明白呢?”

    “?什么?”宁皓就愕然了,怎么反倒是还成了我的不对了。

    李胜叹了口气道,“这个剧本你看了之后第一反应是什么?”

    宁皓想了想,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想笑!”

    “恶俗吧?”李胜再次问道。

    宁皓头,“嗯!”

    李胜打了个响指,“这就够了,这就是真正的纯粹的商业化华语电影,挣钱,你看完之后看一乐,也就得了。”

    “什么反思啊,人文啊,关怀啊,统统都没有!”

    其实搞定岳父大人这部戏吧,其实还不算太彻底的商业,后世李胜看过太多所谓的纯粹商业电影。

    比如王胖子后来吃老本的澳门风云了,中国星出品的西游记之三x白骨精了,等等等等,那才叫真的空无一物。

    除了靠特效技术堆砌出来的绚丽的特效之外,就剩下一对港澳台的大咖,其余的,不好意思,我们没有其他的了。

    宁皓在沉思,李胜可没给他思考的时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了你,别想了,踏实给我做好副导演,以后有的是机会给你研究!”

    宁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嗯!”

    ……

    宁皓,王金松,江武,宝宝,这都是和李胜合作过很多次的人了,对于李胜的套路和节奏都是很熟悉的。

    第一天,照旧,磨合,磨合整个剧组。

    也许是因为熟悉的缘故,还算顺利。

    唯一的问题反倒是出在李胜和于飞鸿的身上。

    在傍晚时分,天色有些暗淡了下来,把窗帘给拉上。

    要拍摄的戏份是李胜和于飞鸿的**戏,然后王金松在**底下,李胜知道,但是于飞鸿不知道的情况下拍摄。

    好嘛!

    于飞鸿知道王金松就在**底下,再加上旁边还挂着摄影机,两人这叫一个开心啊!

    于飞鸿先笑场,然后是李胜,你来我往的,这戏没法继续下去了。

    其实不止是他俩,江武宝宝宁皓他们在一边看着也是忍俊不禁。

    笑着笑着,宁皓忽然不笑了,他忽然有些明悟了。

    他好像忽然明白了李胜刚才对自己的。

    一部电影到底它存在的目的和目标到底是什么呢?

    艺术?不是不是!

    娱乐大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他最初看到李胜的剧本的时候是特别的想笑,但是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是啊,想笑,特别想笑。

    他忽然想起李胜的所谓的商业化,迎合观众,也想起了最早的时候认识李胜的时候他过的一句话。

    我拍了电影,你看了,我笑了,你笑了,我就成功了。

    ……

    有时候,境界这种东西就像是一层看不到摸不到的隔阂,没他也就没了。

    这场戏今天大家一直笑场,拍是没法继续拍下去了,只能一起收工散场。

    各回各家,李胜和于飞鸿回去的路上顺便吃了个饭,就准备休息了。

    ……

    许久没有晴天的洛杉矶今天终于迎来了这大半个月的第一个晴天。

    周公子一如往常的下课放学,步行在街头,慢慢的走着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开门,开灯,开电脑。

    现在的她已经彻底的平静了下来了,也开始慢慢的适应现在的生活,就像湖水,平静不波。

    她打开电脑之后打开自己的电邮看了一眼,发现里边多了一封新邮件。

    她好奇的开一看,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忍着继续看完。

    这是一个宋可发给她的,宋可告诉周公子,李胜就要订婚了,让她安心的学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里边还附带着两首歌。

    周公子把它们下载了下来,然后好奇的打开了。

    我们哭了

    我们笑着

    我们抬头望天空

    星星还亮着几颗

    我们唱着

    时间的歌

    才懂得相互拥抱

    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

    李胜的声音响了起来,周公子就那么呆呆的坐在那里听着,听着。

    听着听着,她忽然就笑了,笑的很开心,很开心……

    慢慢的她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她觉得脸上一热,两行泪水慢慢的从眼角流水来,流过脸颊,低落在肩膀上。

    一直等到歌曲唱完了,许久,许久,周公子才回过神来,伸手抹了抹自己的眼角。

    她伸手拉开了抽屉,然后拿出了笔记本,打开,拿起笔。

    “今天是半个月以来的唯一一个晴天,我的心情本来很好的。”

    “可是我现在不开心了,我想你在我身边,也想你能哄哄我,可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打开了电脑,我收到了一封电邮,我知道你要订婚了,我知道你未来还要结婚,但是新娘不是我。”

    “你知道吗?我好累!”

    “真的,我真的很想告诉你,我真的要死心了……”

    “后会无期,也许你早就给了我答案了吧!”

    ……

    “啪嗒,啪嗒……”

    笔记本上慢慢的被泪水给打湿了,几个斑将墨水浸染的有些变色,就像记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