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华娱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江文约戏(二合一)

第八百二十一章 江文约戏(二合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事实证明,李胜是想多了。

    李晓婉在接到了李胜的电话之后,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是很愕然,她和周公子关系近是不假,但是那也只是以前而已。

    从之前周公子的合约随着转到飞鸿影业之后,俩人除了李胜之前住院的时候联系过一次,就没再联系过了。

    李晓婉也不知道,那李胜就没辙了,琢磨着让李晓婉问一问周公子的家人吧,又怕她家人担心,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周公子也是个成年人了,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想来应该会没事的吧!

    挂掉了电话之后,李胜一直都在发呆,他在反思出现这种情况,这和自己有没有关系。

    这时候于飞鸿抱着李胜男进来了,看到李胜在发呆。

    “怎么样?有消息没有?”于飞鸿问道。

    李胜摇了摇头,“没有,李晓婉也没她的消息!”

    于飞鸿抱着孩子在李胜的对面坐下,一边抱着孩子掀开衣服打算喂奶,一边安慰李胜。

    “好了,你也别太担心了,讯哥儿那么古灵精怪一个人,说不定这会自己跑到哪里去潇洒去了!”

    “也说不准人家邂逅了自己的爱情也说不定呢!”

    李胜点点头,叹了口气,“但愿吧!”

    于飞鸿看看李胜的神色自己也有些心情复杂,不过也没说什么。

    其实她也挺担心周公子的,周公子那个人怎么说呢。

    有的时候看起来挺好的,挺适合做一朋友的,有的时候认准一件事情的时候,人就会有点轴。

    如果不是李胜的话,两人肯定会是好姐妹的,但是没有如果,俩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尴尬。

    明明算是朋友,但是在某些方面和事情上又不得不在一个对立面上。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

    不过现在没消息,李胜和于飞鸿也没办法,只能祈祷周公子能够好好的吧!

    而此时周公子到底去哪里了呢!

    旅行!

    她在离开了美国之后居然开始世界各地跑着旅行起来,先去了火奴鲁鲁,也去了李胜曾经说过的爱琴海和马尔代夫,转道又去了巴黎。

    而在李胜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已经到了英吉利,在伦敦停下了脚步。

    伦敦有个绰号叫雾都,并不是很适合生活,所以在呆了几天之后,她又离开了这里,到了附近的城镇。

    英吉利和美利坚有的地方很像,那就是这个人少,地方大,人口密度非常的稀少。

    在这里没有人认识她,她觉得特别的轻松,什么都不用去想,不用去思考,很轻松。

    所以她打算在这里暂停自己的脚步,休息休息。

    也许是疗伤!

    这些事情估计也只有她自己才能清楚吧!

    ……

    周公子的事情对于李胜和于飞鸿来说毕竟只是一个小插曲,他们也不可能因为周公子的事情就放下手头的一切去寻找她。

    毕竟,他们没有立场,也没有理由,也许周公子离开也只是为了躲开他们。

    第二天一早,两人吃过了早饭之后,李胜就打电话让老曹过来把两人还有小美都送到了鱼美人餐厅那边去。

    餐厅今天上午停业休息,但是后厨却是一直都在忙碌着,为李胜男的满月酒忙活。

    虽然李胜邀请的人不多,但是这种场合来的话,肯定都是举家前来,人基本上你要按照双份来计算。

    李胜和于飞鸿来的很早,于飞鸿和小美带着孩子一直都在老周的办公室那边,那边空间比较小,暖气开着,温度比较暖和。

    毕竟北方这冬天的温度,来过的人都知道,那绝对是让你来过一次不想第二次。

    李胜则是跟着老周在后厨闲逛着,不时的拿点东西吃一下什么的。

    一直到十点多的时候,前边有服务员过来说,已经有人前来了。

    李胜从后厨那边过来,一看,原来是江文和江武兄弟到了。

    果然和李胜所想的一样,两人都是一家人过来的。

    在看到李胜之后,江文和江武都对着李胜拱手道喜,然后还送上了红包。

    李胜退让,江文眼睛一瞪,“瞧把你能的,我说给你了吗?”

    “我这给我侄女的!”

    江武跟着咧嘴笑道,“对!”

    李胜耸耸肩,“那我就代替我女儿说一句谢谢咯!”

    桑德琳和宋燕笑着问李胜,“于飞呢?”

    李胜指了指老周的办公室那边,“在老周办公室猫着呢,外边太冷了!”

    “我们去看看她!”桑德琳拉着姜一郎和宋燕去找于飞鸿去了。

    李胜则是招呼江武和江文来这边坐下,服务员马上送上了一壶热茶,让他们先喝点暖暖身子。

    毕竟现在距离中饭的时间还早,李胜拿着水壶给两人泡了一杯茶。

    “喝点水!”

    江文没客气,端过茶杯微微的咂了一口,他伸伸手。

    “哦,对了,跟你说个好事!”

    “嗯?”李胜挑了挑眉头,“我拍那电影我拿去参加电影节去了,报名了,还过了!”

    “牛逼不!中国第一部公路电影!”

    李胜撇撇嘴,“你也不嫌害臊!”

    江武在一边呵呵的笑着,只是看热闹,并不参与进来,他又不玩导演,只拍戏,再说了一边是哥哥,一边是朋友加学弟,帮谁都不合适。

    江文一拍桌子,“哎呀,你不服气你也拍一部啊!”

    “或者你给我写一本子也行!”

    江文这句话出来,李胜才恍然,他往后退了退。

    “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

    江文嘿嘿的笑了笑,“托你的福,我仔细的算了算,我差不多也能拍戏了!”

    “只是拍什么的,虽然以前有点想法,但是都不算成熟,所以我琢磨着找你来约个本子!”

    “怎么样?给不给面子?”

    李胜看了看他,“要剧本啊?”

    江文点头,“这不废话吗?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

    “可是我写的可能并不是很适合你啊!”李胜说道。

    江文摆手,晒然道,“没事,我可以磨合!”

    俩人正说着呢,陈道眀和妇人手挽手的从外边走了进来。

    “哟,我们这还来晚了!居然有比我们还早的!”

    陈道明的这个辈分和地位就有点高了,最起码不比江文差,毕竟江文从中戏毕业的时候,人陈道眀已经是双料影
铁娘笔趣阁
帝了。

    两人都忙站起来跟陈道眀问好。

    陈道眀很随和的摆摆手,“坐坐坐!都别客气!”

    杜仙笑着问道,“于飞呢?”

    李胜忙站起身来说道,“这边,因为孩子也在,所以没有在外边!”

    李胜给杜仙引了个路,一直到老周的办公室这边,然后自己又回来坐下。

    李胜给陈道眀也倒了一杯茶,陈道眀拿起来嗅了嗅。

    “茶叶还不错!”

    李胜自己尝了尝,没什么感觉,这茶叶都是老周的藏货,他是也不知道好坏。

    陈道眀喝了口水之后看了看三人,“咦,你们怎么不聊了,我刚看你们聊的什么,挺开心的啊!”

    李胜笑着道,“我们在聊电影的事情!”

    “电影?新戏吗?”说起这个,陈道眀也挺有兴趣的,身子往前凑了凑。

    江文说道,“我之前不是因为鬼子来了被禁导了嘛,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所以我打算来找小李要个本子!”

    “刚我们就是聊这个事呢!”

    陈道眀恍然,“哦,那个鬼子来了我知道,我看过,很不错!”

    “我特喜欢你最后砍人脑袋那场戏,非常霸道!”

    江文顿时咧嘴就笑了,“那是必须的!”

    陈道眀转头看看李胜道,“我听说你最近有新戏要上映啊!”

    李胜点点头,“嗯,不过是商业片,我拍的东西大部分都和江文不是一个路子的!”

    陈道眀点点头,“我这些年拍戏不多,但是外边该了解的我都还了解,你的戏我多也看过。”

    “你的原因不在你想拍什么,而是中影需要你拍什么!”

    陈道眀倒是敞亮,把李胜的事情给摸索的一清二楚的,他说的是实话。

    最初的时候李胜一直都是紧紧的绑在中影身上的一只小蚂蚱,中影说什么,李胜就得拍什么。

    除了王毛当初是李胜主动拿出来的,无论是后边的霍元甲还是云水谣,这基本上都是中影主导之后出来的产物。

    也就是现在的西游降魔算是完全李胜自己按照着自己的心意抄出来的电影。

    李胜正沉默呢,江文忍不住了。

    “嘿,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倒是咱们先聊聊啊!正好陈老师也在,给咱们也参谋参谋!”

    李胜想了想道,“那你到底想拍什么戏嘛!你总得给我个类型吧!”

    “随便!”江文道,“什么戏都行,不过得精彩!”

    “得有思想!也有余地!”

    李胜摊手,“找事是吧?”

    江文嘿嘿的笑了笑,“我想想哈!”

    “唔……公路电影怎么样?”

    “得,你还跟公路杠上了,路是怎么着你了,死抓着公路还不放手了!”李胜一听江文说公路马上就笑了,调侃他了一句。

    江文倒是没生气,自己歪着脑袋想了想,“其实之前拍的那咱们两个,并不是很标准的公路电影,不够正式!”

    李胜想了想,沉吟了一下,“公路电影也不是没有,但是并不适合你!”

    “你先说说看!”江文顿时来兴趣了。

    陈道眀和江武也是一脸我很感兴趣的模样,李胜看这样子没办法了,只好点点头。

    “那我大致的讲一下,这是两个故事!”

    “第一个是爱情故事,肯定不适合你,甭说了,第二个……”

    江文拉着李胜道,“别啊,谁说我不懂爱情了,说说,说说,就说第一个!”

    李胜挑挑眉,你个憨货还懂爱情呢!

    不过他也在意就把故事的梗概给三人讲了一下。

    李胜给三人说的这个故事就是前世他看过的一个电影的故事,名字叫在路上,是关于爱情婚姻和旅途的故事,总体来说,故事还可以,不过原版的话可能是因为演员和导演选的不对,扑街的一笔。

    这个故事李胜很快就说完了,江文自己在心里算了算,的确,这故事并不适合自己。

    江文又催着李胜讲第二个,“第二个呢?第二个呢?”

    李胜吁了口气,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这才开始说第二个。

    这第二个更简单了,就是韩寒的那部后会无期。

    虽然很多人叫嚣着说这部戏垃圾,但是平心来论来做韩寒的第一部戏,已经非常不错了,而且其中也的确有很多人们可以反思的地方的。

    后会无期的故事梗概更加简单,这部戏的魅力在于细节,而不是构架。

    李胜说完之后江文直接就给否决了,“不行不行!”

    “你这是拿垃圾剧本糊弄我呢!”

    “虽然这两部都还算不错,但明显一看和我路子就不搭啊!”

    李胜也被江文给缠的烦了,逼老子开大招是吧!

    “那好,我再给你来一个!”

    “这是关于一个真县长和假县长的故事!”

    “听好了……”

    李胜的确是开大招了,他给江文讲的就是他自己的故事。

    让子弹飞!

    你别说,这人的口味是不会变得,在听到这个故事的开头之后,江文的神色马上就开始变得专注起来。

    不但如此,他的眉眼和神色也在随着李胜讲述的剧情不断的变化和起伏着。

    李胜终于讲完了,江文一阵皱着眉头在沉思,久久没回过神来。

    倒是陈道眀最先开口了。

    “咳咳,我先说一句,这部戏如果可以开拍的话,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我!”

    “片酬不是问题!”

    这话说的有分量,也有意思,陈道明和陳保国俩人在国内算是比较奇葩那种。

    怎么说呢,有价无市,就是我有这么高的身价,但是没人来找他们拍戏。

    不过俩人早就在圈子里混迹多年,积蓄丰厚,再加上也没遇到什么真的值得他们自降身价的角色,所以就这么一直端着。

    今天陈道眀能说出这番话,想来对这剧本里的某个角色是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了,不然的话也说不出这一番话来。

    江文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他站起来,走到李胜的面前。

    李胜看着他,“干、干嘛?”

    江文用力的抱住了李胜,“哥哥哎,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李胜啊!”

    “兄弟,还是你懂我啊!”

    江文搂着李胜用力的在李胜的肩膀上拍打着,李胜用力的挣脱开来,一摆手。

    “丑,拒绝!不搞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