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飒飒西风 > 第五百五十节 情形突变

第五百五十节 情形突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夔王躲闪不及,身子直直地往后飞出。他在空中双臂连动,十指在自己腹间疾点。

    只是瞬息后,他身子还未落地,竟已在空中打了个弯,折返了回来。

    变化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他原本还想着留下给刘驽一副完整的皮囊,将来好从其体内夺走炁,现在看来,若是再不下死手,死去的只怕会是自己。

    想到这里,他持剑向前挥出,一道半圆弧状的光华随着他手中的剑刃向旁展开,犹如青空高悬之明月。

    他身往前动,剑上光华亦随之前行,所过之处,烈焰纷灭,此招正是“秘剑.青月”。

    刘驽知他来招攻势凌厉,料想以飞龙的肉身断然难以抵挡,于是飞身下马,单掌向这道弧状光华迎了过来。

    涛声激响过后,弧光化作碎片纷飞,成了在火风中飘舞的光蝶。

    与此同时,飞龙领会了主人的意思,趁此时机,它拼命往火场外冲去,转眼间便没了踪影。

    刘驽凝视着眼前的夔王,淡淡地说道:“殿下为了能够还击,居然能不惜下死手切断自己的心包经与周围经脉的联系,着实令人佩服。可你这样做无异于饮鸩止渴,虽然能够阻止毒素侵心,但绝然活不过半个时辰!”

    夔王清秀的面孔上流露出一丝狠厉之色,他张嘴向旁啐了一口血,“哪怕只是半个时辰,也足够让我杀你八次!你若是愿意认输,我会给你留个全尸。“

    “全尸?好作为你的下一副皮囊吗?”刘驽反问道,黝黑的面孔因为愤怒而略微变红。

    他决意拖延下去,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胜利的天平终将倒向自己这一边。

    夔王看出了他的意图,手中细剑连刺不歇,一片光亮的剑影如潮水般涌上前来,此招正是“秘剑.惊澜”。

    刘驽不欲硬拼,疾步往后退去,可他轻身功夫委实属于中下等,只是过了数息时间,便已被剑潮追上。

    他只得连忙转身,使出叠浪神掌中的一式“浪遏飞舟”,如潮般的真气将袭来的剑潮尽皆挡了回去。

    夔王轻轻一笑,手中细剑轻划,就势使出一式“秘剑.堰流”,剑身在空中划成一道光幕,将退回的剑潮尽皆挡下。

    剑潮前进受阻,复又向刘驽攻了回来,携带着夔王第二式秘剑的威力,声势更盛了几分。

    刘驽深知不能硬拼,于是纵身一跃,跳至剑潮上空,双掌齐出,使出叠浪神掌中的一式“水淹七军”,以图将剑潮再一次逼回。

    掌力与剑潮甫触之际,他便感到对方来势凶猛,只得催动丹田,真气连发而出。

    九重气浪与涌来的剑潮接连相撞,由此激发出的劲力将包围二人的烈火飓风尽皆撕碎,化作片片火霞当空齐飞,映得天上云彩为之失色。

    长安城内大街小巷里的看客们见此情形皆是惊得咂舌,有些算命先生已在争得唾沫星子横飞,只为了确定这天降异象对长安城未来命运的影响究竟如何。

    就在刘驽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化解了夔王的这两式秘剑连击之际,夔王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手中利剑高举,在空出划出一道弧线,不等他转身,便已直入他的后心,如泉般的鲜血随即飚出。

    一切来得极其突然,令他毫无防备,却正合夔王秘剑的精义。

    精明如夔王,在得知刘驽的血液有毒之后,同样的错误绝不会再犯第二次。他眼疾手快,身形一闪,便已
网游之踏碎西游吧
跃至丈许外。

    华清池内大火熊熊燃起,将傍晚的天空映得赤红。他站在火场中央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失落之意。

    他刚才从背后突袭施出的这一剑力道惊人,乃是彻底切断了刘驽的心脉。这样一具被重创的躯体再也无法被用来施展人衣术,意味着他虽然击败了刘驽,却已与炁失之交臂。

    或许此生此世他都将无法再获得炁的力量,只凭现在的剑法,他又怎能与城外的王道之相提并论。

    他不甘心,也不愿意,可这终究是事实,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他又一次提起手中细剑,缓缓朝刘驽匍匐不动的尸体走去,他要将此人碎尸万段,一泄平生之恨!

    正在此时,火场外突然传来田令孜的高喊声,声音有些颤抖,听得出来已是在竭尽全力,“李滋,你若是杀了那个后生,那我便自杀给你看!”

    夔王听后苦笑一声,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位心爱之人哪根筋搭错了,竟说出这等荒唐话来。

    他皱起眉头,不知该如何跟田令孜解释刘驽已死的消息。

    他静静的望着地上刘驽的尸体,失去了继续毁尸的心情。

    他听见火场外的喧哗声越来越大,有男有女,继而发现靠近华清池门口处的火势渐弱。

    透着火墙,他看见那些逃走的太监宫女不知何时提着水桶赶了回来,在狄辛和田令孜的指挥下正在奋力灭火。

    清水流过的地方,火苗渐渐熄灭,露出大片焦黑的土地来。

    狄辛一眼瞅见地上躺着的刘驽,直以为其重伤倒地,乃是心急如焚,转头看了眼身旁的田令孜。

    田令孜被两名太监扶着架在一旁,与狄辛配合得十分默契,他不知从哪里整来了一把匕首,正对着自己的喉咙,声嘶力竭地吼道:“李滋,你放开那后生,否则我就不活了!”

    “令孜,你千万别想不开,我不再动他便是!”夔王连忙将剑收回了鞘内,脚下依然未动,仍是立于原地。

    田令孜见此情形,知他仍不肯放过刘驽,索性一狠心,喊道:“我死给你看!”

    他将匕首刃口对准自己的喉管,奋力一拉,眼看鲜血就要喷涌而出。

    夔王见状大急,身形一晃,带着一道白色的残影向田令孜身边扑来,将其手中的匕首打落在地,“令孜,你怎么能这么傻!”

    他将匕首对准了站在一旁的狄辛的喉咙,怒道:“你说,是不是你在蛊惑令孜?”

    田令孜见狄辛被威胁,忙推开两名架着自己的太监,扑上来抓住夔王握着匕首的手,身体的重量尽皆悬在夔王手腕上。

    他喊道:”你莫要杀皇帝,我已经服下了他给我的慢性毒药,你若是杀了他,我没有解药仍然会死!“

    夔王听后眼中狠色一现,他眼珠一转,轻道:“令孜,我听你的便是。”

    田令孜长舒了一口气,两名太监赶忙上前将他扶起,脸上紧张得通红,生怕夔王因为他们刚才的失职而出手惩罚。

    田令孜指了指地上的刘驽,对身后的诸太监道:“快,去把那后生也扶起……”

    他话还未说完,便感脑袋嗡地一声,彻底失去了知觉。

    夔王脸色铁青地从田令孜身后走出,他刚刚只是轻轻发出一掌,便将田令孜从击晕。

    田令孜如一滩软泥般倒下,扶着他的两名太监赶忙将他撑起,手足无措地望着夔王,身体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