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十三章 上门逼迫

第七十三章 上门逼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垄断整个票号钱庄行业!这可能吗?钟表制作行业,毕竟式微,而且有着极强的技术性,垄断尚且有可能,但票号钱庄却是遍布大清,有银子就可以开,数量也是极其庞大,堪称恐怖,有可能垄断吗?

    不整个大清,就算是广州一地,要想垄断票号钱庄,也是千难万难,山西票号资本雄厚,分号遍布大清各省,根本不可能垄断,就只钱庄,广州大钱庄至少五百余家,分号遍及周边府县乡镇,就算有足够的银子,也难以垄断!

    听着众人的议论,何士进心里冷笑,瞥了一眼身旁的二掌柜范学举,四海关门盘账,是两人详细商量后的结果。

    范学举面带微笑,嘴角扯了扯,示意不必辩解,两人是听闻了一风声的,但却不宜外泄,方才何士进这些话,他觉的都是多余,没事扯那么多做什么?读书人就爱显摆。

    待的议论声低了下来,何士进轻咳了一声,才开口道:“如今银行公馆紧缩银根,这明摆着是不惜两败俱伤亦要整垮元奇银行,一个银行公馆,一个十三行,可谓是旗鼓相当,谁输谁赢,还真不好。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两家都是半官半商,底蕴深厚,资本雄厚,一旦血拼,必然殃及广州的贸易和钱庄的生意,咱们四海只是一个钱庄,经不起折腾,所以,咱们提前歇业。”

    到这里,他微微一顿,提高声音道:“在座诸位,有想去元奇的,我不拦着,不愿意走的,就当是休假,薪水照发,钱庄开门营业,再请诸位回来。”

    话一落音,众人立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带薪休假,这等好事他们还是头一次遇上,也有不少人担心,这一歇业,主顾可就丢的差不多了,尤其是跑街伙计,他们最清楚,拉个主顾可不容易的事情,但东家这话已经的十分明白了,四海这是歇业避祸,也没人敢多嘴,另有心思活泛的,则是暗自琢磨要不要去元奇?元奇的待遇是好,但却不知道能撑多久?

    二掌柜范学举抽出烟袋,用烟嘴在桌子上敲了敲,一边填装烟丝,一边漫不经心的道:“大掌柜,身股制度经元奇这一宣扬,怕是不少钱庄都会试行,大掌柜不如乘着这段空暇,仔细考察考察。”

    何士进了头,道:“其实接掌四海之后,我就隐约听闻罗裕丰施行了一种激励制度,却一直打探不到详细的情况……。”

    两人正一唱一合,一个伙计一溜烟的跑到跟前轻声禀报道:“元奇银行孔二掌柜在后门求见。”

    孔建安?他来做什么?何士进看了范学举一眼,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此番四海歇业避祸,可是让元奇背的黑锅,如今元奇的二掌柜找上门来,能有好事才怪,但闭门不见显然更为不妥,孔建安与四海毕竟还有着不错的交情。

    稍一沉吟,他便吩咐道:“请孔掌柜去内厅。”着便站起身来。

    范学举跟着起身,吩咐道:“你们先开
权驭大明帖吧
席,无须等待。”

    孔建安大步走进内厅,见何士进、范学举两人起身相迎,他拱了拱手,也不寒暄,径直道:“外间盛传,都四海二掌柜、三掌柜、账房、三大伙计同时辞柜,欲转投我元奇银行,四海被逼关门,我身为元奇二掌柜对此竟然丝毫不知,特来问问,不知外间谣传从何而起?”

    见他进门便咄咄逼人,何士进不由的暗暗叫苦,范学举连忙拱手赔笑道:“想来是外间以讹传讹,孔掌柜何必为些许事动怒?”

    “些许事?”孔建安冷哼了一声,道:“元奇开业才两日,就莫名其妙背上如此一个大黑锅,可不是事,既是以讹传讹,还请四海对外公开声明一下,避避谣言。”

    对外公开声明?那银行公馆对四海还不得恨之入骨,四海胳膊腿,可承受不住银行公馆的怒火!何士进的脸色登时有些难看。

    “坐下。”范学举陪着笑道:“孔掌柜就算心里有火,也请先坐下来慢慢,咱们洗耳恭听。”

    孔建安自不会弄的太僵,顺势落座,范学举亲自冲泡了一壶好茶,殷勤的给两人各自斟了一杯,才语气诚恳的道:“如今银行公馆与贵号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西关乃至整个广州城的钱庄行都可能遭受一波冲击,四海本号微,经不起波折,只巴望能置身事外,还望孔掌柜体谅一二。”

    孔建安丝毫不为所动,开门见山的道:“咱们也算熟稔,我就不绕圈子了,只问一句,四海是准备作壁上观?还是准备抽身退出?”

    范学举谨慎的问道:“壁上观如何?抽身退出又如何?”

    “做壁上观,你们就对外声明,你们不声明,元奇帮你们声明。”孔建安沉声道:“抽身退出,元奇保你们全身而退。”

    屋子里登时一片安静,话到这个份上,范学举也不再浪费唇舌,抽出烟杆蹲到门口静静的抽烟,等着何士进做出决断。

    这无疑是一个艰难的决断,诚如伍秉鉴所,大清最赚钱的生意,就是高利贷!大清之所以钱庄多如牛毛,就是因为钱庄赚钱,一旦将钱庄转手,想重新东山再起,那不是一般的难,掌柜账房伙计都要从头聘请培养,主顾业务也要从头拉起,这也是钱庄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关门倒闭的原因。

    孔建安也不催促,耐心的喝茶等候,何士进倒也拿得起放得下,没考虑多久,便沉声道:“退!全身而退!”

    见他决定要全身而退,范学举磕了磕烟杆,站起身来,沉声道:“大掌柜的既然要退,不如索性赌一把!”

    “赌一把?”何士进有些茫然的看向他,不知道他要赌什么?

    “对!就赌元奇赢!”范学举沉声道:“元奇若赢,必然是一本万利!即便是输了,朝廷也不会允许十三行垮掉,不至于倾家荡产!”

    “你是以四海入股元奇?”何士进着看向孔建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