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十四章 入股不易

第七十四章 入股不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入股可不是事,大凡票号钱庄一旦开业就极少出现再吸收附股的情况,更何况元奇银行是由十三行子弟开办,有着极为鲜明的行商烙印,后继行商附股还有可能,其他人怕是极难有机会。

    如此大事,孔建安哪敢随意表态,毕竟易知足也只买,再则,开了四海这个先例,后面的钱庄怕是大多都会要求入股,诚如范学举的,这一把值的赌,赢了一本万利,输了也不至于倾家荡产,凭什么不赌?

    一本万利?范学举凭什么赌赢了一本万利?孔建安心里一沉,元奇欲垄断广州钱庄的事情走漏风声了?他一张脸登时黑的象锅底,沉声问道:“你怎么肯定赌赢了就一本万利?听谁的?”

    听的孔建安追问,范学举才意识到漏嘴了,哪里还敢再多嘴,票号钱庄规矩最严,不论是掌柜账房还是伙计,一旦泄露店铺之事,都只有一个结果,卷铺盖走人,而且一旦被钱庄开除,也就等于是坏了名声,所有的票号钱庄都不会录用,等于是断了生计。

    就在范学举快速琢磨如何转圜之时,何士进撇了撇嘴,不屑的道:“元奇的意图,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何必要听人。”

    路人皆知?孔建安一呆,不敢置信的道:“这话是从何起?”

    何士进轻描淡写的将方才在院子里对伙计的话了一遍,才道:“易大掌柜这三件事情连在一块,再加上元奇三条,身股制度,公开招聘,元奇的意图已是不言而喻。”

    虽然的很有道理,孔建安仍然是将信将疑,他也不辩驳,沉吟了一阵,才开口道:“易大掌柜行事不拘一格,而且在元奇银行一言九鼎,四海入股之事,未尝没有可能,今晚或是明早就能给你们答复,不过,我不想听到外间有元奇的任何谣传。”

    范学举连忙拱手道:“孔掌柜请放心,票号钱庄的规矩咱们岂能不知。”

    “告辞。”孔建安起身拱手,大步流星离开了房间。

    送走孔建安,何士进仍是有些患得患失,默然半晌还是忍不住道:“元奇会同意四海入股?”

    范学举笑了笑,道:“大掌柜是担心元奇不同意四海入股?还是担心入股元奇风险太大?”

    “都担心。”何士进坦然道。

    “都不必担心。”范学举着抽出烟杆燃,巴滋巴滋吸了两口,才缓声道:“四海入股元奇,不会有丝毫问题,元奇现在担心的是大掌柜将元奇的意图泄露出去,不过附股而已,又不是没有先例,孰轻孰重,易大掌柜岂能掂不清楚?至于入股元奇,就更不用担心了…..。”

    微微一顿,他才接着道:“您方才没听,易大掌柜在元奇一言九鼎,行事不拘一格,您想想,十三行将六十五万元交给他,任由他折腾,这易大掌柜岂能是等闲之辈?大掌柜只管将心放宽。”

    范学举这话可真是冤枉十三行的一众行商了,银行公馆紧缩银根,为防官府干涉,自然不会公开宣扬,
永恒国度全文阅读
一众票号钱庄掌柜虽然心有不满,却也不至于公然拆台,再了,元奇银行毕竟是犯了众怒,大家也想配合银行公馆斗斗十三行,是以紧缩银根之事大半天内只有票号钱庄清楚。

    当然,如此大事不可能瞒的住,数百家票号钱庄,总有透风的地方,再则,一众商贾对票号钱庄的放贷收贷是最为敏感的,到的下半天,紧缩银根的消息就开始传了开来。

    正是海贸旺季,一众行商忙着洽谈生意,待的听闻银行公馆意图紧缩银根,哪里还猜不出是为了什么?一个个当即都急了,纷纷遣人打探消息,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到元奇总号找易知足询问情况!

    偏偏下午四之后,易知足就不见踪影,二掌柜孔建安也不知去向,这可急坏了一众行商,满西关的打探寻找易知足。

    孔建安从四海出来之后也急着要找易知足禀报四海的情况,他清楚易知足不在总号,自然没返回元奇总号,径直坐了轿子前往易府,扑空之后,他也实诚,就在易府厢房里坐着喝茶守候,总没有让易知足这个大掌柜跑去找他的道理。

    夕阳西下,倦鸟归林,易知足有如谦谦君子一般,很是正经的端坐着听了也不知道是几首曲子,眼见的天色昏暗,他才站起身,道:“天色不早,欣儿也该回家了,今日元奇遭遇不少事情,我也的赶回去与他们商议……。”

    听他如此,严妹——严可欣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笑吟吟的起身,款步上前,柔声道:“三哥还没吃晚餐呢,饿了吧…….。”

    易知足还真有些怕跟她一起吃饭,连忙笑道:“下次罢,下次我带你去赏夜景,吃私房菜。”

    “三哥可不许骗人。”严可欣一脸灿烂的的笑道,想到马上要分开,她又依依不舍的拉住易知足的手。

    易知足亲昵的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当然,三哥话怎能不算数?”

    落荒而逃出了院子,易知足才长松了口气,一眼看见李旺和严世宽跟前的厮蹲在一起聊天,他轻咳了一声,假装漫不经心的道:“你家少爷呢?”

    那厮立即耷拉着脑袋道:“的今日被姐抓了差,一天没见着少爷了。”

    “明日请你家少爷吃早茶,别来迟了。”易知足丢下一句,转身就走。

    回到府时,天色已黑,易知足一下轿,门上厮便一溜烟的迎了上来,道:“三少爷可算是回来了,一屋子人等着您呢。”

    “都是十三行的?”

    “是。”厮着,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个是元奇的孔掌柜。”

    孔建安也来了?有急事?易知足连忙加快了脚步,进的正院大厅,就见摆了两桌,一群人正喝的热闹,见他进来,易允昌离席上前问道:“你跑哪去了?满城不见你人影。”

    易知足一眼就瞅见了孔建安,当即满脸含笑的团团一揖,道:“诸位叔伯慢慢喝,我跟孔掌柜商量事先,稍后来陪诸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