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十六章 反掌之间

第七十六章 反掌之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早,西关各大茶楼皆有消息传出,四海钱庄附股元奇银行。

    元奇银行这几日一直是众人谈论的焦,消息一传出立刻就引起了众多的关注,原本籍籍无名的四海钱庄随之成为焦,四海的东家掌柜,钱庄规模,经营情况,地理位置等各种详细的情况都引的众人津津乐道。

    当然,议论最多的还是元奇银行为何会允许四海附股,四海钱庄规模不大,经营亦毫无出彩之处,西关钱庄林立,元奇为何独独对四海格外青睐?元奇二掌柜孔建安与四海的关系自然被人挖掘了出来。

    相比起元奇银行这几日引发的轰动,四海附股实是不值一提,众人对此兴趣并不大,反倒是更乐于谈论元奇推出身股制度以及公开招聘掌柜伙计的事情。

    不过,西关一众中钱庄的东家掌柜却对此消息却是大感兴趣,毫无疑问的,附股元奇,对中钱庄的东家有着不的吸引力,元奇背靠十三行,垄断对外贸易,不论在西关还是在广州,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一,稍有眼力劲的都看的出。

    但元奇公然与银行公馆分庭抗礼,能否长久的生存下去,还是未知之数,一众东家尽自有兴趣,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一众票号钱庄掌柜中不乏心思灵动者,不少人隐隐意识到,元奇并购四海,很可能是出于对银行公馆紧缩银根的反击,问题是并购一个的四海钱庄,能有多大的效果?可是有等于无!

    银行公馆对此也并未放在心上,四海与孔建安的关系众人皆知,他们一厢情愿的认为四海的东家是因为掌柜伙计集体辞柜,东家是迫于无奈才附股元奇,这个想法虽不中亦不远,四海钱庄的东家何士进确实是迫于无奈才附股元奇。

    不过,泰昌钱庄的东家大掌柜李维奇对这条消息却格外敏感,昨日三掌柜解修元向他提出建议,将泰昌钱庄附股元奇,今日一早就传出四海附股元奇的消息,他哪能不敏感?又岂能不多想?

    泰昌是西关六大钱庄之首,附股元奇,获益未必大,风险却着实不,但解修元也不可能陷泰昌于险境,李维奇思来想去,始终是拿不定主意,当即对外喝道:“来人。”

    “大掌柜有何吩咐?”

    “大掌柜令你去打探一下四海附股元奇的内情。”解修元缓步进院,满面春风的道。

    听的解修元这话,李维奇脸上浮起一抹笑容,起身走到门口,道:“这回你可猜错了,正想叫他去请你这个三掌柜。”着,他对伙计挥挥手,道:“另外去冲壶好茶来。”

    进屋落座,李维奇便道:“你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当然知道。”解修元含笑头道:“不过,知道归知道,却不能。”

    “不能,你巴巴的一早跑来做甚?”

    “喝早茶。”解修元笑道:“明日就去元奇了,以后怕是没有机会再陪你喝早茶。”

    李维奇哪里肯相信他这鬼话,当即换个角度问道:“元奇真有能耐与银行公馆分庭抗礼?”

    解修元伸出右手手掌,翻了翻,李维奇瞪了他一眼,道:
柯南世界里的巫师sodu
“别打哑谜。”

    笑了笑,解修元才道:“对于官府而言,十三行是手心,银行公馆是手背,元奇银行仓促筹建,是为了避免十三行一众行商出现大规模的倒闭风潮,官府对此自然是乐见其成。

    为了打压元奇银行和十三行,银行公馆不惜两败俱伤,紧缩银根,萧条市场,这不仅极大的影响对外贸易,也会诱发地方不稳,官府岂会听之任之,视而不见?”

    李维奇颌首道:“既是手心手背,官府亦无非是不偏不倚,维持现状,泰昌又何必附股元奇?”

    解修元又翻了翻手掌,笑道:“您这是只看到鼻子尖。”

    见他又翻手掌,李维奇迟疑着道:“你是易如反掌?”

    解修元含笑头,道:“因为易大掌柜年少,所有人都看了他,既看了他的野心,又看了他的手段,无须官府出面,元奇亦能轻易胜出。”

    “这怎么可能?”李维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道:“就算有十三支持,元奇亦是孤掌难鸣,如何能应对银行公馆紧缩银根?”

    解修元笑着再次翻了翻手掌,李维奇这次是真猜不出了,道:“这又是何意?”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解修元道:“易大掌柜有翻云覆雨的能耐。”

    李维奇哂笑道:“你都还未去元奇,就对易知足如此信服?”

    “自叹弗如,岂能不信服?”解修元轻叹了一声,道:“早在西关传出易大掌柜筹办一份发行东南数省的报纸之时,我就开始仔细琢磨他了,短短月余,他筹办报纸、天宝表厂、元奇银行,从西关有名的浪荡子摇身一变成为元奇银行大掌柜。

    其借势造势,空手套白狼的本事令人心折,心机、手段自不必,胸中格局之大,才是真正令人敬服之处。”

    听他再次提及格局大,李维奇忍不住道:“易知足的格局究竟有多大?”

    “超乎我等想象。”解修元沉声道:“我等与之相比,无异于萤虫之光与日月争辉。”

    听的这话,李维奇不由的大为动容,他对解修元知之甚深,别看这子外表一脸谦和,其实内心里高傲的紧,能让他出这等话来,可见他是打心眼里敬服易知足。

    恰在这时,伙计端着茶盘进来,换了茶水之后,又布下几碟心,两人默默的喝茶吃心,都不吭声。

    半晌,李维奇才开口道:“你有几成把握?”

    稍一沉吟,解修元道:“事无大,皆是半由天定,半由人为,不过,元奇所为,下顺民意,中合商道,上得官心,七成把握是有的,再则,就算元奇夭折,官府亦不可能让十三行倒闭。”

    胜算大,风险,而且听解修元的口气,元奇所谋,不是一般的大,李维奇隐隐已然猜到,却不再多问,他知道解修元的秉性,话到这个地步,已是极限,权衡良久,他才沉声道:“既是如此,老夫就搏一把。”

    听的这话,解修元道:“元奇与银行公馆是不死不休,所有的钱庄都要站队,都必须搏一把,我坚信元奇的赢面更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