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八十五章 公馆摘匾

第八十五章 公馆摘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西荣巷,银行公馆。

    前面的大院里黑压压的站满了人,都是匆匆赶来的大钱庄的掌柜们,人人愁容满面,长吁短叹,一边低声议论,一边耐心的等着,等着银行公馆与票号、当铺、印局的商议结果。

    满广州城都只见钱庄的掌柜伙计向茶商追贷,却没人看到票号向钱庄追贷,没看到钱庄被挤兑取款,茶叶崩盘,累及的不止是钱庄,票号也没法置身事外,票号放贷的主要对象就是钱庄,因此,钱庄在前面追贷,票号就在后面向钱庄追贷。

    这种情况下,银行公馆自然不敢坐视不理,连忙召集所有的票号钱庄、当铺印局的掌柜前来商议对策。

    议事大厅里,梁介敏看着面前的一拨票号掌柜,苦口婆心的道:“茶叶崩盘,茶价暴跌,茶商破产,茶行倒闭,钱庄收不回放贷,票号若是苦苦相逼,其结果必然是大批钱庄倒闭,票号又能收回多少放贷?还有你们…..。”

    着,他转头望向泾渭分明坐在右侧的一众当铺印局的掌柜,道:“钱庄大量倒闭,元奇银行必然借此机会大肆吞并,迅速扩张,当铺印局,又能苟延残喘几日?

    票号钱庄、当铺印局,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别一个个的都只想着独善其身,若是没有元奇银行,你们或许有机会,有元奇银行在一旁虎视眈眈,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如今大家伙得同舟共济,共度难关,若是各打各的算盘,谁也讨不了好!”

    话一落音,坐在下首的茶行公会的会长黄子昌便开口附和着道:“梁会长这话的极是。”他是前来向银行公馆求助的,梁介敏特意让他列席会议。

    微微一顿,黄子昌提高声音道:“洋人已经习惯了饮茶,跟蒙古人一样,如今根本离不开茶叶,除了咱大清,洋人无处购茶,眼下虽然茶叶崩盘,茶价暴跌,但洋人今年不可能不购买茶叶!

    英吉利每年从广州购买茶叶高达四十万担,花旗国亦有十万担,这明洋人每年要消耗五十万担茶叶,现在外间都流传是英国东印度公司囤积了大量的茶叶,在西洋倾销,且不这传闻是真是假。

    就五十万担茶叶值多少银子?就按二十两银子一担计算,就是一千万两银子,东印度公司在破产之际能抽调一千万两白银囤积茶叶?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就算该公司囤积的有,破大天也就十万担,这根本影响不了今年大清的茶叶出口。

    只要缓上一缓,茶价必然回弹,因为英国突然提高茶叶进口税,茶价或许难上三十,但二十两一担,绝对是没问题的,只要茶价能稳定在二十,茶商就能起死回生!”

    着,他站起身团团一揖,道:“老朽在这里恳请诸位,同心协力施以援手,不要白白便宜了洋人。”

    大厅里一片安静,没人敢贸然表态,这可是涉及到数以百万的银子,谁心里都没底,一个不好,可能就会拖累的自家倒闭。


宁小闲御神录小说5200


    沉寂良久,见始终没人吭声,梁介敏长叹一声,看向张世杰,道:“世杰,去大门口将银行公馆的匾额摘下。”

    “啊?”张世杰一呆,确信没听错后,他连忙上前跪下,叩首道:“会长,万万不可!”

    “去!”梁介敏沉声喝道:“从今以后,广州不会再有银行公馆,留着招人显眼吗?”着,他又吩咐道:“敬元,你带人将银库打开,将公行的库银准备金退还给各钱庄。”

    这是真准备散伙?满大厅的掌柜都心惊肉跳,呆若木鸡,唐敬元脸色苍白,不敢开口,他分辨不出来,梁介敏这究竟是动了真怒,还是在做戏逼迫众人表态。

    见唐敬元、张世杰两人没有动静,梁介敏腾的一下站起身来,眼神凌厉的扫了众人一眼,道:“竖子,不足与谋!”着一甩辫子,大步而去。

    满大厅人都回不过神来,谁也没料想到,商议竟然会商议出这样一个结果来!银行公馆居然要摘匾散伙!

    推开议事大厅的大门,脸色铁青的梁介敏走到台阶上仰脸看了看日头,沉声吩咐守在门口的仆从道:“去,搬架梯子到大门口。”

    见他脸色铁青,愤怒之极,两个仆从哪敢多话,连忙一溜跑前去寻找梯子,满院的钱庄掌柜心里都是一沉,虽然不知道会长要做什么,但看他脸色就知道,铁定是谈崩了!一个个不由的忧心如焚,议论纷纷。

    大厅里,唐敬元指着一众票号掌柜,高声怒斥道:“元奇银行,狼子野心,今日能逼迫得银行公馆摘匾,明日也能逼迫你们票号摘匾!”着,他一转身,又指着一众当铺印局的掌柜,厉声道:“还有你们,没有了钱庄,你们凭什么跟元奇争!”

    满大厅掌柜都是面面相觑,作声不得,谁也不清楚银行公馆是在做戏,还是在玩真的?

    志诚信票号广州分号的大掌柜员辻宽一脸担忧的看向王德昌,道:“王掌柜,日升昌票号执山西票号牛耳,这事您可的拿个主意,银行公馆的匾一旦摘下来,广州钱庄就是一盘散沙,局面将更为不堪!”

    蔚丰厚票号范器贵亦附和着道:“广州钱庄若是大规模倒闭,咱们票号的损失只怕会更大。”

    “我看未必。“天成亨票号任天德沉声道:“有元奇在一旁搅局,广州这个烂摊子谁也收拾不了。”

    “这话老夫不敢苟同。”茶行会长黄子昌道:“广州市场萧条,对十三行也没好处,元奇这几日依然在对外大规模放贷,对茶商亦不例外,不就是最好的明证。”

    王德昌扫了几人一眼,道:“广州所涉金额巨大,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我等不得不慎重…..。”着,他看向黄子昌,道:“还劳烦黄会长去将梁会长请回来,此事须的细细商议。”

    见的王德昌松口,一众当铺印局掌柜纷纷开口附和,催促将梁介敏请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