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八十六章 讨债的

第八十六章 讨债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空阴云密布,眼见的有一场暴风雨将至。

    梁介敏负手昂首站在台阶上,一言不发,摘匾散伙之言,他不是意气用事,年近五旬的他早就过了意气用事的年纪,之所以如此,一是逼迫票号,二是表明自己的态度,票号敢不援手,他就敢破罐子破摔,加大广州大钱庄倒闭的规模和速度,将票号也彻底拉下水!

    黄子昌快步赶到他身后,拱手道:“季行这一招以退为进,着实高明,票号已经松口,恭请你去商议细节。”

    听的这话,梁介敏暗松了口气,却没有理会,依旧是昂首望天,见状,黄子昌低声道:“不肯就坡下驴,难不成还真想摘匾?”

    “我倒是真想摘了这块匾,乐的一身轻松。”梁介敏着长叹了一声,道:“此番为了救市,坚持了这许久的紧缩银根,将不得不放弃,老夫可真是心有不甘,白白便宜了元奇。”

    身为茶行公会的会长,黄子昌倒是对元奇大有好感,毕竟低息借贷对茶叶贸易对茶商都是大有好处,不过眼下有求于银行公馆,他也不好劝解,只好岔开话题,道:“大伙儿都在里面等着呢。”

    “让他们等等无妨。”梁介敏侧首瞥了他一眼,道:“这次茶叶崩盘,迅猛无比,你难道就没怀疑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不过是礼尚往来罢了。”黄子昌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去年茶行联合所有的茶商逼迫十三行上涨茶价,今年十三行逮着机会,回报去年的一箭之仇,没什的稀奇。”

    “你倒是豁达。”梁介敏着转过身来,道:“瞧这云层有些狰狞,怕是有一场狂风暴雨。”

    话才落音,一道闪电亮起,随即一个响雷在众人头滚过,黄子昌缩了缩脖子,大声道:“咱们这一辈子,什么狂风暴雨没见过?”

    瞧着要变天,易知足也不敢在榕青园逗留,匆匆赶回西关,船才靠岸,豆大的雨便落了下来,见雨势凶猛,他不得不在一家酒楼的屋檐下避雨。

    上岸的地方叫大观桥,西关八桥之一,桥畔多酒楼,眼见的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易知足干脆带着厮进了酒楼,登上二楼,此时才是下午二左右,不是饭,二楼空无一人,他选了张临窗的桌子坐下,随意了几道菜,又叫了壶酒,一边赏雨景,一边喝酒。

    才两杯酒下肚,店二就一溜快跑上来,到的跟前,满脸堆笑的打躬作揖道:“还望客官恕罪,二楼有人包下了,劳烦客官换……。”

    不等二完,李旺就恼怒的道:“你这二好不晓事,哪有这般做生意的……。”

    易知足摆了摆手,止住李旺,然后了桌子,道:“这些酒菜如何算?”

    “酒菜一起共是四钱…..。”

    易知足笑了笑,斯条慢理的道:“那对不住了,容我吃完,再换地方。”

    二脸上笑容一僵,道:“合着你是想吃白食。”

    一口将杯中酒干了,易知足抽出几张银票,在桌子上缓缓摊开,道:“看看,我象是吃白食的吗?”

    二觑了一眼,见上面一张就是一百两的银票,连忙轻扇了自己一个嘴巴,谀
快穿地府:阎君靠边站帖吧
笑道:“的出言无状,公子恕罪则个。”

    易知足自然不会与他一般见识,笑道:“有人包下你二楼,我不阻拦你发财,但四钱银子你还要找我结算,这就没道理了,生意不是这么做的,对不对?”

    “公子的极是。”一个老头颠颠的上前,躬身道:“公子的酒菜,店做东,不周之处,还望公子海涵。”

    “这才象个做生意的样子。”易知足站起身收好银票,然后摸出一块大洋,递与老头,道:“赏你的。”着缓步下楼。

    二轻声嘀咕道:“真是个怪人,四钱酒菜钱不肯会账,偏偏又赏一个大洋。”

    掌柜的就是一个爆栗子,训斥道:“没眼力劲的东西,人家是在教你,做生意不要因失大,有舍才有得!”着,他吩咐道:“大雨天的,还不赶紧给客人送两把伞去。”

    易知足缓步下楼,见的一楼大堂坐着几个华服青年正低声笑,估摸着应该就是他们包下了二楼,不由的瞥了他们一眼,刚刚经过这几人身边,便听的身后有人轻声道:“是他!”

    分明是女声,声音清脆悦耳,易知足回首看了一眼,不由的停下了脚步,话的是一个约莫十六七的女孩,虽是男装打扮,却生的极为端庄秀丽,一双眼睛又大又明亮,显的很是机灵,他微微笑道:“咱们见过吗?”

    那女孩站起身来,笑的十分开心,缓步上前道:“还有个胖子呢?”

    胖子必然是指严世宽了,易知足不由的有些警惕,虽这女孩笑起来十分好看,而且还有酒窝,但这语气不对,笑容也有问题,就象是猎人看见猎物落网后露出的欣喜笑容一样。

    “姑娘是不是认错人了。”易知足依旧是微笑着道。

    “本…..姑娘过目不忘,会认错人?”女孩着伸出手来,道:“我的帽子呢?”

    “帽子?什么帽子?”易知足有些错愕的看了她头上的帽子一眼,是常见的纱制瓜皮帽,但帽子上镶嵌着一块绿玉,转念他就明白过来,定然是死胖子两个没做好事,抢了或是骗了人家姑娘的帽子,看来是运气不好,又遇上一个讨债的。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女孩着转身道:“二哥,扭送他去见官。”

    一见那几个青年起身,易知足连忙笑道:“姑娘真的认错人了,在下易知足,元奇银行大掌柜。”

    元奇银行在广州在西关如今都是如雷贯耳,元奇大掌柜是个长象俊美的年轻人,这事人尽皆知,听的这话,几个青年还真不敢莽撞,一人迟疑着道:“当真?”

    易知足笑道:“元奇大掌柜岂是那么好冒充的,前往元奇银行总号或是分号,一试便知。”

    见他如此从容,一人轻声道:“萱妹,你是不是走眼了?”

    萱妹?易知足一笑,正待解,店门外却传来一声若癫似狂的笑声,“哈哈,茶叶涨了!茶叶涨了!”

    众人齐齐望向门外,就见一个身着月白长衫的人在雨中手舞足蹈,大喊大叫,见他衣着齐整,不似疯子,易知足脸色一变,吩咐道:“回总号!”着,拔脚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