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八十九章 盐商许家

第八十九章 盐商许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六月十八日,清晨。

    东方天边才露出鱼肚白,孔建安、解修元两人就早早起身,今日是约定好的十几家钱庄附股元奇,换匾挂牌的日子,一众掌柜会早早前来元奇领取元奇分号匾牌。

    两人心里其实都没底,短短几日间广州风云变幻,茶叶崩盘,银行公馆出手救市,也不知道洽谈好的十几家钱庄究竟会有几家前来,因为担心两人出意外,易知足不允许他两人这几日外出,几日没联系,又出了如此大的变故,两人心里有底才怪。

    明摆着的,茶叶崩盘,累及钱庄,各家钱庄放出去的贷款大多都收不回来,可谓损失惨重,而附股元奇,那是需要本钱的,没本钱谈什么附股?更何况,附股元奇,也就意味着站到了银行公馆的对立面,会立马被票号追贷,这种情况下,能有几家钱庄敢来附股元奇,可真只有天知道了。

    眼见天色渐明,依然不见一个掌柜前来,解修元不由的苦笑着道:“看来是不会有人来了,茶叶崩盘,咱们前些日子算是白忙活了。”

    话才落音,一个伙计一溜跑着来到跟着,禀报道:“三掌柜,有个自称是泰昌钱庄的伙计在外,请您出去一下。”

    解修元不愿意单独出去见泰昌的伙计,毕竟这几日知道不少元奇的事情,而且这几日又是关键时期,他单独去见外人,若是走漏什么消息,他到时候可不清楚,当下便对孔建安道:“应该是前来通知咱们一声的,咱们一起去看看?”

    孔建安犹豫了下,才了头,道:“等着也是心烦,走。”

    门外伙计见两人一同出来,略有些意外,迟疑了下,才低声道:“李掌柜来了,在巷口等着,请解掌柜前去一见。”

    李维奇来了?解修元、孔建安对视了一眼,有些意外也有些兴奋,两人甚是默契的快步赶往巷口,李维奇亲身前来,却又不肯进元奇,明他心里很矛盾,难以取舍,难以决断。

    巷口另一条巷里一溜停了七八青布轿,几个掌柜正围成一圈低声的议论,见到孔建安、解修元两人联袂而来,众人连忙围了上来。

    见这情形,孔建安心里明镜似的,这些掌柜都看好元奇,却又担心此时附股元奇得不偿失,请解修元出来,就是想套套口风,探探元奇的态度。

    寒暄见礼之后,几个掌柜七嘴八舌的纷纷诉苦,两人耐心听了一番,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解修元才含笑道:“诸位的处境,元奇都知道,这几日咱们与易大掌柜数次谈及附股之事。”

    略微一顿,他便接着道:“诸位担忧附股元奇,票号催贷,此事,诸位无须担忧,诸位附股元奇,便是元奇东家,票号催贷,元奇自会应付,元奇资金雄厚,何惧票号催贷?

    再则,诸位都指望银行公馆救市,茶价反弹,尽量收回放贷,在下纳闷的是,诸位附股元奇,难道就不能收贷?据在下所知,银行公馆救市,是禁止诸位向茶商催贷的,咱们元奇可不禁止,

    最后,诸位担忧放贷未收回,资产评估难以准确,这是很简单的事情,推迟资产评估即可,
这个兵王有点狂无弹窗
待的尘埃落定,再行评估,核定具体的附股数额。”

    听的这番话,一众掌柜都是喜形于色,泰昌钱庄的大掌柜李维奇却是深知解修元的秉性,元奇应付票号催贷,这牵涉到不的数额,可不是二掌柜三掌柜能够拍板的事情,他当即质问道:“孔掌柜,票号催贷,元奇能一力担之?”

    票号催贷可是众掌柜最为担心之事,放贷未收回,若是遭票号催贷,无力偿还,那就只有一个下场,倒闭!是以听的这话,众人纷纷看向孔建安。

    见这情形,孔建安自然不会拆解修元的台,当即硬着头皮道:“诸位尽管放心,票号催贷,元奇定然一力担之。”

    “好!”李维奇干脆的道:“既是如此,咱们也就没有后顾之忧,此处不是话的地方,咱们去元奇。”

    “诸位请!”孔建安心里松了口气,连忙侧身礼让众人,心里却是巴望易知足赶紧来,唯有易知足的表态,才能够让众人彻底放心。

    易知足自然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也是早早起身,一出门,严世宽就笑呵呵的迎上来,道:“三哥,天宝改建已大体完工,今日扫尾,三哥抽空去看看罢,有不合意的地方也好吩咐他们改进。”

    易知足了头,转头吩咐李旺道:“今日有事,叫轿子随后跟着。”着,他边走边道:“中午或是下午,我抽时间过去。”

    “这段时间三哥可真够忙的。”严世宽跟着道:“天宝改建完成,可不用我天天去盯着了罢。”

    易知足不接他这话茬,却是问道:“昨日在大观桥避雨,遇见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子向我讨要帽子,你可知那女子底细?”

    “讨要帽子?”严世宽笑道:“可是眼睛大大的,笑起来有酒窝的那个?”

    “不错。”易知足头道:“就是她。”

    严世宽很是八卦的道:“三哥是如何脱身的?不会是赔钱了吧?”

    “赔什么钱?”易知足随口问道:“帽子呢?”

    “三哥是忙糊涂了吧?”严世宽低声道:“帽子不是被三哥当了,换银子请客了。”

    易知足一阵无语,有没有搞错,好歹也是行商子弟,咋就混的那么惨,严世宽却甚是好奇的道:“那假子没让你赔钱?她那帽子上的玉可是好东西,当了百多两银子。”

    “是哪家当铺?”

    “辉记啊。”严世宽看着他道:“三哥不会是想赎回来吧,咱们可是死当。”

    “死当也给我赎回来,她认出我来了,总不能告诉她把帽子当了吧,咱现在可丢不起那脸。”易知足着抽出两张银票,道:“你一早去当铺看看,两百够了吧?”

    “怕是不够。”严世宽摇头道:“估摸着得三百,最好是四百,当铺可黑的很。”

    当是还债了,易知足无语的又抽出两张银票递过去,道:“那假子怕不是一般商贾之家的……。”

    “那还用。”严世宽不无得意的道:“见那玉如此值钱,咱少不的打听了一下,那假子好象是盐商许家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