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零五章 取悦朝廷

第一零五章 取悦朝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的回答不尽不实,邓廷桢听的含笑不语,元奇银行开业当日,伍秉鉴急急拜访他,就提出了元奇一统广东全省之金融,由此可见,元奇三条根本就是对广州钱行的宣战书,如今易知足却是轻描淡写,只是为了吸纳存款,他如何肯信?

    这家伙是在跟他兜圈子?邓廷桢暗觉好笑,当即开门见山的道:“元奇一统广州钱行,如此壮举,自宋代钱庄诞生以来,从未有过,必然会轰动朝野,更遑论一统广东之钱行,本督坐镇两广,如此大事,必然要上奏朝廷,不知知足有何高见?”

    这就是邓廷桢今日召见他的主要目的?易知足心里一沉,邓廷桢这话明显有些动摇,他是担忧元奇一统广东钱行引起朝廷的忌惮和猜疑,看来,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服朝廷,否则别一统广东金融业,就连一统广州金融业的局面也会失去。

    略微沉吟,他便开口道:“铸发银元,一统大清货币,彻底驱除洋银,难道不足以打动朝廷?”

    “仅是这,尚不足以令朝廷动心。”邓廷桢微微摇头,道:“匹夫居闾间,振臂一呼,从者如云,非朝廷之福,元奇一统广东之钱行,财雄势大,东伙过万,朝廷岂能不忧?权衡利弊,铸发银元,驱除洋银,实不值一提。”

    易知足听的一笑,道:“大人过虑矣,元奇一统广东之金融业,财雄势大不假,东伙过万亦不假,但元奇所有存银皆集中在会城、府城、县城,皆在地方官府掌控之中,东伙虽众,却散布于各个府县乡镇,犹如一盘散沙,朝廷何惧之有?”

    邓廷桢微微一怔,这话倒是不假,元奇银行的存银皆在城中,随时可以查封,东伙虽众,却不聚在一地,又何必杞人忧天?

    微微一顿,易知足接着道:“要权衡利弊,元奇一统广东之金融,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弊…..。”

    听的这话,邓廷桢含笑道:“本督久历地方,熟悉军政民政,唯独不擅经济之道,这里没有外人,知足无须顾忌,细细道来。”

    易知足微微头,道:“一国之盛衰,首看经济,经济之荣衰,重在金融,何谓金融?简而言之,与货币有关的经济活动就叫金融,货币的发行流通和回笼,贷款的发放和收回,存款的存入和提取,汇兑的往来等都叫金融,票号钱庄当铺印局都属于金融业。

    广州原本钱庄当铺印局林立,大钱庄当铺两千余家,存贷利息不一,平色利差不一,开出的钱票五花八门,元奇银行一统广州的金融业,首先是结束了这种混乱局面,一统存贷利息、平色利差和钱票,其意义,不亚于统一文字和度量衡。

    虽是垄断,但元奇却是大幅缩减存贷利差,并且还会逐步的降低贷款利息,低息放贷的意义极为重大,一国一省一地之经济荣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贷款利息之高低,低息能极大的促进农业、商业、手工业的发展,对军政民政都有着不可估量的巨大的积极的作用,反之亦然。

    一
网游之至尊神魔txt下载
统金融业,利于稳定物价,调控物价,利于银钱流通货物流通,利于侧重发展急需的行业,也利于监管和宏观调控,好处之多,数不胜数。”

    听的这番话,邓廷桢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听着好处是多,但的太笼统了,略微沉吟,他才道:“朝廷诸公,通晓经济者寥寥无几,更惶论金融,知足怕是的详细解,最好是举例明。”

    这个例子怎么举?这范畴也太大了,易知足默神想了片刻,才开口道:“金融涵盖面太广,可是无所不包,大人问,在下答,可成?”

    邓廷桢微微颌首道:“大清以农为本,知足且元奇一统广东金融对农业有何益处?”

    “首先,元奇低息放贷,能够有效的减缓土地兼并。”易知足想都没想便朗声道,只这一句,就听的邓廷桢为之动容,土地兼并现象如今已经是越来越严重,人口增长速度快,土地却不仅不长,反而逐渐集中,无地的农民日滋月累,已经成为地方动荡的根源,成为朝廷的心病。

    “低息放贷,会极大减缓农民被高利贷盘剥,增强农民的生存能力。”易知足侃侃道:“在遭遇灾荒或是歉收之年,元奇可以根据受灾情况的轻重,低息甚至无息放贷,帮助农民度过灾荒,无须售卖土地,从而有效减缓土地兼并。

    再则,额低息借贷,有利于农民发展养殖业,诸如养鸡鸭猪羊等等,稍有余钱的农民又可以额存款,存一贷二,形成良性循环。”

    邓廷桢疑惑的道:“听闻元奇放贷,皆须抵押或是担保…..。”

    “此一时彼一时。”易知足含笑道:“元奇初建,四面皆敌,不得不谨慎,一旦一统金融,各方面的措施都会逐步放宽,尤其是对农民。”

    邓廷桢了头,道:“国之大事,唯祀与戎,战争乃朝廷和地方最为关心之大事,知足不妨以战争为例,元奇的好处?”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众所周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仗打的是钱粮,打的是兵甲,打的是兵源,打的是一国的经济实力,归根到底,打的就是银子!

    国库有银子,这仗自然打的得心应手,国库若是没有银子,这仗如何打?向各省摊派,捐输?若是遭遇旷日持久之战,遭遇倾国之大战,怕是战事未歇,内乱已生……。”

    听的这话,邓廷桢神情少有的凝重,自嘉庆登基以来,教乱、暴乱频频,康乾盛世积攒的家底都被耗费一空,道光御极以来,战事亦未消停,国库早已是入不敷出,都是依靠向各省摊派,向商贾捐输支撑着,真要再遭遇旷日持久的大战,后果不堪设想。

    他忍不住道:“难道元奇能有妥善的法子解决?”

    易知足笑了笑,道:“在欧洲,英吉利和法兰西两国频频爆发战争,大人可知,两国是如何在国库空虚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很简单,国债!发行国债!元奇可以承担为朝廷发行国债的重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