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一八章 风光背后

第一一八章 风光背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跟顺德丝商自然没什么宿怨,之所以想坑顺德丝商,完全是为了银子,元奇一统广州钱行,风光无限,但这风光的背后却是巨大的压力,最主要的就是资金压力和盈利压力。

    伍家潘家卢家借给元奇的五百万,错过了茶叶崩盘赚钱的大好机会,易知足许诺给予两成利息以补偿,就这两成的补偿,他都还有些过意不去,十三行一众行商只要胆子稍大的,翻倍赚都不成问题。

    哪怕只是两成的补偿,这就是一百万!而且这一百万还不可能从元奇的盈利中支出,因为这五百万不是元奇的本金,这账没法平,公然提出的话,且不一众股东不会愿意,易知足自个也不愿意这么干,这个头一开,元奇以后的管理就是烦。

    再一个就是盈利压力,元奇是低息放贷,存贷利差不大,不少钱庄当铺印局都不看好元奇的盈利能力,眼下附股元奇,很多钱庄是迫于无奈,是期望元奇一统广州钱行之后拉抬茶价,以最大限度的减少损失。

    一旦度过茶叶崩盘危机,元奇极有可能面临着不少东家退出的局面,广州五六百家当铺,迄今为止,愿意附股元奇的不过只有四十八家,这已经很足以明问题了。

    他眼下迫切需要做一票大的,让人见识见识大规模资金在市场上呼风唤雨有多可观的盈利,也让所有人都看看,元奇不靠存贷利差、不靠汇水,不靠平色余利,照样能够赚取丰厚的利润。

    唯有如此,才能聚集人心,才能让元奇所有的东家都死心塌地跟着元奇,才能让处于观望的当铺印局主动附股元奇,才能制止广东的白银不向周边省份流失,当然,此举也能极大的促进元奇一统广东全省钱行的进度。

    他原本是想通过茶市来展现规模资金的威力,不想顺德丝商却主动送上门来,这怎能让他不动心?广州钱庄,顺德居其半,只这一就足见顺德商贾之富,而顺德商贾又是以丝商为主,不坑顺德丝商坑谁?

    沉吟良久,易知足才开口道:“李旺。”

    李旺正站在门外吃早,见易知足依窗而立,他怕伙计进去惊扰了少爷,是以将伙计拦在了门外,乘着这机会他赶紧填饱肚子,听的唤他,连忙擦了擦嘴,快步进去,道:“少爷。”

    易知足转身吩咐道:“你去富利兴茶铺跑一趟……。”

    还不到八,西关大茶行茶铺便纷纷打开大门,茶叶是十三行对外贸易最大宗的商品,大茶行茶铺遍布西关商贸区大街巷,但不管是大街还是巷,只要有茶行茶铺开门,马上就会有人进店询问茶价,询问有无茶叶出售,几乎所有的茶行茶铺掌柜都会客气委婉的回答,没有存货。

    杉木栏街的富利兴茶铺却是唯一的例外,店门一开就在门口挂了一个牌子,上写本店有茶叶出售,价格二十五两一担,数量有限,欲购从速。

    牌子一挂出,立刻就有人快步而来,进店就急促的道:“掌柜的,有多少?我全要了!”

    薛期贵拿托着一把巧精致的紫砂茶壶,慢腾腾的从内间出来,还不及开口,又是几人快步抢进店来,道:“掌柜的,有多少,咱们要多少。”

  
二次元黄毛系统最新章节
“你懂不懂规矩?这里的茶叶我已经全部要了。”

    “笑话,你是下订金了,还是与掌柜的谈妥当了?掌柜的,我出二十五两二钱一担。”

    “都别急,也别争。”薛期贵笑着吩咐伙计道:“福仔,把价格改改,二十六两一担。”

    “掌柜的,你这就不地道了,怎能坐地涨价?”

    不等薛期贵话,一个胖子迫不及待的道:“掌柜的,有多少?我全要了。”

    薛期贵伸出一根手指,道:“这个价格,只卖一千担。”

    “要了。”胖子急切的道:“能不能先看看货?”

    “当然可以。”薛期贵不紧不慢的道:“金仔,带客官去后面仓库验货。”着,他对外扬声吆喝道:“价格再改改,二十六两五钱一担。”

    几句话的功夫,茶价就从二十五涨到二十六两五钱,闻讯而来的一众商贾不由的面面相觑,不过,敢来投机茶市的,自然不乏胆子大的,当即就有人问道:“掌柜的,你究竟有多少货?”

    薛期贵还是不慌不忙,慢腾腾的道:“这个价格,还是只卖一千担。”

    “五千担!有没有五千担?”那人大声道:“有五千担,我就按二十六两五钱的价格全部要了。”

    “呵呵,看来还省了一千担。”薛期贵着,提高声音道:“福仔,直接提价二十七两,将数量有限改为大量供应!”

    二十七两!这也太黑了!昨日还是二十三两,几句话的功夫就直接涨到了二十七,到了这个价位,利润有限,风险却是不,屋里的人一下就散去大半,只剩下了三人,一个蓄着漂亮的八字胡的中年人含笑道:“掌柜的,能不能交个底,贵号究竟有多少存货?”

    薛期贵笑了笑,道:“冒昧问一句,客官能吃的下多少?”

    八字胡伸出一根手指,道:“一万担可有?”

    薛期贵含笑道:“敝店虽然不大,但一万担还是有的。”

    “好。”八字胡拱手道:“在下这就去筹钱。”着快步离开,其他两人估摸着也只是想摸摸底,也跟着快步离开。

    薛期贵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喝了口茶,优哉游哉的转回后院,什么去筹钱,不过是个托词,真要诚心买,就下订金了,他们这是出去打探行情了,不过,经富利兴茶铺这一炒作,茶价铁定是不会低了,至少是二十六两起底。

    他有些捉摸不透,易知足为何要如此急于提高茶价,茶价涨的太快,极有可能会将将一部分较为谨慎的投机商吓退,这可不利于茶价的稳定攀升,毕竟参与茶市的人越多,茶市才越火爆,茶价节节攀高也才有基础。

    去仓库验看茶叶的胖子这时快步折了回来,一见薛期贵,连忙满脸堆笑的迎上来,道:“薛掌柜,贵号仓库满满一仓库都是茶叶,能不能多卖几千担?”

    这胖子是以二十六两的价格买下的一千担,出手很是果断,薛期贵自然不敢怠慢,忙拱手道:“茶叶店有的是,但二十六的价格,委实是白菜价,如今已涨至二十七,客官不妨出去打探一下行情,再回头商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