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一九章 春茧减产

第一一九章 春茧减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富利兴茶铺挂出二十七两一担的价格,而且大量供应的消息很快就传扬开来,茶市一片哗然,二十七两的价格已然不低,就算茶价能上三十,也只有三两的利润空间,若是冲不上三十,利润就更少了,一个不好,还有亏的可能。

    二十五六,尚且能够接受,二十七,一般投机商心里都有些打鼓,不敢轻易出手,一个个都心存观望,而手头有茶叶的茶行茶商同样是抱着观望的心思,既不降低价格,也不出售茶叶。

    始作俑者的富利兴茶铺自然成了茶市关注的焦,不时有人进门询问打探茶铺究竟有多少茶叶,薛期贵被问的烦不胜烦,但他清楚这些敢于来打探的人背后不是富商便是巨贾,一般买个数百担,一二千担的不会打探数量多少,所以,他虽然觉的烦,却也不得不耐着性子敷衍。

    西关,同安街,元奇银行广州分行。

    总掌柜梁介敏这些日子忙的的不亦乐乎,既要忙着并购广州的钱庄,又要忙着接见在下面府县乡镇有分号的钱庄掌柜和东家,开始在下面府县布局,广东九府七州三厅又四散州七十九县,要想一统,这工作量可不是一般的大。

    好在他熟悉广州钱行一众掌柜,了解众掌柜能耐,而且银行会馆也有一帮子得力的人手,广州分行虽才组建几日,却是兵强马壮,忙而不乱,一应事宜处理的井井有条。

    送走两个掌柜,梁介敏正准备吩咐伙计带下一拨掌柜,伙计却脚步匆匆的进来禀报道:“总掌柜,有客来拜。”着躬身递上名贴。

    名贴中间写着三个字,何叔泰,梁介敏一看,连忙道:“快,有请。”着便起身迎出门去,这何叔泰是顺德有名的丝商,两人又是表亲,他自然不会拿大,要亲自迎迎。

    何叔泰四十出头,蓄着长须,相貌周正,体型适中,一身灰色长衫,他这一身打扮不明底细的还以为是一个落拓的士子,见的梁介敏迎出来,他连忙上前躬身一揖,道:“一年不见,表叔可安好?”

    “好。”梁介敏含笑道,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才道:“子安何以如此打扮?”

    “出门在外,侄可不敢张扬。”何叔泰含笑道。

    两人寒暄了几句,缓步进的房间,落座之后,梁介敏才问道:“如今正是春茧上市,开秤收烘之季,子安如何有暇前来广州,可是有要事?”

    何叔泰道:“今年雨水多,又偏冷,春茧不仅减产,而且上市亦要迟些。”

    “减产?厉害吗?”梁介敏关切的问道。

    “估摸在两三成间。”何叔泰着略微迟疑了下,才道:“表叔怎会做了元奇的总掌柜?”

    顺德人在广州开钱庄的不少,广州银行会馆解散,元奇一统广州钱行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身为顺德有名丝商的何叔泰岂能不知这其中原因?梁介敏看了他一眼,道:“子安来广州,难道是为了顺德钱庄之事?”

    “侄可不是来做客的。”何叔泰笑道:“元奇的举措利于百姓利于商贾,侄倒是希望元奇能在顺德开分号。”他知道梁介敏忙,也不绕圈子,略微一顿,便问道:“广州茶
原力宗师sodu
叶崩盘,钱庄亏损不,附股元奇之后,一应债务,是否尽归元奇?”

    梁介敏有些不解的道:“子安为何关心此事?”一转念,他便反应过来,道:“子安想投机茶市?”

    何叔泰了头,道:“收购春茧和生丝的银子早已备好,但春茧上市推迟,且减产不少,听茶市有利可图,前来看看。”

    梁介敏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元奇之所以能够一统广州钱行,便是善加利用茶市崩盘,子安何必来蹚这趟浑水?”

    “元奇不会拉抬茶价?”

    “当然会。”梁介敏斟酌着道:“附股元奇的钱庄大多都因茶市崩盘而亏损,元奇自然会拉抬茶价,减少附股钱庄的损失,这一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如何拉抬,拉抬到多高,就不得而知了。”

    “茶价是从三十二两崩盘的。”何叔泰缓声道:“其间经过银行会馆的救市,又再度被打压,可谓损失不,元奇要想减少附股钱庄的损失,至少必须将茶价拉抬到三十以上,如果是与茶业公会联手抵制英吉利打压茶价,很可能会拉抬的更高,甚至超过三十二的价位,再创新高。”

    “这可不好。”梁介敏道:“英吉利打压茶价,传闻是与东印度公司有关,又传该公司囤积了大量的茶叶在伦敦抛售,今年的茶叶出口怕是会大受影响……。”

    “侄不懂茶叶。”何叔泰虚心的请教道:“西洋一年从广州购买茶叶多少?他们是否如蒙古人一般离不开茶叶?”

    “茶叶外销一年是五十万担。”梁介敏道:“如此大数量,足以明西洋人离不开茶叶,据茶业公会的黄会长,今年茶叶外销数量怕是会减少十万担。”

    “如此来,茶价涨到三十八,才能弥补这两成的损失。”何叔泰笑道。

    见他自信满满,梁介敏连忙道:“子安不可盲目自信,茶市风险极大,切勿犯险。”

    “表叔放心,侄非是贪得无厌之辈。”何叔泰含笑道:“如今茶价已被哄抬到二十七,侄赚一成就离场。”

    茶市僵持的局面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不到半个时辰,就有茶行茶商相继挂出二十六两五钱的价格,虽然只相差五钱,却很快就引起了抢购,这些茶行茶商抛售的数额并不大,成功引爆了茶市的人气。

    茶价一路攀升,二十六两六钱、七钱、八钱、九钱,价格越高,出售的茶叶数量也越来越大,到的下午,茶价顺利突破二十七两。

    富利兴茶铺挂出二十七两一担的价格一直没变,到的茶价攀升到二十六两九钱时,几个穿着并不显的富贵的中年人走进来,那个蓄着漂亮的八字胡的也在其中,见薛期贵迎上来,为首之人二话不,径直掏出一叠银票,道:“薛掌柜的给句痛快话,有多少?”

    薛期贵一看就知道这是真心来买了,当即拱了拱手,含笑道:“四万二千担。”

    “不会再涨价了吧?”

    薛期贵听的一笑,道:“上午之举,意在试探,让客官见笑了。”

    “好,全要了。”那人大气的道:“带人去验货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