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二零章 天宝表厂

第一二零章 天宝表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茶市的动向,易知足也一直在密切关注,中午之后,见的市场人气火爆,茶价节节攀升,他才放下心来,乘轿赶往麻纱苍大街。

    天宝表厂其实很让他省心,一众钟表工匠都是带几个学徒就能独力制造怀表的狠角儿,在理解了易知足的意图之后,根本就无须他多操心就自行将流水作业铺展开来,天宝表厂的第一款怀表——天宝-1838经过反复的研讨已定型下来,如今正在赶制各类大零件的模具。

    易知足其实并不着急,天宝表厂真正要大规模的提高怀表的产量,仅有一个流水作业是远远不够的,最终还的大量使用机械作业也就是工业化,他向美商订购的蒸汽机和铸造一类的机械最快也要明年的海贸旺季才能运来,这段时间的手工作业,只能算是试产,试产定型期。

    轿子一进天宝的大门,伍长青、潘仕明、严世宽三人就迎了上来,待的易知足一下轿,潘仕明就冲着他抱怨道:“报馆八字都还没有一撇,下个月创刊,在哪里办公?”

    易知足看了一眼连雏形都还看不出的工地,转头看向伍长青,还没开口,伍长青就笑道:“别看我,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我也不是神仙,能凭空变出一个报馆来。”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开口道:“在附近另外租地方,买也行,我仔细琢磨了下,报馆不宜跟天宝表厂建在一块,天宝以后要推行机械作业,嘈杂吵闹,而报馆却需要安静的环境,这地方划归印刷厂,如何?”

    伍长青惊喜的道:“天宝要采用机械作业?”

    易知足了头,没吭声,潘仕明稍稍考虑之后,道:“行,我在附近另外买院子,不过,这边买地建房的银子,可的补偿报馆。”

    “那是自然。”易知足道:“印刷这一块独立建厂,资金都独立核算。”

    “允许入股不?”伍长青迫不及待的问道,印刷厂不仅是为了印刷报纸,重是印刷纸钞,他自然是想插一脚。

    易知足笑道:“当然可以,我创办的所有实业都欢迎各位入股。”顿了顿,他接着问道:“那个传教士卫三畏呢?”

    “在世宽的新宅子里。”潘仕明道:“不敢让他抛头露面,怕招惹麻烦。”

    这时节,外商只能住在十三行行商指定的商馆,平时不准随意出入商馆区的,将卫三畏带来麻纱苍大街抛头露面,肯定是会招来麻烦的,易知足琢磨着这事得想法子变通一下,他还指望卫三畏给他培训印刷工人呢,总不能一直都关着。

    “那呆会再去见他。”易知足着看向严世宽,道:“天宝情况如何?”

    “一切顺利,新招的学徒也已经开始培训。”严世宽着向后面招了招手,早就候在一旁的几个天宝表厂新提拔的高管,厂长姜申通,副厂长唐士贵、汪长生,以及四个车间主任立即快步迎了上来,齐齐拱手道:“见过大掌柜。”

    易知足含笑还了一礼,道:“最近进展可顺利?”

    厂长姜申通五十出
烈火猴心无弹窗
头,有些偏瘦,留着山羊胡,胡须已经花白,但却甚是精神,闻言连忙回道:“回大掌柜,一切顺利,最迟下个月,天宝-1838就能试产。”

    能有这个效率,易知足可是相当满意,当即问道:“可有什么困难?”

    “生产方面没有什么困难。”姜申通道:“只是这批招收的学徒数量较多,如今都是在附近租借的民房暂住栖身,人多嘴杂,时间一长,我担心学徒泄露天宝的机密,毕竟外商也有在广州开设钟表工场的。”

    “大掌柜。”副厂长唐士贵道:“在下恳请另择地方培训学徒,这批学徒最终不可能人人都能进入天宝,还是应谨慎待之。”

    “行,就在附近租地方。”易知足颌首道:“不过,这批学徒大部分都会成为天宝的职工,要善待他们,在各方面都不可亏欠,尤其是在伙食方面,他们正处于发育阶段,伙食不能克扣,否则我会层层追责。”

    “大掌柜放心。”姜申通道:“学徒食宿方面,咱们日日都有专人巡查。”

    易知足了头,道:“走,去厂房看看。”

    进的厂房,姜申通又道:“还有件事,怀表机芯皆是黄铜合金,天宝产量大幅提升,所需的铜料不是数,以前供货的铜料商怕是难以足量供给,大掌柜须的另寻渠道。”

    铜是铸造铜钱的原料,朝廷对铜的管理素来很严,不过,有十三行,易知足倒是不太担心,当即了头,示意知道了,心里却是暗忖,待的钢铁厂建起来了,这机芯材料最好还是换换。

    在天宝呆了半个时辰,易知足才离开,几人一同前往严世宽新买下的宅子,宅子在麻纱苍大街东头一条僻静的巷里,几人步行了一刻钟才到。

    宅子有些旧,却很宽敞,前后三进,还有个跨院,是严世宽花了四百大洋买下来的,潘仕明之前送卫三畏来,前后都看过,当时只想着挑一间房子,如今却有了其他想法,进门之后,他便含笑道:“世宽这宅子不错,清净宽敞,不如让给我暂时做报馆罢。”

    “则诚兄可别开玩笑。”严世宽连忙道:“这附近我都看遍了,再寻不到如此好的宅子了。”

    潘仕明不死心,正想开口,易知足却开口道:“这地方做报馆虽了,却胜在清静,再则,报馆刚起步,也无须太大,我看行。”

    一听这话,严世宽哭丧着脸,道:“你们这不是诚心欺负人嘛?”

    易知足笑了笑,道:“给你安排了份好差事,去上海,这宅子你还留着做什么?”

    “去上海?”严世宽一双眼睛瞪的溜圆,江海关就设在上海,他自然是听过,当即不满的道:“好好的会城不呆,我去那破烂县城干嘛?还好差事?”

    “上海县城有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的美誉,可不是什么破烂县城。”易知足含笑道:“眼下是不及广州繁华,三五年之后,可就未必不如广州,你在这里整日里游手好闲也不是事,先去上海历练历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