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二二章 西洋见闻

第一二二章 西洋见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卖麻街,两广总督府。

    邓廷桢拿着一份邸报怔怔的出神,待的下人进来灯,他才惊觉天已经黑了,屏退下人,他放下手中的邸报,心绪不宁的在房间里缓步踱着。

    邸报上有两件事情涉及广东,一是钟祥筹议海防章程,一是福建黑帮,海防章程是老生常谈,无非是着沿海各省督抚严饬所属,实力实心,认真巡缉,不得日久生懈。

    他忧心的是黑帮,邸报刊载:福建上四府向有双刀铁尺等会名目,近年复有三会,结党聚众,其势尤炽,其习教传徒,有举手不离三、开口不离本之暗号。

    该省毗连之浙江江西广东各省地方,匪徒众多,肆无忌惮,地方官欲行查拏,奈各营兵役中多有匪党,先与通信,以致头目闻风远循……。

    著两江、闽浙、两广督抚将摺内所指各情节,悉心妥议,严饬地方官认真查察,傥有前项匪徒,立即严拏究办,不得任其此拏彼窜,日久蔓延。

    邓廷桢之所以心绪不宁,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广东确实存在着黑帮——三合会,而且三合会的势力还不,大多会众都参与鸦.片走私和销售,他也是在严查鸦.片走私时才发现三合会的存在,数次查拏,都收效甚微,不消,地方衙门、以及水陆各营都有着不少三合会的会徒。

    如今走私有向北大肆蔓延的趋势,他不知道福建近年冒出来的三会与三合会有没有关系?若是有关系,那可就不是事,掌控着庞大财力的黑帮,一旦闹出事来就不会是事情。

    “禀老爷。”一个长随在门外轻声禀报道:“元奇掌柜,易知足在外求见。”

    易知足求见能有什么事?邓廷桢停下脚步,沉吟了一下,才道:“带他进来。”

    身着一袭月白长衫的易知足缓步入内,见的邓廷桢,躬身一揖,道:“晚辈见过嶰筠公。”

    邓廷桢瞥了他一眼,道:“知足何事求见?”

    听他语气,似乎是心情不佳,易知足暗忖来的不是时候,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元奇已向美商采购铸造银元和印刷银票的机械设备,但操作机械需要培训,元奇拟聘请几名通晓机械之洋人到麻纱苍大街培训学徒……。”

    听的这话,邓廷桢略微有些不喜,这等鸡毛蒜皮的事也来烦他?稍稍沉吟,他才道:“可还有其他事情?”

    听这语气越发的不耐,易知足不由的暗暗叫苦,却又不愿意就此退下,以免坏了印象,当下抬头看向他,道:“嶰筠公案牍劳形,不如晚辈些西洋见闻以为嶰筠公解乏。”

    巴巴的上门来西洋见闻?邓廷桢对此本不感兴趣,但料想易知足此举定有目的,当即开口道:“知足坐下。”

    “谢嶰筠公。”易知足拱手答谢之后才落座,一坐下,他便问道:“嶰筠公坐镇两广已经三年,可曾听闻过西洋火车?”

    邓廷桢身为两广总督,坐镇广州,兼管外商事务,虽不懂英语,洋人也见的极少(朝廷有制度,不允许洋人进城,不允许洋人见官。)但对西洋的情况并非毫不
花都遁甲小道士最新章节
知情,当下便道:“知足所指,可是用铁铺路,车行其上……。”

    “正是。”易知足头道:“火车是指在铁路轨道上行驶的车辆,通常由多节车厢所组成,一节车厢可载重十万斤以上,通常一列火车由十多节车厢组成,火车时速可达一个时辰六十里,可日夜不停行驶……。”

    还没完,邓廷桢已是呆了,他虽然听闻过火车,但者完全是当做奇闻趣事来的,只车在铁上走,完全没有象易知足的如此清楚明白,一列火车载重百万斤,一日夜行走七八百里,那是什么情形?他忍不住问道:“传闻无误?”

    “千真万确。”易知足肯定的道。

    邓廷桢疑惑的道:“知足并未出过洋,未曾亲眼所见,何以如此笃定?”

    “聚集在广州的外商甚多,各国皆有。”易知足沉声道:“这些数据是晚辈询问各国形形色色的商人,统计之后再平均得出的,纵有出入,相差亦不会大。”

    听的这话,邓廷桢登时默然无语,西洋火车竟然如此厉害,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易知足却是乘热打铁,接着道:“除了火车,西洋还有蒸汽船,无须借助风帆和船桨,就可行走水面,进退自如,逆水而行,亦是轻松异常。”

    邓廷桢满脸的不相信,道:“这如何可能?”

    “不论火车还是蒸汽船,皆是因为蒸汽机。”易知足缓声道:“西洋发明了蒸汽机,不仅是火车、蒸汽船利用蒸汽机,各个行业都广泛的利用蒸汽机做动力,诸如纺织、挖矿、冶炼、铸造都是如此,铸造银元,就是以蒸汽机为动力来驱动机器,效率比人力高了无数倍。”

    听的这话,邓廷桢稍稍有些动容,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知足想什么?”

    “蒸汽机的出现,开启了西洋的工业时代。”易知足语气异常沉重的道:“大清已经落后西洋数十年了,必须的奋起直追,晚辈已向美利坚商人订购了一批蒸汽机和机器设备,并且聘请了一大批机器技术人员,准备在西关尝试用蒸汽机开办工厂,以便让广州诸位大人和士绅能亲身体会感受一下,届时还望嶰筠公适当放开对洋人的限制。”

    了半天,就为这事?邓廷桢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他确实也想看看蒸汽机究竟有没有易知足的那么厉害,当即爽快的道:“只要不进城,不引发事端,适当放宽亦无不可。”

    “谢嶰筠公。”易知足连忙道谢,顿了顿,他才接着道:“上次嶰筠公问及如何缓解白银外流,晚辈建言三管齐下,第三条便是对外贸易的良性循环,在严禁鸦.片的同时,向西洋大量采购机器设备,应该能稍稍缓和大清与西洋的贸易矛盾。”

    这倒是有可能,邓廷桢抚了抚下颌的长须,问道:“火车造价是否昂贵?”

    “火车不贵,但铁路贵。”易知足含笑道:“不过铁路虽贵,晚辈还是希望嶰筠公上书朝廷,详细列举火车铁路的种种好处,尤其是在军事方面的好处,京师与广州若通铁路,七八日便可抵达,个中好处,无须晚辈赘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