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二三章 早有谋划

第一二三章 早有谋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火车有如此大的运载量,又能如此快速,不用易知足提醒,邓廷桢也意识到其巨大的军事价值,不过上书朝廷,他还是有犹豫,虽然他相信易知足不会信口开河,却也不敢笃信无疑,心里琢磨着雇两个懂夷语的向外商打探下此事的真伪。

    稍稍沉吟,他才问道:“铁路能有多贵?从京师到广州大概要多少银子?”

    “这问题可难到晚辈了。”易知足笑道:“铁路之所以贵,是因为不仅要修路,还要铺碎石,垫枕木,然后在枕木上铺两条铁轨,这涉及到地价、石料价、木价、钢铁价、人工价,其中最贵的应该还是钢铁价…..,西洋如今修建的铁路不少,倒是可以打探一下,对比大清的物价,可以大致推算的出来。

    不过,晚辈窃以为,要修建铁路,必须先修建钢铁厂,尤其是大型钢铁厂,铁路建设必须要有大量的足够的钢铁,晚辈已经向美商订购了修建钢铁厂的机器设备,准备在广东试建一座钢铁厂,积累经验。”

    这家伙已经付诸行动了?邓廷桢看了他一眼,道:“知足有意尝试修建铁路?”

    易知足肃然道:“大清疆域辽阔,铁路必不可少,晚辈甘为天下先。”

    “好一个甘为天下先。”邓廷桢笑道:“天下商贾若都如知足一般,大清何愁不富强?”

    “这就是眼界的问题了。”易知足顺着话头道:“晚辈身处十三行,日日接触外商,洞悉西洋变化,一般商贾根本就不知道火车铁路为何物,就算有甘为天下先的勇气,也无从为之,晚辈正在筹办一份报纸,准备介绍铁路蒸汽船之类的西洋先进技术,还望嶰筠公能予以审核把关。”

    见他顺着杆子爬,又冒出筹办报纸的事情来,邓廷桢不由的好笑,道:“别藏着掖着,还有什么所请,一并出来。”

    易知足讪笑着道:“嶰筠公眼光如炬,晚辈还想筹建一所义学,开设西洋工业科目,修铁路,办工厂都需要大量的技术工人,晚辈不想依赖洋人,想为大清培养一批自己的技术工人。”

    邓廷桢盯着他看了足有移时,才道:“知足这是早有谋划。”

    易知足坦然道:“筹备报纸、筹建义学、订购机器设备,晚辈都是为了学习西洋发展工业,重就是铁路,晚辈听闻美利坚已研制出一个时辰能够行驶百里的火车,有如风驰电掣一般,这明火车的速度在不断提高,这既是最有前途的生意,也是朝廷国防之必须。”

    一个时辰行驶百里!一日夜就是一千二百里,邓廷桢有些不敢想象,默然半晌,他开口道:“知足是想让朝野上下,大力关注铁路?”

    易知足确实是想将铁路建设的舆论造起来,邓廷桢这个两广总督到鸦.片战争爆发前后就会挪窝,天知道后来的总督会不会再支持他,只有让朝廷对火车铁路产生浓厚的兴趣,让朝野上下都时时关注,他在广州的工业试才有基本的安全保障。

    当下他便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晚辈这心思瞒不过嶰筠公。”

    邓廷桢抚了抚长须,没有吭声,火车铁路若是能够让朝野上下都大感兴趣,他身为两广总督就可以放手让易知足在广州折腾,不过,这火
兽世夫君,来种田!吧
车究竟是不是有易知足的这般神奇,他还的调查一下,沉吟了片刻,他才道:“若想让朝野上下关注,须的详细列出火车铁路的种种好处……。”

    这事易知足自然是当仁不让,连忙道:“晚辈这几日就详细拟一份铁路建设疏。”

    “好。”邓廷桢着就伸手端起茶杯。

    见他端茶送客,易知足连忙识趣的起身告辞,出的总督府,他长松了一口气,邓廷桢既然能对火车和铁路感兴趣,就足以明至少会有一批朝廷大员会赞成修建铁路,实在话,他心里一直虚的很,因为他清楚记得,大清第一条铁路是如何修建起来的,又是什么结局。

    大清第一条铁路是在鸦.片战争后,英美商人以欺骗的手段,瞒着对方官府私下修建了一条从上海到吴淞口的铁路,这条铁路还未完工就引起了轩然大波,最后的结局是,强硬的大清朝廷以二十八万银元将这条铁路买下,然后迅速的,迅速的拆毁了。

    当然,这其中涉及到主权问题,也有朝廷担心洋人借助铁路迅速从沿海侵略内地的成分,如今鸦.片战争还没爆发,朝廷一众大臣还无须担忧被洋人借助铁路侵略,应该对铁路不会抱有强烈的抵抗心理,这篇论铁路建设疏,他可的好好花心思。

    易知足坐在轿子里搜肠刮肚琢磨着如何写论铁路建设疏时,西关乃至整个广州城的富户商贾却在**上辗转难眠,茶市开市一天时间,茶价就从二十三两直接涨到了二十七两四钱,实在是太诱人了,胆子稍稍大,半天功夫都不要,转转手就能赚个盆满钵满。

    明日茶市会是什么情形?茶价会继续上涨吗?元奇银行究竟会将茶价拉抬到多高?会不会上三十?买了茶叶的,没买茶叶的,但凡是有心投机茶市的,都在想着这个问题,所不同的是,买了茶叶的想着在什么价位卖,没买茶叶的想着,是不是进去搏一把?这种机会可不是年年都能遇上的。

    易知足赶回府,已经是十一,一下轿子,管家苏云轻就快步迎了上来,满脸笑容的道:“三少爷可算是回来,老爷一直在催问着您呢。”

    老头子一直在催问?易知足一张俊脸登时沉了下来,也不吭声,快步进了大门就往自己的东跨院而去,见这情形,管家苏云轻有些摸不着头脑,暗忖这个祖宗难不成在外面受了气?他如今可是跺跺脚西关都要抖一抖的角儿,谁这么不开眼?

    易知足洗浴更衣出来,易允昌已经赶了过来,一见面便关切的问道:“在外没出什么事吧?”

    “孩儿能出什么事?”易知足没好气的道:“孩儿特意让李旺报信,二十七两必须出手…..。”

    一听这话,易允昌放下心来,笑道:“原来是对为父不满,如今这茶价不是已经二十七两四钱了?明日脱手便是。”

    易知足冷声道:“十三行没脱手的行商怕是多吧?”

    “不清楚。”易允昌隐隐觉的他语气不对,当下有些谨慎的道:“今日这行情涨势大好,怕是都舍不得脱手,怎么?有问题?”

    易知足掏出怀表看了看,十一半,他面无表情的道:“再过半时,父亲就知道有没有问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