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二六章 反客为主

第一二六章 反客为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从南海县衙出来,易知足又乘轿前往番禺县衙,广州府衙拜访了一番,虽有总督大人罩着,但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他是明白的,他如今除了一个元奇银行,还有天宝表厂,接下来还有报馆,印刷厂、义学,不与府县官员搞好关系,他一天安生日子也别想过。

    一圈转下来,易知足便乘轿赶往城南濠畔街,他今日进城的主要目的还是赴宴,赴山西票号的宴请,这些日子忙,山西票号请了几次他都没能抽出时间,昨日又遣人来请,再往后推可就得罪人了,是以他才一早进城,借着这机会顺带拜访一下县衙府衙。

    濠畔街极为繁华,比之双门底大街更胜几分,是广州城有名的繁华之地,可以,广州之濠畔街犹如南京之秦淮河,久负盛名,这条街的饮食和歌舞皆冠绝广州城,而山西一众票号在广州的分号亦都设在濠畔街。

    眼见天色尚早,易知足在濠畔街街口就跺脚叫停轿,厮李旺连忙上前道:“少爷,还有段不短的路程呢。”

    下的轿来,易知足四下张望了一番,才道:“久闻濠畔街之名,乘轿而行,岂非枉此一行,走,咱们一路散过去,领略一番濠畔街的繁华和风情。”着便漫步而行。

    濠畔街确实名不虚传,一路行来,但见朱楼画榭,连绵不绝,一应酒楼**大都气派宏大富丽堂皇,街上往来行人不多却也不少,大都衣着光鲜,步履从容。

    前行不远,易知足便瞧见迎面而来的一位俏公子有些眼熟,多看了一眼,他不由的一笑,刻意正正的迎上去,到的跟前才拱手笑道:“许公子,咱们还真是有缘……。”

    来人正是有着一双水灵灵大眼睛的许怡萱,她根本就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易知足,听他言语轻浮,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轻啐了一口,道:“谁跟你有缘?”着下意识的就想避开。

    她在西关第一次遇上易知足,就被易知足**,还抢走了帽子,第二次遇上,她人多势众,却被对方轻易溜了,第三次找上门去,被易知足直白的示爱吓的落荒而逃,如今见他开口就是有缘,生怕他在大庭广众之下疯言乱语,只想赶紧躲开。

    易知足脚下一动,挡在了她身前,含笑道:“广州那么大,却总能遇上你,还不是有缘?”

    许怡萱抬头瞟了眼,见无人注意他们,便压低声音道:“即便是有缘,也是有缘无分。”着,她抬脚就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易知足没提防,被她一脚踩个正着,痛的呲牙咧嘴,许怡萱一脸得意的昂首而去。

    见这情形,李旺吓了一大跳,赶紧上前搀扶他在路旁坐下,麻利的解开鞋袜帮他揉痛脚,边揉边忍不住抱怨道:“一双大脚,这是哪家的野丫头?恁的没规矩。”

    大脚?易知足赶紧转过头去看许怡萱的背影,可不是,那娘们健步如飞,不是一双大脚是什么?想了想,他才问道:“大户人家女子,就没有不缠足的?”

    “有,旗人家
中二病也要玩刀剑全文阅读
女子不缠足。”李旺赶紧回道:“但汉家女子不缠足的却极为少见,没有一双好金莲,寻不着好婆家。”

    那许怡萱出身盐商大户,怎的会没缠足?易知足颇有些不解,却也没多想,这些个风俗,他不知道的太多了,李旺揉了半晌,才道:“少爷,还是乘轿吧。”

    易知足试着走了几步,觉的无甚大碍,便摆了摆手,道:“那妮子脚下还是留了情的,不碍事。”

    西关,顺德会馆。

    顺德会馆是顺德丝商集资兴建的,既是顺德丝商在西关的落脚之处,亦是生丝的行业公所,何淑泰一行在西关便是落脚于此,黄昏时分,何淑泰才回到会馆,进的自个院子洗浴更衣出来,他正准备去院子里纳凉,随从来报,“王朝揖前来拜访。”

    顺德有两大蚕桑生丝中心一是龙山一是龙江,何淑泰是龙山的生丝商,王朝揖则是龙江的,两人同行虽不是冤家,却也免不了明争暗斗,关系不咸不淡,来往并不多。

    王朝揖此时来见他,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因为茶市而来的,只不知道他吃了多少茶叶?略微沉吟,何淑泰才吩咐道:“请他进来罢,我去更衣。”

    王朝揖三十出头,肥头大耳,体形肥胖,进了院子,他也不进屋,就站在院子里使劲的摇着折扇,见的何淑泰出来,他一收折扇拱手道:“今日才听闻子安兄也在会馆,特意前来拜会。”

    何淑泰不喜欢假惺惺的客套,径直道:“逊之前来,是为茶叶的事情罢?”

    笑了笑,王朝揖才坦然道:“确为茶叶而来,春茧减产,听闻茶市暴利,原本想着堤内损失堤外补,不想茶市居然是个陷阱……。”

    “逊之吃了多少?”

    “八万担!”王朝揖着反问道:“子安兄呢?”

    “比你还多了一万担。”

    “如今这情形,子安兄有何对策?”

    “能有什么对策,等,茶价迟早要涨。”

    “那的等到何年何月?”

    何淑泰瞥了他一眼,道:“莫非逊之有好法子?”

    沉吟了片刻,王朝揖才开口道:“元奇吞并了那么多钱庄,为了减少钱庄的损失,元奇会拉抬茶价,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元奇偏偏就反其道而行之,不仅不拉抬茶价,反而大力打压,这是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就是冲着咱们顺德丝商来的!因为咱们将钱赚走了,元奇拉抬茶价就完全是出力不讨好!”

    何淑泰微微了头表示赞同,茶市一开市,茶价就被直接拉抬到二十六两五钱,而且交易量很,一直到二十七两时,交易量才迅速增大,事后想来,这根本就不正常,完全是有人在背后操纵。

    见他头赞同,王朝揖接着道:“既然是刻意冲着咱们顺德丝商来的,坐等茶叶涨价,怕是有玄,我估摸着对方还有后招,与其如此,咱们不如反客为主,掌握主动,也来个反其道而行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