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一二八章 打草搂兔子

一二八章 打草搂兔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夹着《铁路兴国十八条》的奏折以三百里加急的速度送往京师,沉寂了五日的茶市终于有了动静,自粤海关整顿行外商查封了四百余家商号以来,茶市就如一潭死水,冷冷清清,交易低迷,不过,茶价却跌的不凶,跌了五日,仍在二十二两,很显然,大家仍对元奇抱有幻想。

    这日一早,登龙街一家泰和盛的茶号挂出来一个木牌,大大写着大量收购茶叶六字,价格是二十二两。

    消息传开,茶市为之一振,不少人专程跑来查看消息是否属实,不过看热闹的多,询问的多,真正去交易的却一个也没有,人的心理就是如此,卖不掉的时候,急着想卖,真到能卖掉的时候,却又舍不得卖了。

    在众人密切的关注下,泰和盛果断将茶价提高到二十三两,眼见依旧无人交易,茶价每隔半个时辰就刷新一次,二十三两五钱,二十四两,到了这个价位,涨幅明显了下来,二十四两一钱、二钱……五钱,最终,收购价格稳在了二十四两五钱。

    见价格不再上涨,开始陆陆续续有人交易,交易量虽然不大,但多少却算是有了些人气,有买有卖,而且价格还不低,不少商贾都大为兴奋,总算是看到了一希望。

    茶市人心振奋,茶业公会的黄子昌却坐不住了,急急赶到银行公馆的容园,见着易知足,略一寒暄,他便径直道:“顺德丝商这是想低价吸纳茶叶,掌握主动,不能任由他们如此收购。”

    “人家乐意收购,咱们能怎的?总不能又将茶市关闭了罢?”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他们愿意收购,就让他们收。”

    见他浑然没当回事,黄子昌神情严肃的道:‘知足可别看顺德丝商,虽然生丝和丝绸在十三行的对外贸易中数额并不大,但在国内的销量却不,大清三大丝织业中心,江浙、广东、福建,顺德就是广东的丝织业中心。论资金雄厚,顺德丝商怕是不比十三行逊色,他们有足够的财力垄断茶市,拉抬茶价。”

    “广州钱庄,顺德居其半。”易知足道:“顺德丝商的财力,我岂敢觑。”顿了顿,他接着道:“不过,人家好心好意的帮咱们拉抬茶价,黄会长急的什么?”

    “好心好意?”黄子昌愕然道:“谁不知道元奇想拉抬茶价?茶价一旦拉抬起来,会有无数投机商跟进,到时候顺德丝商一撤离,就又是一次崩盘!”

    “顺德丝商好不容易进了茶市,哪能让他们轻易撤离?”易知足含笑道:“咱们让他们吃得下去,吐不出来,噎死他们。”

    黄子昌瞥了他一眼,担忧的道:“知足就不担心他们吞下市面上所有的茶叶,反过来要挟十三行?”

    “黄会长是担忧去年茶业公会逼迫十三行涨价的情形再度重演?”易知足着微微扬了扬下巴,道:“且不十三行已是今非昔比,不会再受任何行会要挟,只这茶叶,十三行如今手头就还有十来万担的存货,根本不怕被要挟。

    再了,顺德丝商也不是茶业公会,他们控制不了广州的茶叶市场,另外,顺德丝商虽然
宫少花式猎爱:女人,要乖乖全文阅读
资金雄厚,但也不可能手头留存上千万的现银,数百万的短期借贷,利息有多高,黄会长应该清楚,只这高额的利息就足以压垮他们,他们耗不起!”

    十三行还留存了十多万担茶叶?黄子昌大为意外,粤海关整顿行外商,这是十三行的主意,而且当时茶价处于二十七两的高位,十三行居然没有抛售手中的茶叶?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他忍不住问道:“十三行手头真的还有十多万担?”

    “我何须骗黄会长。”易知足道:“确切的,是十万零二千三百担。”

    这子行事还真是高深莫测,让人难以揣摩,黄子昌暗暗心惊,他做梦也想不到是一众行商不听话,舍不得出手,这才留下了十万担。

    走出银行公馆的大门,黄子昌心里已是笃定,顺德丝商这次完了,以易知足的狠辣,顺德丝商这次损失至少会过半,值的庆幸的是茶业公会选择了与元奇合作,得赶紧通知一众亲信,一旦茶价拉高,要赶紧脱手,今年的茶市,实在是变数太大,不求赚钱,少亏就算是万幸了。

    送走黄子昌,易知足在房间里缓步踱着,他是真没想到,顺德丝商居然还妄想自救?这可是真是钱多胆大,自作孽不可活!

    广东一省钱庄扎堆的地方,除了广州就是顺德,借着这次难得的机会,倒是可以顺带将顺德的钱庄一网打尽,不过,元奇中的顺德人太多了,可不能走漏风声,踱了几圈,他才对外吩咐道:“李旺,去将孔掌柜、解掌柜请来。”

    孔建安、解修元两人来的很快,见礼落座之后,易知足便开门见山的道:“顺德丝商巨额资金陷在西关茶市,这是难得的一统顺德钱庄的机会,广州分行多是顺德人,不宜遣他们前去……。”

    听的这话,解修元立即拱手道:“如今元奇正在大力整顿广州钱庄,孔掌柜不宜离开,在下愿去顺德。”

    元奇总号这段时间事务繁杂,而易知足这个大掌柜却是甩手掌柜,孔建安确实是无法分身,听的这话,他头道:“解掌柜胆大心细,交游广阔,确实是去顺德的最佳人选,不过,顺德钱庄一则多,二则资金雄厚,切忌操之过急…..。”

    “无妨。”易知足摆了摆手,含笑道:“顺德钱庄资金不抽调一空,至少已抽调大半,不足为虑,眼下正是春茧上市的时候,丝商的本金陷在西关,这是咱们乘虚而入的大好机会,孔掌柜准备下,伍潘卢三家那五百万要汇往顺德,元奇估摸着也得准备三百万,以备不时之需。”

    一听要调用如此大规模的资金,解修元心里暗喜,孔建安却是有些担忧,犹豫了下,他才开口道:“顺德蚕茧生丝的放贷用不着如此多银子,大掌柜是要掺和顺德生丝市场?”

    “来而不往非礼也。”易知足笑道:“顺德丝商敢把手伸到广州的茶市,咱们为什么不能去顺德生丝市场?”顿了顿,他接着道:“解掌柜先去打前站,我随后也会赶去顺德,这次,咱们不仅要一统顺德的钱庄,还要一举垄断顺德的生丝市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