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三一章 酒后真言

第一三一章 酒后真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杯酒下肚,姚启昌连呼“好酒!”又举杯将杯中残留的几滴酒倒入口中,细细品咂了一番,才道:“难得的好酒,不知是何酒?”

    苏云海笑了笑,道:“十年陈的沧州酒。”

    “沧州酒?”严启昌纳闷的道:“如此好酒,怎的名不见经传?”

    “此酒名闻天下,姚掌柜不知而已。”苏云海招手示意斟酒,这才含笑道:“此酒乃沧州世家大族所酿,市井只闻其名,不见其酒,此酒只赠不卖,即便京师王公贵族亦难得一见,这一坛子酒是在下游历沧州时吕兄临别赠送的。”

    还有有钱买不到的酒?易知足心里颇不以为然,他对酒的品鉴能力实在是太差,容易下喉,喝醉后不难受,不头痛,对他来就是好酒,不过,从苏云海这番话中隐隐透露出来的自得,他觉的这人似乎不只是一个喜欢云游四海的秀才那么简单,他当即问道:“不知有容兄都游历过哪些地方?”

    “那可就多了。”苏云海似乎被挠到痒处,含笑道:“东至辽东,南至南洋,西到云贵,北至大漠,可足迹遍天下。”

    这牛吹的,这年头可没火车汽车飞机轮船,跑遍大清的东西南北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而且得花费漫长的时间,碍着对方是苏梦蝶的族兄,他也不好质疑,当下含笑道:“在下足迹不出广州,与有容兄一比,可真是井底之蛙了。”

    “知足未免太谦逊了。”苏云海笑道:“西关谁不知知足学贯中西?论眼界之开阔,整个广州城有谁能及得上知足?”着,他举杯道:“来,这杯为兄代蝶娘敬知足一杯,此次茶铺赚的不少,全仗知足提。”着,他又是一口干了。

    薛期贵亦跟着举杯道:“在下跟着亦是受益匪浅,多谢易大掌柜。”

    这酒度数可不低,虽然入口甘美、落喉净爽,但酒味醇厚,而且易知足觉的今日这酒宴有些古怪,心里一直绷着根弦,当即笑道:“在下酒量甚浅,如此猛喝,非的醉倒不可……。”

    “知足随意便是。”苏云海不以为意的道:“南人喜茶,北人好酒,为兄这酒量是在海上和北方练出来的,知足若是出海数月,这酒量也必然见长。”

    出海还能训练酒量?易知足转念便明白过来,海上航行,时间漫长不又极为枯燥,时时喝酒解闷,自然酒量大增,他也不客气,饮了半杯,心里暗忖,瞧这摸样,不似要灌醉他,难道是自个多心不成?

    苏云海不仅酒量大,而且口才极好,一边喝酒一边闲侃,天南地北,奇闻异趣,他随手拈来,却又总能勾起几人的兴趣,几人边喝边聊,不到半个时辰,一坛酒已是见底,易知足虽喝的少,却也是六七杯下肚,几人喝酒的酒杯是九钱杯,六七杯亦是半斤多。

    易知足清楚自己的酒量,半斤没问题,但这沧州酒着实醇厚,他已经隐隐感到有些醉意,好在苏云海没有继续叫酒,叫人上了茶,几人喝茶闲侃。

    不过,苏云海的话题却从奇闻异趣转
行祸天下sodu
移到了朝廷政事上来,漕粮海运,盐政革新,整饬吏治,他不仅口才好,而且极有见地,评价也颇为中肯,易知足对于道光帝的了解并不多,听的这番言谈,才觉的道光帝不是那么简单,能锐意革新的帝王,多少都还是有些魄力的。

    不料苏云海话头突然一转,道:“当今虽锐意革新,刷新吏治,但自康乾之后,白莲教作乱掏空了大清的家底,新疆张格尔叛乱,苗民和瑶民接连不断的暴动无异于是雪上加霜,满人的气数怕是尽了。”

    易知足清楚的知道历史的走向,闻言笑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国库空虚,地方动荡不堪,但朝廷并未加赋,还不足以动摇根本……。”

    “哦?”苏云海含笑道:“知足似乎挺看好这大清江山?”

    “无所谓看好不看好。”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无非是苟延残喘罢了,但在下认为,国内怎么闹都行,肉烂了烂在锅里,但边疆叛乱不行,必须坚决镇压,丝毫不得手软,也不能同情,尤其是西北!

    国内闹,那是民不聊生,是百姓为了生存,为了能活下去,但西北边疆不同,那是为了割据,是为了自立为王,镇压张格尔叛乱,十三行前前后后捐输了近二百万两银子,我认为这笔银子捐的最有意义!”

    苏云海酒虽然喝的最多,但却一醉意都没有,听的这话,他沉声道:“西北边疆虽是为了割据,却也沉重打击了清廷不是?”

    易知足斜了他一眼,不屑的道:“妇人之见。”

    妇人之见?苏云海脸色登时有些难看,半晌才道:“愿闻知足高见。”

    “谈不上高见。”易知足笑道:“这就好比大户人家闹家务,子弟再怎么闹都成,但不能将家产便宜外人,西北边疆一旦割据独立,便宜了谁?便宜了英国和俄国,以后想收回来就难了。”

    苏云海顺着话头道:“那两广福建叛乱呢?”

    “两广福建?”易知足摆了摆手,甚是不屑的道:“两广福建叛乱就象孩子过家家,除了害民,还是害民,有容兄应该熟读史书,从古到今,南方不论是割据还是做乱,都难成气候,中国一统,历来都是从北到南,由南到北逆袭,只有朱元璋成功了。”

    听的这话,苏云海不由的一呆,细细想一想,还真是如此,望着明显有些醉意的易知足,他半晌无语,他着实没料到,这个谙熟经济的易大掌柜居然还知晓兵史,沉吟了片刻,他很是不甘的道:“不是还有个朱元璋成功了嘛。”

    “那不同。”易知足道:“元朝统治了多少年?不足百年,满清呢?已经快二百年了。”着,他将脑后的辫子甩到前面,捏着辫子抖着道:“这辫子都已经深入人心了。”

    苏云海笑道:“知足对辫子似乎很不满?”

    “这猪尾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迟早有一天,我会剪了它。”易知足着一甩,将辫子缠在脖子上,端起酒杯,道:“来,走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