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三二章 年少好色

第一三二章 年少好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辫子,是满清入关为国人规定的结辫式发型,是官定的强制习俗,剪辫子无异于是暗示要造反,听的易知足这话,薛期贵、姚启昌两人登时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热的看向他,苏云海亦是一脸的惊讶,失声道:“知足想造反?”

    “造反….?”易知足端起酒杯才发现杯子已经空了,不由的看向身后,“没酒了?”身后侍立的丫鬟此时早已不见了人影,苏云海起身到茶几上拿起酒坛,将内里残余的酒给他斟了半杯,追问道:“知足想造反?”

    易知足一口将酒干了,有些茫然的道:“造反……做什么?”

    苏云海一愣,仔细的瞅了他一眼,见他眼神并不清明,这才暗松了口气,道:“方才知足不是要剪辫子?”

    “那有什么关系?”易知足嘀咕了一句,道:“早个一两百年……反了也就反了…….现在造反…….便宜别人,咱不给他人做嫁衣。”

    这话听的三人稀里糊涂,苏云海忍不住道:“便宜了别人,便宜了谁?”

    “便宜……。”易知足着身子就往下溜,苏云海赶紧一把扶住他,急声道:“便宜了谁?”

    易知足挣扎着想坐稳,却摇摇晃晃的坐不好,口中咕哝着道:“别扶…..我没醉。”

    见这情形,一直甚少开口的姚启昌微微摇了摇头,道:“还是喝急了。”着起身出门叫了两个丫鬟将易知足扶了下去,看着易知足被两丫鬟摇摇晃晃的扶出去,他才回到酒桌坐下,缓声道:“问的太直白了,万一他明日能记起,就坏事了。”

    “放心,不会记得。”苏云海着指了指酒,道:“试过很多人了,没人能记得起来。”顿了顿,他才问道:“如何?”

    略微思量,姚启昌才开口道:“这人年纪轻轻,赚钱的本事却是天下无双,必须千方百计的拉拢,而且从方才的情形来看,他对朝廷似乎并无好感,可以争取,应该大力支持。”

    “蝶娘的不错,这就是位财神爷。”苏云海着微微皱起眉头,道:“只是票号钱庄收取学徒十分严苛…..再则元奇如今一统广州钱行,附股的大钱庄数百,根本就不缺人手。”

    “他不是开办了个天宝表厂吗?”姚启昌道:“而且他还在河南岛正在建一个义学,听闻南海县衙这几日在挑选流民前往河南岛安置,是元奇和十三行的善举。”

    “这些终究都只是外围。”苏云海道:“这位财神爷怕是不好掌控。”

    “无妨,他年少**,不难掌控。”

    “可他似乎并不迷恋蝶娘,十天半月难见他一面。”

    “蝶娘不成,另外物色就是。”姚启昌道:“扬州瘦马,西湖船娘,大同婆姨,总有他动心的。”

    苏云海听的一笑,道:“老姚怎的尽想着,别忘了,咱们这位财神爷还没成亲,而且他这个年纪,正是容易动情的时候,不只是要让他动心,还的让他动情,花费功夫,寻访几个出色的女子。”

    “少主的是。”姚启昌含笑道:“不过得
终极盆栽最新章节
让蝶娘摸清他的喜好,咱们才好投其所好。”

    易知足**好睡,天色大亮才醒过来,睁开眼见不是睡在自己家里,才想起这是在榕青园,想起昨日的酒宴,看来又喝多了,也不知道喝多之后有没有失口,他努力回想,却也只记得酒宴的前半段光景,得,看来是断片了,以后这酒还真的戒了。

    见他醒来,一直守在**边的丫鬟连忙跑出去报讯,不一会,精心装扮过恍如画中美人一般的苏梦蝶款款走了进来,嗔怨道:“三郎醒了?头疼吗?怎的喝那么多,一不知爱惜自己。”

    “蝶儿今日真漂亮。”易知足坐起身看着她笑道。

    “昨晚的蜂蜜水可没白喝,这嘴可真甜。”苏梦蝶笑着走近在**沿坐下,道:“身子乏吗?要不再歇歇。”

    “没事。”易知足着伸了个懒腰,随手将她揽过来,在脸颊上亲了一口,道:“你那位族兄可真是好酒量……。”

    “什么好酒量。”苏梦蝶笑道:“一桌四人喝酒,醉倒了两双,你们谈的些什么?那么高兴?”

    “前面天南地北的闲侃,后面聊的什么却记不起来了。”易知足苦笑着道:“那沧州酒可真是厉害,怎么散席的都不知道。”

    听的这话,苏梦蝶放下心来,坐直了身子,道:“三郎且歪着,奴家熬了白米粥。”着便吩咐丫鬟道:“去将粥端来。”

    喝了两碗粥,又洗了个热水澡,易知足感觉精神多了,心里惦记着茶市的情况,他不想在这里多留,当即告辞,苏梦蝶依依不舍的一路相送,易知足边走边道:“那位姚掌柜可熟悉生丝?”

    摸不清楚情况,苏梦蝶不敢贸然开口,而是笑问道:“三郎对生丝有兴趣?”

    易知足头道:“我准备去顺德看看,需要一个熟悉生丝的掌柜。”

    “去顺德?”苏梦蝶眼睛一亮,连忙道:“奴家对生丝亦相当熟悉,带奴家去罢。”

    “碟儿熟悉生丝?”易知足放缓了脚步,看向她道:“果真?”

    “自然是真的。”苏梦蝶嫣然笑道:“奴家对生丝不是一般的熟悉,对烧剥开拉等制丝工序都甚为了解……。”到这里,她迟疑着道:“三郎去顺德,是要搅合顺德生丝市场?”

    “聪明。”易知足笑道:“所以还是需要一个熟悉生丝行情的掌柜。”

    “这事包在奴家身上。”苏梦蝶着晃着他的手,央求道:“奴家好久都没出门了,带奴家去散散心罢。”

    考虑到以后建缫丝厂,多要招收女工,苏梦蝶倒不失一个好帮手,易知足正想头,却猛然想到她怀有身孕,当即道:“你有孕在身,如何能出远门?”

    苏梦蝶根本就没什么身孕,但却不敢在这个时候破,脸上的笑容登时就有些僵,易知足只道她心里不痛快,反而温言宽慰道:“且安心在家保胎罢,等孩子生下来,想去哪儿,我都陪你去。”

    “这可是三郎自己的,日后可不许反悔。”苏梦蝶着又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