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三三章 大气魄

第一三三章 大气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登龙街泰和盛茶号大门外一早就聚集了不少人,商贾不少伙计更多,不仅有各家茶号茶铺的伙计还有茶楼的伙计,另外还有一些厮,都是来打探泰和盛消息的,昨日泰和盛将茶价拉抬到了二十四两五钱,所有人都预料到今日会继续拉抬。

    果然,泰和盛一开门,就挂出了大量收购的木牌,但收购价格却是出人意料,二十四两三钱!这是比昨日收购的价位还低了两钱!这是什么节奏?要降价?当即有人高声问道:“伙计,这价格没写错吧?”

    “客官开玩笑了不是?”挂牌子的伙计转过身含笑道:“这价格若是写错,的饭碗可就没了。”着,他扬声道:“诸位,这价格没错,茶价起伏是正常事。”

    茶价不升反跌,人群立即轰的一下散开,消息很快就在茶市散播开来,一些手头握有茶叶,待价而沽的投机商这下可是慌了神,谁也不清楚这茶价会不会继续下降?实在的,茶价几番急跌,将众人都吓破了胆。

    一些在二十二两一担的价位吃进,坚持着没卖的投机商此时也有些绷不住,谨慎的乘着还有盈余,不敢继续观望冒险,赶紧脱手,一些二十六两五钱吃进的在经历过想卖都卖不掉的情形之后,不少人都有些后怕,抱着少亏为赢的想法,也忍痛割肉离场。

    易知足返回容园听闻这一情况之后,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看来这帮顺德丝商也不是人傻钱多,还是有些聪明的,思忖了一阵,他才吩咐道:“去将黄会长请来。”

    不到盏茶功夫,黄子昌就匆匆而来,他在得知这一情况后,也有些紧张,主动赶了过来,一见面,他便道:“这些顺德丝商也是常年操纵生丝市场价格的,很有些手段,不可觑。”

    易知足了头,伸手请坐之后,拿起一张简单勾画的走势图道:“茶价从三十二崩盘,跌倒十二十三反弹,反弹至十八,再跌至十七,又反弹至二十二,这是一段。”边他边在走势图上画了个圈。

    稍稍一顿,他接着道:“从二十二再急跌到十七,随即直接高开在二十六五钱,涨至二十七两四钱,又无量下跌至二十二两,如今再度反弹到二十四两三,黄会长应该清楚,在什么价位的交易量大吧?”

    对于茶市的情况,黄子昌闭着眼睛也知道,当即道:“二十至二十二,二十六两五钱至二十七两出头,这两段价位交易最火爆。”

    易知足了头,其实他觉的顺德丝商的价位定的并不好,换做是他,会在二十二两五钱的位置来回反复震荡几次,以吸收二十至二十二两交易的茶叶,不过,他没有显摆的心情,略微沉吟,他才道:“顺德丝商在二十四两五钱上下反复,意在吸纳前一阶段的茶叶,随后会大幅提高价位,应该在二十五两五钱和二十六两这个价位再次吸纳。”

    黄子昌听的眼睛一亮,道:“易大掌柜的意思,是在二十四两五钱的价位跟顺德丝商争抢收购,然后在二十五两五钱和二十六两抛出?”

    “不错。”易知足头道:“不能让丝商低价吸纳太多,否则他们就会在二十七两以下反复震荡,边拉边卖,那样的话,他们就有解套脱钩的可能。”顿了顿,他接着道:“这事只能由黄会长操纵,因为不能让丝商察觉,一旦他们察觉,很可能就会缩回去,后面几百万资金就不会进入茶市。”

    听的这番话,黄子昌一阵无语,银行会馆败在他手上可真是一不冤,这子心思缜密,对于操纵市场的手法谙熟无比,而且心也够大够黑,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

    这事对茶商有好处,明摆着的有利可图,黄子昌自然没有不答应的理由,不过,他还是有些谨慎,稍一沉吟,才开口道:“此事老夫义
废土崛起帖吧
不容辞,不过,易大掌柜也知道,茶商大伤元气,一个个手头拮据……。”

    易知足吞的一笑,道:“没钱可以借贷,元奇又不是不对茶商放贷,让他们拿茶叶做抵押,按二十五两一担估价。”

    黄子昌眉开眼笑的道:“好,好,易大掌柜放心,定然不会让那些顺德丝商遂了意。”

    易知足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一脸平静的道:“还的郑重提醒黄会长一声,顺德丝商未必会甘心承受如此巨额的损失,一旦全部陷了进去,可能会僵持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拖到海贸旺季结束之前。”

    着,他伸出两跟手指,道:“两件事,黄会长必须做到,一是茶价在二十六两附近,你的人最好能将手中的货全部脱手,这是今年最后的机会,二,通知各地茶商,明后两年海外茶叶销量将会锐减,让他们减少供量。”

    听的这话,黄子昌不由的一呆,今年的茶叶对外贸易,茶业公会被踢出局了?他有些不甘心的道:“今年的茶价就在二十七打止了?”

    “有钱大家赚。”易知足含笑道:“十三行唯有与茶业公会联手,才能牢牢的垄断海外茶叶贸易,也唯有垄断,才能维持海外茶叶高价,十三行只需要保证一担茶叶四两的利润,高出的价格,哪怕茶价涨到四十,都归茶商,与外商洽谈,茶业公会可以派员全程参与。”

    一担茶叶赚四两,这是十三行与英国东印度公司贸易时期的稳定利润,维持了数十年,黄子昌自然能接受,再了,不接受还能怎的?他可是亲眼见识了易知足的手段,况且,英国如今在打压茶价,要维持高位茶价,也唯有与十三行联手。

    他当即爽快的道:“好!”答应之后,他才发觉被带偏了,不由的笑道:“易大掌柜尽把老夫往沟里带,今年的茶叶贸易如何算?”

    “方才了,有钱大家赚。”易知足笑道:“今年茶叶崩盘,茶商损失不,不过十三行的情况黄会长也知道,这些年商欠数额不,大家日子也不好过,这样吧,与外商谈妥了价格和数量,减去十三行手中的十万担,剩下的数量,由十三行和茶业公会共同从顺德丝商手中购买,两家平分,而且今年十三行的四两利润也不收,如何?”

    听的这话,黄子昌连忙拱手道:“易大掌柜高义,老夫代一众茶商先行拜谢,你放心,老夫一定大力整饬众茶商,但凡敢与外商私下贸易,发现一家逐出一家,决不姑息。”

    易知足心里清楚十三行垄断外贸的好日子没两年了,略微沉吟,他才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商人逐利,这是天性,今年是难得的好机会,希望黄会长能够借这机会大力扶持几家实力雄厚的茶号茶商,逐步垄断茶市,广州茶号茶铺上千家,太庞杂了。”

    “易大掌柜可真是深谋远虑。”黄子昌笑道:“如此一来,茶业公会的威信和对茶商的掌控力都将大幅提高,老夫可是要多谢易大掌柜成全了。”着他连连拱手道谢。

    从银行公馆出来,黄子昌脸上的兴奋怎么都掩饰不住,易知足这次送的人情可真是太大了,拖到海贸旺季结束之际,手中囤积了数十万担茶叶的顺德丝商还不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们宰割!

    对于易知足,他如今真是佩服的无以复加,就这气魄,连伍秉鉴都不如他!就算今年茶叶外销数量会大减,但三十万担怎么也少不了,减去十三行手中的十万担,再两家平分,茶业公会还有十万担的份额,这可是不用再付四两差价的十万担,利润少也是数十万两!

    眼睛也不眨一下就送出数十万两,谁能有他等这气魄?与他相比,伍秉鉴撕毁花旗商人七万两的欠条简直都没脸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