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三四章 仁至义尽

第一三四章 仁至义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送走黄子昌,返回书房的易知足只觉的浑身轻松,送给茶业公会一个天大的人情,自然是有着他自己的如意算盘,这份人情究竟值多少银子如今还是个未知数,但却牢牢的将茶业公会和元奇和十三行绑在了一起,接下来对顺德丝商的绞杀,茶业公会就是主力了,有巨大的利益,不怕茶商不尽力。

    再则,如此一来,将能极大的减少茶商的损失,也就等于是间接的减少了钱庄的损失,茶叶崩盘,茶商损失大,放贷给茶商的钱庄损失也不,茶商减少亏损,也就等于钱庄减少损失。

    另外,此举有助于茶业公会扶持起一批实力强大的茶商,鸦.片战争爆发后,大清被逼五口通商,广州失去一口通商的地位,十三行也失去了对外贸易的垄断权,到那时,要想继续垄断茶叶对外贸易,就必须先能垄断国内的茶叶市场。

    至于十三行以后能否继续在垄断茶叶贸易中分一杯羹,那还得看元奇的扩张速度和十三行一众行商是否齐心,当然,通过这件事情,元奇和十三行会给众茶商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和极佳的声誉,这对他本人对元奇对十三行以后的发展都十分重要,至少能为以后的合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清楚知道历史走向的他眼光不得不放长远一些,至于对十三行如何交代,一担茶叶四两银子的纯利足够一众行商偷着乐了。

    喝了杯凉茶,他背着双手在书房里缓缓的踱着,仔细琢磨顺德的生丝市场,既然已经将顺德丝商的资金套在了茶市,毫无疑问的顺德生丝市场就会出现巨大的资金缺口,这有利于元奇顺德分行迅速站稳脚跟打开局面,一旦完成对顺德钱庄的整合,广东钱行一统基本就没什么大的阻力了。

    他眼下考虑的是如何为自己赚钱,伍潘卢三家有五百万,他自己手中有七十六万,苏梦蝶肯定也会跟着投钱,那加起来至少就是六百万,足够他在顺德搅风搅雨了。

    泰和盛茶号,后院,会客厅。

    “啪啪”的落子声不时响起,何淑泰与王朝揖两人正车马炮对阵杀的难分难解,几个丝商在旁观战,都是一脸的轻松,开门不久,前来交易的商贾便逐渐增多,交易数额在稳步增长,众人心情自然轻松。

    两人棋艺在伯仲之间,最终以平局收场,一边摆子,何淑泰一边问道:“现在交易数额是多少?”

    “已经超过五千担了。”一名丝商连忙回道。

    “吩咐下去,将价格下调到二十四两一担。”

    “啊?”那丝商一愣,没敢挪步,蓄着漂亮八字胡的陈家旺大为不解的道:“五哥,好端端的,为何太突然大幅降价?”

    王朝揖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大幅下调收购价?这明银子不够了,何当家的这是刻意营造恐慌气氛,下调到二十四两的整数价位,让人感觉随时有可能跌破二十四,让还在观望的下决心赶紧出手。”

    “王当家的火眼金睛。”何淑泰含笑道:“茶市几经急跌,一众商贾已是惊弓之鸟,咱们急跌一下,或许能
三清原之无极生太极txt下载
有意外收获。”着他抬头吩咐道:“派两个伙计去外面散播消息,就泰和盛银子不足了。”

    “是,我这就安排下去。”陈家旺爽快的应道,还未及离开,一个丝商快步进来,在何淑泰耳边轻声道:“梁介敏来了,就在后门外,见是不见?”

    “自然是要见,快请进来。”何淑泰着起身,对众人道:“都散了。”待的众人离开,他才对王朝揖道:“元奇广州分行总掌柜,梁掌柜来了,我去迎迎。”

    听的是梁介敏来了,王朝揖也颇为意外,当即一同迎了出去,才出门,梁介敏便已快步而来,见的两人见礼,他面无表情的拱了拱手便径直进了房间,何淑泰跟着进来,连忙将王朝揖介绍给他。

    带他住口,王朝揖恭敬的以晚辈身份重新见礼,道:“此番来省城,家父一再叮嘱,让在下前去拜访梁世伯。”

    “令尊可好?”

    “谢世伯挂念。”王朝揖恭敬的道:“家父身体还康健。”

    梁介敏了头,也不客气,径直落座道:“都不是外人,老夫也不兜圈子,今日前来,是叫你们收手的。”

    王朝揖有些诧异的道:“世伯是来为元奇做客的?”

    “为元奇做客?”梁介敏冷笑了一声,道:“元奇能把你们吃的连渣都不剩,用得着老夫来做客?你们也太抬举自个了。”

    他这话的一都不客气,何淑泰、王朝揖二人在顺德都是财雄势大,受人百般逢迎的主,听的这话,脸上都火辣辣的有些不自在,但对方是长辈,却又不好甩脸子。

    梁介敏却是接着道:“茶叶崩盘,银行会馆和茶业公会两家联手,尚且不是元奇对手,如今元奇与茶业公会联手,你们如何是他们的对手?粤海关连夜整顿行外商,查封四百余家商号,厉行禁止行外商私下与外商贸易,逼迫茶价下跌,就是冲着顺德丝商来的,你们莫非不知?”

    “可咱们已经陷进去数百万。”王朝揖道:“眼下也无非是自救而已,总不能指靠元奇和茶业公会来救咱们吧?咱们现在也不求在茶市赚钱,只盼着能全身而退。”

    “元奇既然已经出手,你们就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梁介敏沉声道:“看在与你们父辈的交情上,老夫特意前来提醒你们一句,少亏为赢,老老实实的亏个几十万或是上百万走人,是最好的结局。”

    一直没吭声的何淑泰警觉的道:“元奇是不是采取措施针对咱们了。”

    “哼。”梁介敏冷哼了一声,道:“老夫前来提醒你们一句,已算的上是仁至义尽,怎么着,还想老夫里外不是人?”着,他神情不悦的扫了两人一眼,站起身甩袖而去。

    他来的快,去的也快,何淑泰、王朝揖二人对视了一眼,都是一脸的无奈,王朝揖摇着头道:“亏个几十万或是上百万走人,这可真是站着话不腰疼,咱们的银子就象是大风刮来的一样。”

    见何淑泰不吭声,他轻叹了一声,道:“多想无益,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还就不信了,十三行敢两败俱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