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三九章 见招拆招

第一三九章 见招拆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泰和盛茶号突然将茶叶收购价直接提高一两,而且依旧是大量收购,整个西关都为之一振,近几日茶价在二十四两至二十四两五钱来回震荡都被看做是低价吸纳,是拉抬茶价的前奏,不少茶商投机商都乐观的认为茶价会继续上涨,突破前期的高二十七两四钱,也再度有人预测茶价将会上三十。

    胆子大的,敢于冒进的,前段时间在茶市亏损想赶本的又开始蠢蠢欲动,几家茶号相继挂出二十五两五钱的价格进行收购,市场人气节节攀升,但交易量却不大,很简单,惜售,眼见情形一片大好,谁愿意出手,况且这个价位对于不少人来,都还是亏损的。

    泰和盛茶号后院,何淑泰紧拧着眉头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这几天元奇和茶叶公会一直没有动静,让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按理,对方不可能让他们如此从容的操纵价格收购茶叶,这主动权得来的也太容易了,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太容易得到的,往往都有问题。

    “五哥。”陈家旺推门进来,一脸笑容的道:“有八家商号挂出牌子,与咱们抢购茶叶,收购价都一样。”

    这倒真是个好消息,何淑泰停下脚步,道:“都派人盯着了吗?”

    “那还用吩咐。”陈家旺笑道:“不过,咱们人手有限,再多来几家,可就抽不出人手了。”

    “再多几家,就不用盯着了。”何淑泰着摆了摆手,道:“王掌柜呢?”

    “我还能去哪?”随着话音,王朝揖一步跨进来,道:“有蹊跷,方才接了一笔大单,五千担。”

    五千担?在对茶价一片看好的情形下,居然有人抛出五千担?何淑泰心里一跳,随即吩咐道:“去外面看着,一有交易,马上来报。”

    待的陈家旺掩上门离开,何淑泰才缓声道:“若是所料不差,应是元奇和茶叶公会出手了……。”

    “什么意思?”王朝揖瞳孔微微一缩,道:“十三行真的甘心放弃今年的茶叶贸易?”

    “暂时还不能确定,等等就知道了。”

    不过盏茶功夫,陈家旺便折了回来,沉声道:“方才又交易了两千担。”

    何淑泰了头,道:“但有交易,随时来报。”

    迟疑了下,陈家旺才道:“继续收?”

    “继续收!”何淑泰、王朝揖异口同声的道。

    “哦。”陈家旺正欲转身离开,何淑泰又吩咐道:“派人去问问那八家挂牌收购的茶号有没有动静。”

    房间里安静了一阵,王朝揖才开口道:“对方是什么意思?想撑死咱们?”

    撑死他们,不是没有可能,一旦他们没有银子收购茶叶,茶价自然就会应声而落,哪怕他们手中掌握市场一半以上的茶叶,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茶价回落,何淑泰没吭声,支着下巴默默的出神。

    陈家旺很快又再次进来,道:“又交易了三千担。”

    “那八家茶号是否有
洪荒之教主是怎样炼成的全文阅读
动静?”

    “还没消息回来。”

    “再派人去问。”

    短短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交易了一万担,王朝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向何淑泰,道:“要不,我去跟他们谈谈,再调集些银子以备不时之需?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何淑泰心里明白,那八家商号多半不会有什么动静,很明显,对方是冲着他们顺德丝商来的,沉吟了半晌,他才开口道:“五十万担的总量,咱们都吃下来,得多少银子?一天得多少利息?十三行等的起,咱们背着如此多的利息,可耗不起……。”

    见他有退缩的念头,王朝揖急忙道:“子安兄想过没有,若是就此收手,外面还有三十万担的茶叶,十三行根本不担心今年的茶叶贸易,咱们手头近二十万担的茶叶会是什么处境?无人过问!最终只能任人宰割!人家会以十二两十三两甚至更低的价格来收!咱们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如今茶市已经被咱们盘活了,只要茶价继续上涨,会有人跟进来,咱们也无须吃下五十万担,茶叶不可能都集中在元奇和十三行手里,只要茶价继续涨,一众茶商不会继续抛售的,咱们可不能被对方吓住,自乱阵脚。”

    “我不是收手,而是不想再借银子。”何淑泰语气平静的道:“咱们在二十四两上下也收了七千多担,抛出去,这边继续推高茶价,继续收购,但拖延收购的速度,一边抛一边收,逐步减少咱们手头的存量,别二十五,就是二十四,二十三,二十二,能全部抛出去也在所不惜,咱们认栽!”

    “行!”王朝揖爽快的道:‘咱们认栽,只求少亏。”

    陈家旺此时快步进来,道:“有三家回报,没有动静,其他五家还没消息。”

    “好。”何淑泰沉声道:“派人去那八家商号接洽,若是仍然在继续收购,探探他们口风,能收多少,就卖给他们多少,按二十五两五钱的价格,两柱香之后,我这里会将茶价提高二钱,另外,吩咐伙计,但凡有交易,不论大,都答应爽快,但验货支银认真仔细一,尽量放慢收购速度。”

    “子安兄好手段!”王朝揖忍不住轻赞了一声,如此高收低卖,他们损失的只是两三钱的差价,却盘活了茶市,推高了茶价,如果能在二十五两五钱的价格之上将库存的茶叶脱手,他们的损失将大幅降低。

    “逊之先别急着赞。”何淑泰呷了口茶,抽出折扇不紧不慢的摇着,缓缓道:“这才刚开始交手,咱们的对手可不是易与之辈,咱们想来茶市补偿损失,对方却是想把咱们一口吞了,他不会轻易让咱们脱身的,必然还有后招。”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见招拆招,还怕他怎的。”王朝揖边边抽出丝巾揩着脸上的汗,道:“想一口吞了咱们,得看他有没有一副好牙口。”

    见他嘴硬,何淑泰也懒的理会,往椅背上一靠,默想着对方会如何化解这种局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