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四二章 公然叫阵

第一四二章 公然叫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泰和盛茶号,后院,会客厅。

    王朝揖扫了一眼在座的一众丝商,沉声道:“当前的情形已经给诸位分析了,咱们如今投入茶市已经有五百万,不破局,咱们就得任由元奇宰割,这损失可就不好了,损失一半怕是都得烧高香了。”

    听的损失一半都还不止,一众丝商不由的相顾失色,不少人的银子都是从钱庄贷出来用以收购春茧和生丝的,损失一半,下场只有一个,倾家荡产!

    陈家旺性子急,连忙道:“王掌柜的有什么应对之策,尽管直……。”

    “对,咱们如今不求赚钱,只盼着能够少损失一。”

    “不拘什么法子,只要能够减少损失,都成!”

    “大家安静。”王朝揖双手虚压了两下,接着道:“今日的情形诸位也看见了,只要没人搅局,盘活茶市,拉抬茶价,不是什么难事!

    我与何掌柜的商议了下,眼下要想破局,唯有迎难而上,继续借贷,吃掉茶叶公会一众大茶商手中的存货,彻底掌控茶市,操纵茶价,唯有如此,咱们才有机会减少损失,甚至还有可能大赚一笔,诸位意下如何?”

    见龙山一众丝商都眼巴巴的望向他,何淑泰了头,道:“眼下咱们还有拼一拼的机会,半月后,咱们就是想拼都没机会,我们预计还得拆借两百万,事关重大,大家商议下…..。”

    “那还有什么商议的?”陈家旺大声道:“不拼是倾家荡产,拼,还有扳本的机会,就算输了,不仍旧只是个倾家荡产!拼!”

    这话算是到众人心里去了,就算是拼,也不会有更坏的结果了,为什么不拼?当即一个个纷纷表态!

    待的一众丝商散去,何淑泰才担忧的道:“如今反倒是担忧能否拆借到银子了。”

    “子安兄无须担忧。”王朝揖不以为意的道:“不继续给咱们借银子,他们借给咱们的这三百万就可能打了水漂,不怕他们不借。”

    次日一早,天色已经大亮,易知足却依旧呼呼大睡,两丫鬟不敢惊动他,吩咐院子里一众厮都不许喧哗,以免惊扰了少爷,厮们不知道,两丫鬟却是清楚,少爷回来时,四更都过了。

    “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易允昌走到东跨院外,不满的道:“将他叫起来。”

    几个厮哪敢吭声,连忙一溜跑进了后院,春梅夏荷听闻老爷子来了,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进屋将易知足叫醒。

    睁开眼,见天色已经大亮,易知足忍不住抱怨了句,“怎的这时辰了也不唤醒我?”

    春梅一边侍候他穿衣一边含笑道:“少爷昨晚四更过了才回来,只想着让少爷多睡一会儿。”

    “是心痛少爷。”夏荷吃吃笑着道:“少爷可真是龙精虎猛,半夜回来还折腾……。”

    易知足瞟了她一眼,道:“妮子这是吃醋了?今晚上让少爷心痛心痛你。”

    待他洗漱更衣收拾妥当赶到客厅,易允昌已经喝完了一壶茶了
鬼王相公,娇宠妻!txt下载
,将众丫鬟厮屏退之后,他才教训道:“凡事都的有个度,自古道,色乃刮骨钢刀……。”

    “孩儿给父亲请安。”易知足赶紧打断他的话头,起身后才道:“昨日总督大人交代了一件差事,写一篇策论——《国债论》,孩儿与马应龙、伍长青、潘仕明三人在容园数易其稿,一直忙活到深夜才回。”

    易允昌连忙关切的问:“写好了?”

    “嗯。”易知足头道:“正准备一早送去总督府。”

    听的这话,易允昌也就不打算多留,当即道:“昨日茶市是你让人打压的?”

    易知足转念就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当即不动声色的道:“诸位叔伯想抛售手中的茶叶?”

    “昨日都快涨到二十六两了,也不怪他们动心。”易允昌道:“如今正是海贸旺季,谁愿意将茶叶压在手里,换成现银,稍稍周转,一两的差价也就回来了。”

    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易知足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才缓声道:“如今元奇和茶业公会正在联手打压顺德丝商,还劳烦父亲转告诸位叔伯,不要抛售手中茶叶,十三行手中这十万担是打压顺德丝商的最后筹码,该卖的时候孩儿自会通知他们。”

    “行。”易允昌爽快的道:“为父一会就派人分头通知他们。”

    胡乱吃了些早,易知足便乘轿子赶往总督府,进去见着邓廷桢,将《国债论》呈了上去,得到认可后,他陪着了几句闲话便告退出来,一出总督府,黄子昌跟前的一个随从就一溜跑着迎上来,躬身道:“易大掌柜,茶市一开市,顺德丝商就将茶价提到二十五两七钱,并且大量收购!”

    这事蹊跷!易知足没多想,吩咐道:“轿子!”

    轿是凉轿,以纱作帏幕,通风凉爽,易知足坐在轿子里有些捉摸不透,顺德丝商那两个当家的显然不是泛泛之辈,他们又将茶价拉抬到二十五两七钱,是何用意?

    **之间,泰和盛茶号又将茶价从二十四两拉回到二十五两七钱,整个茶市一片哗然,顺德丝商此举是公然叫阵,明摆着是不惧茶叶公会的打压,坚决要拉抬茶价!这至少明一,顺德丝商手中握有极为雄厚的资金。

    茶业公会又将会是什么反应?是大量抛售打压?还是置之不理,不闻不问?所有人都兴奋的议论着,等待着,有热切期待顺德丝商和广州茶商在茶市上决一高下,也有希望双方合力稳定茶市,拉抬茶价的,当然,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占了大多数,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新鲜事!

    一些谨慎的精明的投机商和中茶商却是乘着这空挡赶紧的前往泰和盛茶号抛售手中的茶叶,他们是属于那类不看好顺德丝商的,生怕随着顺德丝商的惨败,茶价又出现新一轮的急跌。

    大多数商贾却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售卖,顺德丝商财大气粗,在广州也是出了名的,既然敢摆出如此强硬的姿态公然叫阵,显然有着十足的底气,元气大伤的茶商未必就斗的过顺德丝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