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四五章 一根稻草

第一四五章 一根稻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话有道理,伍潘卢三家手头若是还有茶叶,必然会接连抛售,不可能分成两拨,王朝揖长吁了一口气,一脸庆幸的道:“咱们终于撑过来了。”

    方才听闻孚泰行抛售一万八千八百担时,他几乎快踹不过气来,十三行手中握有的茶叶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实是担心到了极,生怕十三行抛售的数量超过他们筹集的资金,当场撑得他们吃不下,那可就全完了!

    何淑泰却是丝毫不敢松懈,看向陈家旺,问道:“还剩下多少银子?”

    陈家旺回道:“茶业公会和十三行总计抛售十四万担,眼下还剩下一百五十余万。”

    “子安兄可是担心那些散商?”王朝揖语气轻松的道:“无须担心,咱们既然撑住了茶业公会和十三行的抛售,那些散商就不会再跟着抛售,必然会坐等茶价攀升,吩咐下去,将茶价提高一钱。”

    将茶价提高一钱,这等若是宣布顺德丝商已经大获全胜,足以刺激众人的热情,这个时候,

    茶价是不宜涨的太快太急,需要给一众散商介入茶市的机会,也必须给茶价的涨幅留下足够的空间,如此,才能吸引更多的人进入茶市投机。

    待的陈家旺转身离开,何淑泰才一脸凝重的道:“逊之且别急着高兴,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茶业公会和十三行都已经出手,但元奇却还没有动静…….。”

    “元奇手头没有茶叶,能如何打压茶价?”王朝揖道:“如今咱们手头囤积的茶叶已经超过三十万担,手头还有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又有众多的投机商和中茶商支持,可谓是一呼百应,元奇已经奈何不了咱们,这茶市如今已是咱们的天下,没人再能阻碍咱们拉抬茶价!”

    话才落音,刚刚离开的陈家旺去而复返,一脸惊慌的道:“茶价涨到二十七两了!”

    “什么?”王朝揖吓了一跳,这个节骨眼上如此快速的拉抬茶价对他们来简直是灭之灾,他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不清楚。”陈家旺道:“只是听闻外间有人高喊,有商号以二十七两的高价收购茶叶,如今外间已没剩下几个人。”

    何淑泰脸色刷的一下变的异常苍白,身子晃了一晃,才勉强稳住,见他这副模样,王朝揖连忙将他扶到椅子上坐下,宽慰着道:“子安兄……。”

    “是元奇……..。”何淑泰有气无力的道:“是元奇出手了,果然是剑走偏锋,不打压茶价,反而拉抬茶价,这下……咱们…….完了……。”

    王朝揖登时呆若木鸡,他一直提防元奇如何打压茶价,却万万没料想到元奇居然会帮着他们拉抬茶价!而且是直接将茶价拉抬到二十七两,这一招太阴损太毒辣了!

    直接将茶价拉抬到二十七两的高价,等若是封杀了所有人投机茶市的可能,如此急速的拉抬茶价,而且是拉抬到如此高位,没人敢再进入茶市,相反,很多投机商和中茶商都会争先恐后的逃离茶市,这等若是断绝了他们顺德丝商从茶市脱身的可能!

    还有,元奇很可能还会将高价
剑王传说帖吧
收购来的茶叶转手抛售给他们,活活的撑死他们,他们如今剩余的资金与元奇所掌控和能调动的资金相比,根本就是天壤之别,市场上尚且有着近二十万担的茶叶,元奇若用这个法子来撑死他们,可以是轻而易举。

    完了!确实是完了!虽然很不甘心,但王朝揖心里清清楚楚,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翻盘的余地,就算他手头如今还有五百万甚至是一千万,也斗不过元奇,因为他们不敢跟元奇较劲拉抬茶价,茶价越高,吸纳的茶叶越多,他们死的也就会越惨!

    到了这时,他才回味过来,其实从一开始进入茶市,他们步步都落入了元奇的算计,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可能有丝毫赢面的豪赌,可叹之前他们看不透,拼命的挣扎,越挣扎陷的也就越深,到临死之际方才明白过来,却已经是万劫不复了!

    回过神来,何淑泰沉声道:““关门!让茶号关门!”

    泰和盛茶号关门,也就意味着顺德丝商彻底认输!意味着大部分顺德丝商都将倾家荡产!陈家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面对茶业公会个十三行如此巨大的抛售,他们都撑过来了,为何元奇拉抬茶价,却让何淑泰如此失态,而且还直接认输!

    王朝揖却是明白,泰和盛茶号关门,顺德丝商认输,元奇就没有必要以高价收购茶叶,这是向元奇示好,也是给他们自己留一条生路,元奇以高价收购的茶叶越多,回过头来,压榨他们就会越狠!

    见陈家旺站着发愣,他苦笑着道:“还愣着做什么?不想血本无归,就赶紧让商号关门!”

    听这话的语气,似乎还有挽回的余地!陈家旺心里又升起一丝希望,脚步蹒跚的离开了房间,安静了半晌,何淑泰才开口道:“咱们应该去见见那位易大掌柜。”

    “是应该去见见他,越早越好。”王朝揖头道,眼下除了谈,再无其他选择,再则,对于那位喜欢剑走偏锋的易大掌柜,他也确实是充满了好奇。

    恒昌利商号后院,闻报泰和盛茶号关门,黄子昌爽朗的笑道:“恭喜易大掌柜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战而屈人之兵倒也算不上。”易知足含笑道:“没有茶业公会和十三行齐心协力抛售十四万担茶叶,我也不敢如此拉抬茶价,快速将茶价拉高不过是压死顺德丝商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微微一顿,他才接着道:“既然顺德丝商已经认输,那就没必要继续高价收购茶叶,着他们停止收购。”

    黄子昌道:“如此一来,茶价怕是又会大跌了。”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易知足道:“我也不希望茶价大跌,但不将顺德丝商彻底解决掉,茶价就不能稳步攀升。”

    略微沉吟,黄子昌才道:“估摸着顺德丝商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他们身上还背负着高额的利息,不会久拖。”

    易知足却是不愿意尽快的了结这件事,他还要借这机会整合顺德的钱庄,当即便起身道:“他们急,咱们不急,不必理会他们,先将他们吊着,杀杀他们的锐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