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四六章 避而不见

第一四六章 避而不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吊着他们?黄子昌一怔,连忙跟着起身道:“这只怕不妥,顺德丝商手头明显还有银子,不及时处理,怕是会夜长梦多,消息一传开,茶价必然大跌,易大掌柜就不虑对方会乘机低价吸纳?”

    易知足还真没考虑到这,他下意识的认为顺德丝商不可能再敢吸纳茶叶,但若是价格低的离谱,可就难了,恐慌之下,茶价极有可能直线下跌,还真是不得不防,略微沉吟,他才道:“休市!”

    “又休市?”黄子昌眉头皱了皱,频频休市可不是什么好事。

    易知足含笑道:“为防茶市崩溃,由茶业公会出面宣布休市,官府不会有意见,一众茶商不仅不会有怨言,反而还会感激不尽,另外派人放出消息,在妥善解决顺德丝商之后,茶市将会恢复正常。”

    也就是,休市不过只是一个噱头,黄子昌了头,这倒也没什么,影响不会大,但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也不愿意及时处理顺德丝商?顺德丝商如今就是待宰的鱼肉,还有什么锐气可言?稍一琢磨,他才试探着道:“易大掌柜还另有图谋?”

    “不瞒黄会长。”易知足坦言道:“元奇准备利用这个机会一统顺德的钱行。”

    黄子昌听的一呆,他着实没想到在打压顺德丝商的背后,元奇居然还有着这样的图谋,涉及到元奇的扩张,他自然不好细问,当即感慨的道:“走一步,看三步,易大掌柜着实好手段。”

    “不过是所处的位置不同而已,可不敢当黄会长如此夸赞。”易知足着拱手道:“善后诸事,还有劳黄会长费心,告辞。”

    富利兴茶号以二十七两的高价收购茶叶仅仅才收购了三千二百担便挂出了停止收购的牌子,就在一众投机商和中茶商大为不满的时候,泰和盛茶号关门的消息散播开来,这对于一众正渴盼茶价节节攀升的商贾来无异于晴天霹雳!

    顺德丝商输了!方才还占尽了优势的顺德丝商居然主动关门认输了!心思活泛者已经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但大多数人却是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会引发如此大的逆转!

    顺德丝商输了,茶价还可能继续攀升吗?当然不可能!茶价下跌还是事,更要命的是,顺德丝商败了,茶市上还有谁敢收购茶叶?难不成又要经历一次想卖都卖不掉的情形?不少人后悔不迭,早知如此,就该及早抛售给顺德丝商。

    一众茶商纷纷赶回各自商号,竞相挂牌,降价抛售茶叶,就在人心慌乱,茶价一路下跌之际,茶叶公会宣布茶市休市的消息传了出来,在妥善解决顺德丝商之后,茶市将会恢复正常的消息也同时传开。

    两条消息散播开来,不啻于是给众茶商吃了一颗定心丸,如今谁不知道茶业公会与十三行、元奇银行是联手的,这等于是三家向众人保证会极力稳定茶市,既是这样,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对于茶市的动静,何淑泰、王朝揖两人如今已不关心,他们如今考虑的是如何与易知足洽谈,如何才能最大限度的挽回损失,两人一路步行来到恒昌利商号后门,敲开门,表明身份,明来意。
帝辛的事件簿帖吧


    开门的伙计很是客气的道:“二位,易大掌柜和黄会长均已离开。”

    听的这话,何淑泰、王朝揖心里都是一沉,这么快就离开了?对方是有意避而不见?真要如此,那麻烦可就大了,两人原路折回,一路都默不吭声,一直走到街口,王朝揖才开口道:“不如干脆去元奇总号?”

    “咱们对易大掌柜不了解。”何淑泰闷声道:“还是先去拜会一下梁会长,让他探探口风或许更好。”

    王朝揖实在是不愿意去见梁介敏,但眼下这情形让梁介敏帮忙,无疑是最好的法子,当即便了头。

    易知足离开恒昌利商号,亦是乘轿前往元奇银行广州分行,如今顺德丝商的资金已经被完全套在茶市,整合顺德钱庄已无需再瞒着梁介敏,反而要大量启用顺德籍的掌柜和伙计,用顺德人去整合顺德钱庄,自然是事半功倍。

    他轻车熟路的从后门进了广州分行,梁介敏闻报之后急急迎了出来,一见面,便恭谨的拱手见礼道:“见过大掌柜。”

    “梁掌柜无须多礼。”易知足摆了摆手,缓步进了内堂,落座之后,他才道:“元奇要一统广东,顺德是重中之重,如今顺德丝商大额资金陷在茶市,正是整合顺德钱庄的大好机会。”

    “如此良机,自然不容错过。”梁介敏含笑道:“广州分行已经做好一应准备,就候大掌柜下令。”

    听的这话,易知足大为满意,略微沉吟,他才含笑道:“也不瞒梁掌柜,数日前我就已经遣解修元解掌柜携带大额资金和人手赶往顺德,当时顺德丝商在茶市还未完全被套牢,是以这事没与梁掌柜商议,还望见谅。”

    梁介敏老于世故,自然清楚易知足如此做是为他好,略微沉吟,他才道:“不敢瞒大掌柜,在下与顺德龙山的何家龙江的王家皆交情菲浅,何淑泰、王朝揖也曾前来拜访,在下也曾力劝二人不要掺和茶市投机,可惜二人不听劝阻……在下惶恐,差坏了大掌柜的谋划。”

    还有这事?易知足暗道一声侥幸,不过,对方既然开诚布公的了出来,足见心地坦荡,再,对方当时也不知情,他当即笑道:“此事梁掌柜完全不知情,无须自责。”

    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道:“整合顺德钱庄是元奇当前大事,我会亲自前往顺德坐镇……。”

    一听易知足要亲自前往顺德,梁介敏心里一惊,以元奇如巨大实力,整合顺德钱庄,哪里还须易知足这个大掌柜亲自前往坐镇?况且,解修元已经去了顺德,他连忙道:“大掌柜莫非有意掺和顺德生丝市场?恕在下直言,生丝崩盘,不仅有损顺德丝业,对元奇来也非是好事,还望大掌柜三思。”

    “放心。”易知足含笑道:“此番整合顺德钱庄,不会危及生丝市场,元奇如今兵强马壮,资金充裕,而顺德丝商数百万资金陷在茶市,无须大动干戈,我亲去顺德,是想实地考察一下顺德的缫丝业。”

    缫丝?易知足对缫丝感兴趣?梁介敏觉的有些古怪,却又不便多问,毕竟这事与元奇的业务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