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四七章 祸福相依

第一四七章 祸福相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元奇广州分行后门,躬身礼送易知足缓步离开,梁介敏才转身折回院子,心里暗自琢磨,易知足为何会对顺德的缫丝业如此有兴趣,为此不惜亲去顺德实地考察,是想大力扶持缫丝业?这似乎不通,顺德缫丝业本就十分兴盛,低息放贷就是最大的扶持。

    不是扶持,难道是想垄断缫丝业?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便越想越觉的有可能,要知道易知足如今身为元奇大掌柜,他所关注的绝对不会是事,元奇能垄断顺德的钱庄行,要垄断顺德的缫丝业也就不是什么难事。

    缫丝是整个丝织环节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垄断了缫丝业也就等于是垄断了整个丝织业,垄断整个顺德的丝织业?想到这里,梁介敏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禀总掌柜。”一个伙计快步迎上来禀报道:“何淑泰、王朝揖在外求见,已恭候多时。”

    梁介敏眉头一皱,这二人如今上门求见不外乎是要他帮忙打探口风或是代为向易知足求情,他不假思索的道:“不见。”不过一转念,他又改口道:“带他们进来。”

    何淑泰、王朝揖两人进房恭谨的见礼之后,何淑泰便一脸羞愧的道:“悔不该不听表叔之言,如今身陷茶市,无力自拔……。”

    梁介敏以手让座,道:“无须拘礼,坐下慢慢。”俟二人落座,他才接着问道:“在茶市投了多少银子?”

    王朝揖抢着道:“侄一心想挽回损失,太过心切,极力鼓动怂恿子安从账局借贷,龙山龙江一众丝商前后陆续投入茶市白银,总计八百五十余万两。”

    从账局借贷?梁介敏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们从账局借贷了多少?”

    “前后两次,共计五百万。”

    五百万!梁介敏暗忖,这下倒是省事了,当铺印局正好一锅都端了,无须再担心白银向外省流失了,得向易知足建言,将这笔银子想方设法扣下来。

    见他不吭声,何淑泰心翼翼的道:“如今三十余万担茶叶砸在手中卖不出去,侄斗胆,恳祈表叔从中斡旋……。”

    “早就告诫你们,不要掺和茶市,当初被陷,也提醒你们亏数十万或是百十万果断撤离茶市……。”梁介敏着轻叹了一声,道:“如今可如何是好?吃进嘴里的肉,你们还指望易大掌柜吐出来?”

    “侄不敢。”何淑泰连忙道:“如今不敢奢求,只望能将账局的五百万贷款还回去。”

    “五百万?”梁介敏翻了他一眼,道:“这还叫不敢奢求?”

    王朝揖连忙道:“茶价再跌,二十两一担终归还是值的,咱们手头有三十二万担茶叶,只求回本五百万,这等若是将茶价降至十六两一担……十三行在茶市不可能以如此低价收购到如此大数量的茶叶。”

    “糊涂!”梁介敏轻声呵斥道:“主导茶市的是元奇,不是十三行,元奇宁愿以二十六的高价在茶市收购茶叶,也不会以十六的价格收购你们手中的茶叶,明白吗?元奇高价在茶市收购茶叶,能减少茶商损失,能帮一众钱庄也就是现如今元奇的众多东家最大限度的追回放贷!

    你们投机茶市,在茶市赚银子,等若是抢元奇的银子,如今元奇好不容易将你们困死在茶市,你认为元奇能轻易放过你们?元奇、十三行、茶业公会,现如今都红着眼睛盯着你们这八百万,你们还指望回本五
大唐如此多娇吧
百万?”

    “五百万已是最低的要求。”王朝揖沉声道:“若是不能偿还账局的借贷,所有的丝商都会倾家荡产,既是如此,咱们不惧鱼死网破。”

    梁介敏根本就不想蹚这趟浑水,他只是想套套对方的底线,顺带打压一下,自然不会过分逼迫,稍稍沉吟,他才道:“此事太大,老夫难以斡旋,不过,倒是可以引领你们前去元奇总号,至于易大掌柜是否肯见你们,老夫不敢保证。”

    何淑泰、王朝揖如今最怕的就是易知足不见他们,连洽谈的机会都不给,他们手中的茶叶低价能否卖出去?当然能,但眼下绝对卖不出去,别眼下,怕是今年都没可能,而账局的利息却是他们背负不起的,若能挽回五百万,将账局借贷还清,他们手中尚剩余一百多万两,至少能保大部分丝商不至于倾家荡产。

    是以听的这话两人都甚是欢喜,梁介敏毕竟是元奇广州总掌柜,有他从中穿针引线,易知足不至于一面子不给,何淑泰连忙拱手道:“表叔大恩大德,侄没齿难忘。”

    西荣巷,元奇总号。

    易知足刚进的容园,严世宽就从后面快步追了上来,自决定前往上海之后,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总号跟着孔建安熟悉钱庄业务,追上来后他亦步亦趋的道:“三哥,家父已经允准妹随我一道前去上海。”

    易知足听的一喜,随即觉的不对,严启昌如此好话?当即驻足转身,道:“你该不会是告诉令尊,这是我的意思吧?”

    严世宽眨巴着眼睛道:“不如此,家父如何会同意?”

    易知足一阵无语,快步进了书房,严世宽紧跟着进来,道:“三哥何时才会去上海,妹年纪可不了。”

    “什么年纪不了,妹才十六岁。”易知足没好气的道:“你知不知道,女人生孩子的最佳年龄是二十四岁到二十九岁?”

    严世宽听的一呆,略微迟疑,他才一脸委屈的道:“三哥是七八年后才会去上海?”

    见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易知足忍不住笑道:“你听过没有,旗昌洋行有一艘专门运送鸦.片的快船,到上海只需六七天时间,我已经向他们订购了两艘快船,以后往来很便捷。”

    订购了两艘快船?严世宽眼睛一亮,喜道:“有一艘是给我的?”

    这厮脸皮是越来越厚了,易知足懒的理他,正想赶人,却听的李旺在外禀报:“少爷,广州分行梁掌柜来了。”

    不是刚见过面,梁介敏怎的又来了?易知足有些纳闷,连忙吩咐道:“请他进来。”严世宽很是识趣,连忙自觉走人。

    梁介敏进来见礼落座之后便将与何淑泰、王朝揖会面的情形详细了一遍,随后道:“早就风闻不少当铺印局有意将银子转移外省,如今倒是个难得的机会。”

    易知足了头,思忖了片刻之后,才道:“告诉他们,老老实实在广州呆一段时间,待我从顺德回来,再跟他们详谈,另外,再转告他们一句,祸兮福所倚,茶市的损失,元奇会帮他们翻倍赚回来。”

    听的这话,梁介敏一愣,迟疑了下才道:“大掌柜这话可是当真?”

    易知足笑道:“梁掌柜放心,此话并非虚言,我身为元奇大掌柜,岂会信口开河,即便不顾及自身的声誉,还的顾及元奇的声誉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