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五零 过境觅食

第一五零 过境觅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西荣巷,元奇总号。

    听闻大掌柜易知足在前往顺德途中被人绑架,孔建安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天塌了一般,半晌,他才沉声道:“来人,马上去广州分行请梁掌柜过来!”

    梁介敏匆匆赶来,听闻这个消息也惊的半晌不出话来,回过神来,他第一念头就是会不会是顺德丝商干的?当即就遣人去叫何淑泰、王朝揖,随后,他才问道:“孔掌柜没有报官吧?”

    “没有。”孔建安摇了摇头,道:“大掌柜被掳,对方多半是想勒索银钱,贸然报官,怕是会危及大掌柜性命。”

    “孔掌柜虑的是,先不急报官。”梁介敏着,略微沉吟,又接着道:“十三行是否知道此事?”

    “应该已经知道。”孔建安道:“与大掌柜随行的有两个伍家的护院武师。”

    “易府可遣人去通报?”

    “大掌柜跟前厮李旺已赶去孚泰行通报。”

    梁介敏了头,沉吟了片刻,他才道:“对方绑架大掌柜若是为了勒索钱财,必然会通知元奇总号或是易府,开列具体的银钱数额和交付的方式,对方不会也不敢要银票,须的预备好现银。”

    钱庄在银票上做手脚可是轻而易举,再笨的贼也不会蠢到要银票,孔建安虽是头一次碰上这种事,但这他还是明白,当即问道:“要准备多少现银?”

    “数额怕是不会。”梁介敏道:“先预备二十…..五十万吧,元奇如今名声在外,对方怕是会狮子大张口。”顿了顿,他接着道:“孔掌柜无须慌,绑匪也有绑匪的规矩,一般不会随意撕票,你就在总号坐镇,我去十三行行商公所,看看十三行是什么章程,这笔赎金,咱们也不能自作主张。”

    “顺德丝商…..。”

    “来了就叫他们在总号候着。”梁介敏着拱了拱手,快步离开。

    花地、榕青园。

    一艘船迅速的驶进后院码头,船一靠岸,化名苏云海的黄殿元和姚启昌两人便跃上岸来,早就在码头候着的苏梦蝶连忙迎上前,不及见礼,黄殿元便沉声道:“出了什么事?如此着急。”

    “易知足被人绑架了……。”苏梦蝶着就将万黎安福的禀报转述了一遍。

    细细听完,黄殿元皱着眉头道:“在广州谁有这么大的能耐?三合会?”

    “应该不会。”苏梦蝶道:“三合会根基在广东,行事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易知足不仅是元奇大掌柜,还是十三行子弟,而且甚得伍秉鉴器重,三合会即便要钱,也不会采取绑架的手段,应该不是三合会做的,本地帮会也不敢如此得罪十三行和元奇,应是潮汕那方过来觅食的帮会所为。”

    “潮汕那边咱们还有些交情。”黄殿元道:“放心,我马上与他们联系,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苏梦蝶连忙蹲身道:“多谢少主。”

    姚启昌这时才开口道:“银子没事吧?”

    “银子能有什么事?”苏梦蝶看了他一眼,道:“银子是走票号汇去顺德的,又不是带在身上,不会有事。”

    同文街北口,十三行行商公所。
贞观帝师最新章节


    听闻消息,一众行商纷纷放下手头的事情赶来公所议事厅,这些年大清不太平,但广州却尚算太平,极少听闻有绑匪绑架富商勒索的事情,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易知足身上,一众行商心里多在猜疑,极有可能是因为元奇垄断广州钱行和操纵茶市的缘故,但这话有幸灾乐祸之嫌,没人敢,他们可都是元奇的东家,再则茶市崩盘,十三行一众行商也是受益最大,这一切可都是托易知足的福。

    易允昌并不在公所,而是去了伍家花园,听闻李旺的禀报,他冷静下来头一个就想到了伍秉鉴,真正有能力救易知足的,十三行中怕是只有伍秉鉴和潘正炜。

    梁介敏匆匆赶到行商公所的议事厅,进门拱手见礼之后,他也不客套,径直开口道:“诸位东家都在,那是再好不过,大掌柜被掳,贼人无非是要钱,还请诸位东家示下,赎金,是否由元奇直接支付?能支付多大的额度?”

    严启昌头一个站起身表态道:“不论对方要多少,都照给,但有一,必须保证易贤侄的生命安全,否则,咱们十三行不惜悬巨额赏金全天下缉凶!”

    “的是,银子事,人命事大。”吴天垣连忙附和着道:“目前最重要的是保证易贤侄的安全。”

    两人这一表态,一众行商纷纷开口附和,谁也不甘落后,待的众人声音了下来,总商潘正炜才慢吞吞的开口道:“梁掌柜,元奇和十三行本是一家,在解救易大掌柜这件事情上,十三行绝对是不遗余力,匪徒若是勒索,必然会通知元奇,有了消息,还望梁掌柜及时通传。”

    “自当如此。”梁介敏连忙应道,略微一顿,他接着问道:“大掌柜被掳一事,是否需要报官?”

    “不急报官。”潘正炜道:“十三行已经派人通过各种渠道打探营救,此时不宜报官。”

    顺德,杏坛镇。

    天色麻黑,将黑未黑之时,两艘大船缓缓靠上了镇口一个码头,眼下正是春茧上市季节,往来停泊的船只不少,根本就没人留意,码头上的人似乎是熟人,热情的招呼着。

    易知足站在船上四下张望了一眼,天色麻黑,几十步外就看不清楚,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也懒的多问,一天下来,根本就没人搭理他,问也是自讨没趣。

    “老实,别自讨苦头。”一个汉子恶狠狠的叮嘱了他一句,随后催促道:“下船,看什么看?”

    “客气!”为首的汉子缓步踱了出来,呵斥道:“易大掌柜也是你能大呼叫的?”

    易知足回首瞥了他一眼,没吭声,对方不是场面话,对他确实是挺客气的,至少没绑,没堵嘴,将他关在一间船舱里便不管死活了,一天下来没吃没喝,他如今是又饥又渴,也没精神废话,当下将包袱一挎,顺着跳板上了岸。

    上岸前行不远,拐了个弯就进了一户大院,院子不,但却不见几个人影,易知足被直接带到后院正房,随后那几个汉子就退了出去,既来之则安之,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可惧的,况且对方还算客气,了支雪茄,他边抽边打量这房间里的陈设,琢磨着这是什么地方?

    ...